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近况
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近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成都龙泉女子监狱暴力“转化”、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停歇,只是更加隐秘,如严管迫害秘密进行。由于迫害是见不得人的,在监狱严密的封闭下,获得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信息很困难。目前零星了解的一些信息,希望关注。

1、彭世琼,华蓥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遭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被华蓥市法院诬判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四监区。彭世琼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不“转化”,正被“严管”折磨。白天,彭世琼不知被罚站了多长时间,双腿站肿了。一天,有人听她呻吟一声,便见她昏倒在二楼的角角上。以后,再没有看见她出现在楼道里。

有犯人白天睡觉,晚上出去守人,据说是守彭世琼,等彭世琼一入睡就把她摇醒。

有人见一个二十年都出不了监狱的重刑犯余龙珍(音),从内衣里掏出药瓶,一抖药出来了,估计是针对彭世琼的。余龙珍见恶行被人发现,便慌忙把东西揣起来。

2、刘晖,成都市法轮功学员,是位教师,二零一七年七月被青羊区法院诬判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被劫持入狱,关押在四监区。刘晖被灌食两个多月,被野蛮插管后,鼻孔被扩张很大,呼吸如牛喘。医院院长说,不灌了,难得灌。刘晖要求吃饭就要给吃饱。现在刘晖正常进食。在寝室,有两个包夹看管刘晖。

刘晖

3、汤云霞,成都市成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关押在四监区。汤云霞拒绝“转化”,正在遭受罚站的折磨。

4、丁慧,成都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丁慧是成都“512”厂的会计,听说刚来时,身体高大结实,被隔离迫害几年之后,骨瘦如柴,每天上厕所七十多次。

丁慧被迫害的记忆模糊,问她什么都不知道。给她东西,她知道接过来吃。有人告诉她自己叫什么名字,刚告诉完,她都记不住,要看对方的胸牌,才知道。丁慧长期被犯人欺负,每天还被包夹强迫吃不明药物。

5、蓝晓华,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每天昏昏沉沉想睡觉,对外说是“癫痫”,怕晚上情绪起伏,影响别人休息,每天必须给她吃药。

6、刘小林,四川合江县小学教师。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刘小林与丈夫夏成贵老师因控告迫害法轮功的恶首元凶江泽民,夏成贵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妻子刘小林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刘小林曾遭到包夹闽寒梅泼凉水、冷冻、饥饿、罚站、不准睡觉等残酷的暴力“转化”迫害,一个年富力强的优秀教师被迫害的皮包骨头,精神恍惚。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现得知,刘小林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现在不敢进浴室洗淋浴,见到水从上往下淋,就心生恐惧。

7、钟俊芳,六十多岁,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三次被非法判刑,刑期总共长达十七年半。关押三监区六楼6-1室,期间长时间绝食。一天,有人碰到她双腿并拢,被绳子捆的直直的。两个包夹拽着她的双手往楼下拖,一梯一梯从六楼往下拖,后面跟着两个穿制服的男警。有人说是弄去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包夹钟俊芳的人经常更换。现在叫高蓉(音)的包夹,每天三顿饭都要到饭厅里去给钟俊芳领药,领的什么药,不清楚。领药时,还把记载钟俊芳日常情况的书面材料交给值班警察。

服刑人员每天出工时,钟俊芳经常站在监室窗口喊“法轮大法好”,背经文。只要一段时间听不到钟俊芳的声音,就知道可能狱方又对她加重了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