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北京地区修炼法轮功的博士、硕士遭迫害案例(2)
北京地区修炼法轮功的博士、硕士遭迫害案例(2)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六日】(接上文)
二、中共迫害在读硕士及具有硕士学位的精英人才

一九九八年,清华大学各系选出免试的十二名研究生中有九名是法轮功学员。在具有硕士学位法轮功学员中,有医生、教授、军官、学生等,他们有令人羡慕的成就、职业、学业及高品质生活。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他们失去了人中的许多。即使他们受尽酷刑,被取消学位、失去工作,被非法判刑、劳教等,他们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却锤炼成了无私无我,为他人着想,同化真、善、忍的优秀人才。

爱尔兰都柏林三圣学院计算机系硕士

1、赵明,男,四十多岁,原爱尔兰都柏林三圣学院计算机系硕士研究生。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

赵明

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赵明被绑架到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十个月。赵明曾被没收护照,非法关押。在非法劳教期间,受尽酷刑,郭姓警察一边跟赵明谈话,一边手拿两根电棍电赵明身体的各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强迫赵明“军蹲”(一种体罚方式),他一动,他们就开始打他的耳朵,用木棍敲他的脚踝、膝关节。他们给他穿长衣服、裤子(夏天天气热),强迫他坐在盆里,头弯向脚,塞进床下。床板被身体顶了起来。他们就坐在床上压。

中共酷刑示意图:压床板

二十分钟后把他从床底下拉出来,涌出十几个人一起殴打赵明,用膝撞他的身体。整个过程有两个多小时。赵明被打的大腿四周都是黑的;膝关节红肿,五天不能蹲大便;两周内不能正常行走。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并电击

被释放前,还被五个警察用带子将他的两腿、两脚、身体、头绑在床板上,然后用六根电棍同时在全身各处电击,每根电棍电压均高达几万伏。被遭到野蛮灌食、剥夺睡眠、暴力““转化””,被长时间电棍电击,曾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同时被六根几万伏的高压电棍电击摧残。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硕士研究生

2、赵绍君,男,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硕士研究生,担任系研究生会主席。一九九九年十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强行休学回家三个月。

清华大学微电子所硕士研究生

3、姚悦,女,四十多岁,清华大学微电子所九六级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时曾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毕业生。清华大学热能系九七级硕士研究生(大法弟子)。刘文宇的妻子。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日,姚悦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审问至第二天凌晨。被非法开除学籍,档案被校方强行转走。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凌晨,被中关村派出所匪警破门而入抓走。后被非法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姚悦被北京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

清华大学核能技术设计研究院反应堆工程与安全专业硕士研究生

4、李艳芳,女,九八级清华大学核能技术设计研究院反应堆工程与安全专业硕士研究生,曾被清华强制休学两次、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五年遭受洗脑、酷刑折磨、被强迫生产奴工产品。

一九九九年九月,李艳芳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讯问至第二天凌晨。十月下旬,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再次被校派出所扣押,并被施以“背铐”刑罚。二零零零年六月,她去天安门和平表达心愿,被北京市公安局行政拘留九天,八月份开学后校方口头通知其休学,后又被口头要求退学。

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硕士

5、李峰,女,当年三十岁,九七级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硕士毕业生。后在上海某职业学校任教师,是有口皆碑的好教师。

二零零零年五月辞职到北京。上海610警察在李峰离开上海后,跟踪到北京,费尽心机地迫害她,并对李峰非法劳教三年。

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硕士研究生

6、于金梅,女,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九七级硕士研究生。曾任女生宿舍楼“新斋”学生楼长,她为人纯朴、善良,热心为同学服务。

一九九九年十月,于金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休学,被学校强行送“洗脑班”洗脑两周。因在清华大学图书馆复印法轮功资料被拘留,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硕士研究生

7、陈志祥,男,清华大学水利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向政府反映有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后因公开炼功被校派出所扣留,清华大学不允许其入学注册。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硕士研究生

8、萧晴,女,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攻读学士和硕士学位。一九九九年四月获清华大学硕士学位,后在上海大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任职。曾被非法拘留、秘密绑架、非法关押、抄家、扣发工资、流离失所近八年、夫妻八年多不能相见、不予颁发护照。

清华大学土木系硕士毕业

9、辛红,女,清华大学土木系硕士毕业,高级工程师,因坚持信仰被单位逼迫辞职。

清华大学大学微电子研究所硕士

10、褚彤,当年三十多岁,一九八九年九月至一九九六年七月就读于清华大学并获得微电子学的硕士学位,清华大学微电子所讲师。

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判刑十八个月,去天安门城楼打“法轮大法好”横幅,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假释出狱后因在明慧网上揭露邪恶,并给“女监”和“未管所”狱警写信讲真相等,遭“通缉”报复。褚彤遭受冤狱迫害长达十三年之久。曾被当地警察非法抄家两次、非法羁押一次、非法判刑两次,在监狱被强制洗脑,强迫从事奴工生产。

褚彤的丈夫虞超同时遭受迫害,被非法判刑九年。由于夫妻双双被判重刑,幼子得不到良好的照料,身心备受摧残。母亲在褚彤出狱数月前离世,没有看到女儿最后一眼

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

11、王咏梅,女,四十多岁,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七年间,王咏梅被非法劳教二次,时间约四年零六个月。因她坚修大法拒不“转化”,被关在所谓“攻坚队”里终日遭受邪恶残酷折磨。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MBA研究生

12、秦鹏,男,四十多岁,一九九九级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系硕士生,现居美国纽约。多次遭清华大学强制休学。二零零零年,秦鹏被劫持到“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非法关押六个月。二零零零年后,被非法劳教二次,第一次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第二次非法劳教二年,延期六个月。被迫害时间约四年零六个月。非法劳教期间,强制洗脑、被剥夺睡眠、强制奴工。曾被将双脚绑在床上,两只手用手铐铐在铁的床腿上将近四十天,还遭“坐铁椅子”酷刑十七天,遭地铐、手摇电话、殴打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清华大学核能技术设计研究院硕士

13、谢卫国,男,一九九六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工系本科,一九九八年曾获得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一九九九年于清华大学核能技术设计研究院获得硕士学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因上访被非法关押,留学海外期间遭中共领馆施压,不予延期中国护照致使谢卫国沦为无国籍人士长达七年。

清华大学电子系硕士

14、孟军,男,当年三十多岁,清华大学电子系硕士,原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孟军被非法关押,被清华校方强行停职,剥夺岗位薪资,酷刑虐待。二零零零年六月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拘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午夜,在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抓走,遭到酷刑折磨,后被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北京市中级法院非法以“使用互联网传播大法真相资料”、“以放飞气球的方式挂大法条幅”、“散发大法真相传单”等“罪名”,非法判刑十年,遭受“坐小凳”,剥夺睡眠、强制洗脑,并被强迫从事奴工生产。出狱后仍不予办理身份证、限制自由、不准出国等。

清华人文学院信息工程硕士研究生

15、张志刚,男,本科就读于清华大学水利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硕士研究生。在清华期间曾获张光斗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奖学金、吴朝玉奖学金和优良二等奖学金。因品学兼优被推荐免试攻读清华人文学院硕士研究生。

一九九九年硕士入学前因坚持修炼,学校对其硕士学籍不予注册,九九年十月被学校强令休学回家,被洗脑“转化”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一月又被学校强行带至校内某宾馆非法隔离、限制人身自由进行洗脑“思想“转化””,进行精神摧残达两周之久。后再次强行将他休学,强令回家“转化”,后被开除学籍。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

16、徐光宇,男,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清华大学研究生部部长张毅以谈毕业生工作为由诱骗美术学院应届研究生徐光宇去其处,正谈话间即被校方公安扣留,强行投入非法洗脑班,失去人身自由。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

北京大学硕士学位

17、徐化全,男,五十岁,北京大学硕士学位,曾在北京发改委工作,做过日企经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修炼法轮功,豁然明白了人生的意义。

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海淀派出所警察对徐化全施以酷刑,五、六个警察架住他的双臂,抓住他的双腿,用打火机在他的左胸部烧,烧出一块巴掌大的疤,乳头部份都已经烧没了。被迫光着身子在烈日下暴晒,徐化全曾晒得浑身起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下午,太阳宫派出所警察叶嘉诚带着刑警队,以修暖气为名,闯入了芍药居三一一楼九五零一室徐化全的家,将徐化全和其前妻王雷绑架到朝阳看守所。至此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警察借机从家中“拿走”人民币现金五千元,价值一百五十元的邮票。同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学习外语用的收录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被非法判刑八年。

把徐化全的妻子及儿子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致使其妻王雷在巨大的压力下,与徐化全离婚。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出狱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无住房等。随后不久,徐化全二零一一年三月初在北京地铁讲真相被绑架、劳教,在新安劳教所里被单独包夹关押迫害。二零一三年劳教所解体,八月八日,徐化全是新安劳教所最后一个释放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一月因在地铁上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被北京市西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三分监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徐化全遭迫害的情况一直瞒着他的母亲。

二零一五年一月份被劫持到北京前进监狱。他被长期关押正三分监区只有几平米的小屋内。据二零一六年七月从前进监狱出狱的法轮功学员讲,三分监区长刘光辉曾指使刑事犯包夹人员谷月、杜云鹏、赵东林等三人暴打徐化全一个多小时,导致徐化全肋骨被打断、牙被打掉、头被打肿,头被打得不停地摇动,两手神经质地不停地转动,落下了不可治愈的残疾。即使这样,徐化全还不时的遭到其他包夹人员的脚踢、推搡,用凳子拍打等人身侮辱与折磨。包夹人员为了讨好警察多减刑,变着法子折磨徐化全。他们在地上放一张床板,强迫徐化全坐在上面,身体被强制坐笔直。恶人不允许徐化全睡觉,早上五点被抓起,继续坐板体罚。现在徐化全身体非常不好,头发都白了。

北京大学英语硕士

18、甘国和,男,当年三十多岁,北方交大外语教师,北京大学硕士,英语专业。

一次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毒打,导致后来一只眼睛被迫害失明。而打人的行凶者也被移送司法机关。导致行凶者害人害己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造谣宣传、煽动仇恨。后来甘国和被非法劳教,被劫持在团河劳教所二大队遭受迫害。

北京大学生物系硕士生

19、周立,男,当年二十多岁,北京大学生物系二零零零年硕士生,周立在大二暑假的时候回家看到《中国法轮功》这本书,一下子明白了许许多多从小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从此也走入了修炼,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热心帮助同学,看淡名利,和老师同学的关系都非常融洽,在班上学习成绩优秀多次获得很大数额的奖学金,大学毕业之前从奖学金里面一下子拿出两千元捐给希望工程(那时候这些钱足以支付大学两年的学费了),让系里的老师都感叹不已。

二零零一年八月被石家庄市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数月,后以“保外就医”被放回。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太原市住所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硕士研究生

20、郝平,男,当年二十多岁,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九零届毕业,硕士研究生,国家地震局工程师。

二零零零年七月被北京市海淀区610万寿路派出所片警从家中带到派出所,当天晚上送往海淀拘留所,关押在三筒八号。受到该拘留所的残酷迫害,一个月后被万寿路派出所接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郝平在上班期间被邪恶公安人员绑架,强行带走。

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硕士研究生

21、苗耐义,北大地球物理系九八级硕士生。

二零零零年初在学校炼功点炼功,多次被强行带走问讯。二零零零年三月向人大反映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之后学校强行令其休学半年。

二零零零年九月因在三角地张贴揭露江泽民不法恶行的真相材料,再次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非法抓捕。

北大生命科学学院硕士生

22、王焕臣,男,北大生命科学学院九八级硕士生。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因去人大上访,被骗到天安门分局非法拘禁。十二月二十六日,因去北京中级法院旁听被中途拦截至派出所,被送回后受到非法审讯。迫于压力,系里多次找其谈话,劝其写“保证”,不与其他法轮功修炼者接触,否则以退学处理。二零零零年四月,因坚持修炼被取消连读博士资格。

北京大学无线电系硕士研究生

23、马昂,男,当年三十岁左右,北大无线电系硕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因在天安门广场上看有关法轮功的书籍被非法拘留,后被单位非法开除。

北京大学心理系硕士生

24、戚健俐,女,北大心理系九五级本科、九九级硕士生。成绩优秀,一九九九年本科毕业时获“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直接保送读研。

一九九九年九月去信访局上访,被送回学校保卫部。同月在清华大学与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交流时被绑架,再次送回北大保卫部,并受到审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中级法院旁听时被绑架后送回。系里迫于610压力多次找其谈话。曾被非法取消二零零零年的奖学金资格。二零零一年依然成绩优秀,坚持申请奖学金,在有正义感的同学的帮助下,又获得奖学金。

北京大学心理系硕士生

25、隋晓爽,女,北大心理系九五级本科、九九级硕士生。因成绩优秀,直接保送读研究生。一九九九年人大期间去人大上访被抓,送回学校保卫部。多次被系里找去谈话。虽然读硕士期间成绩优秀,但因其信仰被人从中作梗,取消二零零零年的奖学金资格。二零零一年依然成绩优秀,坚持申请奖学金,在有正义感的同学的帮助下,又获得奖学金。

北京大学英语专业硕士研究生

26、雷晓婷,女,当年二十多岁,北京大学英语专业,硕士研究生,北京工商大学英语教师。

一九九九年十月,雷晓婷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首场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为大会做翻译。通过参加会议的外国记者把大陆学员受到的残酷迫害、打压的事实真相向全世界曝光。二零零零年四月,因此被秘密非法判刑两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

在监狱里对雷晓婷进行强制洗脑,为了逼迫原北京工商大学的老师雷晓婷““转化””,狱警郭兰香采取“株连”的方式,不许雷晓婷所在的监室的犯人参加劳动,不能下车间干活,就意味着犯人挣不到工分,就影响了减刑,于是犯人们迁怒雷晓婷,开始“声讨”她,通宵熬着她不让睡觉,狱警郭兰香甚至不让监区所有的犯人睡觉,致使谩骂声铺天盖地,以此重压加大对雷晓婷的迫害程度。监狱还恶毒的利用亲情胁迫““转化””。狱警田凤清佯装好人,打电话叫其二老从东北老家千里迢迢赶到监狱,她的父母半年多来四处都打听不到她的音信,其痛苦可想而知。田凤清暗示其母感激监狱给安排的这次见面机会,哄骗威胁她向雷晓婷施压,雷母见雷晓婷不妥协,下跪求她,老泪纵横,悲痛欲绝地昏死过去,苏醒后刚说了一会儿话,监控的狱警就说接见时间到了,雷母又昏死过去,狱警故意没让雷晓婷见其母苏醒过来,就把她带走,整个接见持续不长时间,还要求雷晓婷写思想汇报。过后狱警故意在整个监区将此事传播开来,煽动狱警及犯人攻击说炼法轮功无情无义,不要亲情。田凤清明知道雷母高血压达240,患有心脏病,容易担惊受怕,随时有昏死的可能,还是经常给其母打电话,以不““转化””不能回家,会被加刑等理由吓唬她,要求其母胁迫雷晓婷““转化””。

二零一零年,雷晓婷因书包丢失,里面有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硕士

27、庄偃红,女,五十多岁,硕士,北京工业大学人文社科学院讲师。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庄偃红先后七次非法拘禁,非法拘留四次;洗脑班一次;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三年,无故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二次。

遭受了种种折磨。二零零二年一月,庄偃红被转至北京市公安局的“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昼夜遭到多人不停的轮番围攻、辱骂、斥责、恫吓、讥讽等精神折磨,遭受体罚和长期被关入狭小的禁闭室等酷刑迫害。在劳教期间受到了被强制洗脑、长期坐小凳等酷刑迫害。

庄偃红由于修炼法轮功,职称不被评定,不让从事教学工作,工资待遇都受到了影响,受到了相当程度的经济迫害。

中国人民大学硕士

28、何宾,女,毕业于人民大学,硕士,深圳市蕖华通讯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华慈善总会创始人之一兼永久理事。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五日(黄历正月初二)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抓,被非法刑事拘留于深圳市南山区看守所。何宾女士从商多年,向国家交纳大量税款,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她在事业取得成功的同时,不忘回馈社会。她曾向中华慈善总会捐款一百万元,也曾在江西省捐建一所希望学校。何宾女士创办的深圳市蕖华通讯有限公司(高科技企业),仅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向国家交纳税款五百多万元。公司下属员工一百多人。如此一位乐善好施的企业家竟然被绑架,不知根据的是哪门子的法律?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

29、黄玲,女,四十多岁,工科硕士,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单位为中国传媒大学,机械制图教师。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被非法拘留四次;强制洗脑班一次;流离失所二次;非法劳教二次。在劳教期间强制洗脑,被强制戴背铐,强制长期坐儿童凳,剥夺睡眠。不许洗澡,多人暴力殴打脑震荡。由于不放弃信仰抵制迫害,二零一二年九月第二次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四年九月回到单位时,被中国传媒大学以不写保证为由无限期停止工作,只给生活费。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硕士

30、胡传林,男,当年三十多岁,新闻学硕士,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传媒经济学硕士,在教务处工作,大学机关管理工作人员。

胡传林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被非法拘留多次,流离失所两次,非法劳教两次。二零零七年第一次劳教后,被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边缘化到后勤处工作。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市公安局十四处和朝阳分局及派出所多个警察,动用多辆警车,在第二外国语学院后勤处办公室,将胡传林再次强行绑架,秘密关押,十月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关在新安劳教所。胡传林在劳教所遭受法轮功学员普遍遭受的强制洗脑、走队列、站军姿、喊口号等折磨。

二零一五年三月,在妻子关押期间,胡传林也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迫害给夫妻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八十万元,还有身体与精神上的及对家人的巨大创伤。

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

31、梁波,现四十五岁,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毕业,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

 

梁波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取消了班主任资格,随后又被剥夺了讲课权利。二零一零年,梁波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在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期间,始终坚定信仰,高喊:法轮大法好!

香港科技大学硕士

32、卜东伟,男,当年三十多岁,香港科技大学硕士。原家住海淀区,曾任美国亚洲基金会北京办事处职员。

二零零零年六月,卜东伟因给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写信说明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要求给法轮功平反,七月被从单位抓走,非法关押在北京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团河劳教所二大队迫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晚,卜东伟被海淀区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抄走大法书籍和电脑,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零六个月,关押在团河劳教所一大队。在劳教所强制洗脑,被五根电棍同时电击,灌浓盐水,电针插入体内、毒打等

北京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

33、淦立平,女,当年四十多岁,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机电工程系,后又攻读该校心理咨询方向硕士研究生。二零零九年四月到北京市恩济里社区做专职社区工作者,利用工作之便抓紧向周围人讲法轮功的真相。

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关押在六大队十班。被限制日常如厕、洗漱、喝水等。期间饭里下不明药物,一天包夹给淦立平端饭过去,淦立平直接向大厅警察喊:“我的饭菜被翻搅过了,我怀疑被下药了不吃。”警察走过来不做反应,因为在劳教所,饭菜下药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惯用的一种手段,早已不是秘密。

在劳教所三大队,警察最初将淦立平关押在顶层楼(三层,无人区)迫害,后来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多了,房间不够用,警察便将她关在十班。淦立平时常遭到包夹打骂,有时她自己冲出门大喊包夹打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强烈要求处理打人者,狱警们与打人者联合造假,不但没有解决,还招致狱警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进一步加害。加重体力劳动,以限制日常如厕、洗漱、喝水等刁难法轮功学员。

34、蒋建学,女,四十多岁,硕士,教师,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间,非法劳教二次,时间约四年零六个月。

起因是蒋建学在课堂上给学生讲真相,发《九评》。在劳教期间,被强制洗脑,长期罚站,坐高凳。屁股化脓,走路不能直立,精神恍惚。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硕士

35、李伟,男,四十多岁,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硕士毕业,曾在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

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期间,因不放弃信仰,被强制洗脑、用熬鹰、绑床板等各种手段迫害他,甚至把他的头浸入小便池。

中国航天部研究院硕士

36、万强,男,四十多岁,清华大学本科毕业,航天部研究院硕士。原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即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一研究院下属一公司经理。

二零零六年,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期间被强制洗脑,强制奴工。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

37、但凌,当年四十多岁,硕士学位,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副教授,北京东城区区法轮功学员。

但凌,曾获“北京市优秀教师”称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后被强迫离开讲台。一九九八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等七个单位十一名专家对北京市一万二千七百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的调查表明,修炼法轮大法治病有效率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一。该调查后来成为著名的《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

但凌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

38、林澄涛,男,当时三十多岁,一九九五年于协和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助理研究员,国家“863”计划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CMB项目的课题骨干。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贯勤勤恳恳,是近年来协和医大基础医学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单位作为个人出国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林澄涛曾参与统计并撰写了《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

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年轻专家,遭到中共疯狂迫害。在劳教所被迫害精神失常。

北京医科大学硕士

39、虞培玲,当年四十六岁,北京医科大学硕士毕业,北京友谊医院病理科医生,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

虞培玲因不放弃修炼,被北京友谊医院开除。因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去上访,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散发《九评》等真相资料。虞培玲多次绑架她并被多次非法判刑。在北京女子监狱,江苏女子监狱被强制洗脑和各种酷刑迫害。二零零零年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二零零五年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二零一二年非法判刑四年,在江苏女子监狱被迫害。

中国邮电大学硕士毕业

40、李敏,女,当时三十多岁,邮电大学硕士毕业,《电子爱好杂志》副总编。

二零零二年,因同修将电脑放到她那里,受牵连遭绑架,非法判刑三年。

41、陈海峰,女,当年五十多岁,硕士,北京化工大学教师。

二零零一年,“三八”国际妇女节之日,她和其他五位法轮功女学员分别被单位欺骗和绑架,送到团河劳教所洗脑班强制“转化”,时间长达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四月,因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北京女子监狱迫害。

中科院感光化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

42、时绍平,男,四十多岁,原中科院感光化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

因为时绍平拒绝“转化”,被刘光辉视为眼中钉,一直被关在前进监狱九分监区,长年遭受刘光辉等人超越人类生理极限的酷刑摧残。刘光辉指派最凶猛的犯人专门对付时绍平,唆使犯人韩连成等殴打时绍平,时绍平脸被打肿;限制大小便等一切基本生理需求,上厕所都是被押解着;强迫他每天近二十个小时坐在小板凳上不许动。这种长年累月的隐蔽酷刑迫害,使时绍平腿部肌肉萎缩。

刘光辉指使犯人,在冬天最冷的时候,大开窗户,呼呼往屋里灌冷风,冻的时绍平浑身发抖。因长期睡眠不足,时绍平身体每况愈下。漫漫十年冤狱,时绍平饱受刘光辉等的非人虐待,究竟他经历了多少生死时刻,其中细节,个中血泪,时绍平至今都不愿再对人提起。

中国科学院软件所硕士生

43、李晓东,男,当年二十六岁,中国科学院软件所硕士生。

一九九九年九月,李晓东因在北京中关村操场炼功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夕,李晓东去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在天安门派出所由于出言制止警察打人而遭到毒打,其家人也被勒索万元人民币,后被科院强令休学。其母亲因其遭遇而备受打击,几近精神崩溃。二零零零年六月,软件所书记亲自去李晓东家中要求他做出保证才能复学,但李晓东向所里表明自己要坚修大法,所里没办法,只好让其复学。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李晓东被中关村派出所非法扣押一天,同年十一月,科学院将其绑架至洗脑班,关押几天后李晓东成功逃离。之后所里又利用其家人绑架了李晓东,他不畏生死抵制迫害,派出所怕出人命,和其所里领导在其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没有救人,而是为避免责任,强迫其写了一份退学报告。

后李晓东一直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二月,在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中交流时被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

中国科学院动物所硕士

44、刘疆,男,当年二十七岁,中国科学院动物所硕士,刘疆在动物所完成硕士学位的同时被动物所录取为博士研究生,但是,九九年八月,动物所因其不放弃修炼而不给他注册,使其失去了深造机会。后去上海工作期间,被非法关押数天,并令其家人将其带离上海。

中科院微生物所硕士生

45、洪伟,男,当年二十六岁,重庆市璧山县,北京大学九八届毕业生,中科院微生物所硕士生。

洪伟一九九四年修炼,在学校是同学们公认的好人。一九九八年,洪伟自北大毕业后,被保送至中科院微生物所。

一九九九年九月因在北京中关村操场炼功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在单位逼迫下休学,后为抵制邪恶迫害而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夏被秘密非法判刑十年,被非法关押在重庆监狱。洪伟在监狱里被强制奴工,劳动量非常大。

中国矿业大学硕士

46、郭智,女,当年三十多岁,硕士研究生。中国传媒大学(原北京广播学院)讲师。二零零零年底,郭智去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初,郭智已取得加拿大移民资格,她的女儿已定居加拿大,郭智准备到加拿大与女儿团聚,在首都国际机场过关时被非法强制截回。后被强行送往团河洗脑班的路上走脱,自此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传媒大学保卫处夏合全通过迂回的办法多次找她,并谎称保证不送她去洗脑班。为了让学校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她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回到学校上班。

二零零二年寒假第一天,学校保卫处即协同派出所将郭智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二零零二年“十一”左右被非法判刑三年,学校将她“双开”。成为无医疗保险、无工龄、无退休金、无住房基金、无工资的五无人员。

中国矿业大学硕士

47、张娜,女,当年约三十六岁,北京大学历史系本科毕业,中国矿业大学硕士毕业,后任职北京西四中学教师。二零零二年中国新年前被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遭迫害。

北京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

48、任国娴,女,曾就读于清华大学,在北京工业大学读硕士研究生。读硕士研究生时开始修炼法轮功。虽然硕士学位答辩顺利通过,但因其未按学校要求写保证书,取消被授予学位资格。后来找到一份工作,但因坚持信仰而被退回。任国娴曾多次去国家信访局上访,为法轮功申诉。

二零零零年“两会”期间,她和其他两位同修一同去北京饭店,把上访信亲自交给人大代表,被公安发现,送回学校。五到六月间,她又两次上访,被非法关押半个多月后释放。

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中旬,因在北京市房山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后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被强制洗脑,曾押入“攻坚队”遭残酷迫害,剥夺睡眠、不让上厕所,长期罚坐,至出现生命危险,两次送医院抢救。

中国音乐学院硕士生

49、翟社泉,男,硕士(学习美声),声歌系青年教师(教民族唱法)。他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不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努力在各种环境中做个好人,在校内外师生和音乐界同行中获得敬重和好评。他在二零零零年除夕夜去天安门炼功被抓,在朝阳看守所被拘留一月左右,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到北京天堂河劳教所(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反映情况,被关在大兴县收容所若干天。为讲清法轮功真相,为讲一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四日他在回河南老家途中被公安带走。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他被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他绝食抗议达二十多天。了解情况的一些师生、同行对公安的野蛮的非法行径表示气愤。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被送团河劳教所劳教迫害。

空军西安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

50、胡志明,男,四十多岁,辽宁省朝阳市人,一九七二年生,空军西安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在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工作,是个才华出众,品德高洁的青年。

一九九八年,胡志明开始修炼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由于工作勤奋出色,被破格提升为计算机室主任,少校军衔。

二零零零年三月“两会”期间,迫害当局密令将法轮功学员全部抓捕或监控起来。为了避免迫害,胡志明离开单位。邪恶通过监控电话等特务手段,找到胡志明的住处将他拘捕,关押在北京西山某处。关押期间,空军司令部派人每天给他洗脑,强迫他放弃修炼。他坚持不放弃信仰,二零零零年五月被革去军职,违规复员处理(国家曾规定军事院校培养的研究生要终生服役,不能复员)。

胡志明离开军队后流离失所,二零零零年九月在上海被捕并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恶人的疯狂迫害,当家人去上海接他出狱时,发现他健康状况很糟,行走都很吃力,和以前判若两人。出狱之后,胡志明来北京找到一份科技行业工作,

二零零五年九月,因为揭露中共迫害真相,被北京公安、国安绑架,再次判刑四年,后将胡志明关押在辽宁省锦州监狱,遭长期鼻饲野蛮灌食、注射不明药物等折磨,致神智不清、不能行走,危及生命。

胡志明在迫害期间始终正念坚定,他从上海监狱托人带出的家书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没有参与政治,我只是坚持对‘真善忍’的信念,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我的选择是清醒、理性的,因为‘真善忍’是深藏在我心里与生俱来的最珍贵的东西,从小到大,不曾改变。……我没有虚度时光,你们以后会明白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最最值得的。只希望自己永不坠低俗,让真善忍的圣洁之光永驻心中,照彻我义无反顾的路,将生命化作一片净土,恭迎万古的荣光。”

北京林业大学硕士研究生

51、任立忠,北京林业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工作于华中农业大学,因上访被非法开除。后因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九年。

北京工商大学硕士

52、孙学兵,男,当年二十七岁,机械系九九级硕士研究生。孙学兵家境贫寒,学习刻苦,大学期间,每学期都获奖学金,深得老师信任,同学尊重。他都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学校列为重点人物。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被警察带绑架,将他带回宿舍非法搜抄。

北京师范大学硕士

53、徐帆,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毕业,曾经在墨西哥留学三年。二零零零年底, 徐帆因为携带法轮功资料,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被非法判刑判刑一年半,关押在北京大兴县团河劳教所第二大队迫害。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

54、朱志亮,男,四十多岁,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原北京航空研究所的科研人员。朱志亮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功被送团河劳教所入集训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他在劳教期满离开的时候,在“包夹”的监视下到每个监室去告别,他一言不发,只是深沉的注视着每一个人。朱志亮被非法劳教后,被单位开除,失去了工作,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被北京市朝阳安贞里派出所警察在家中绑架并抄家,抢走电脑一台,关押在朝阳分局看守所。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硕士研究生

55、孙春华,女,当年三十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研究生毕业,北方交通大学工作。二零零零年,孙春华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校方开除。为了生存,她在校外代课,在一次讲课后为自己的学生每人发了一份法轮功真相材料,于五月二十五日被警察从课堂上带走,被关押在炮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

56、门向荣,女,四十多岁,研究生,北京市丰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被河北盐山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门向荣于二零零四年在河北盐山县建立资料点,被警察查抄,门向荣脱险并遭到恶党的通缉。在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往盐山运送大法真相材料及书籍,路过收费站时被警察认出并跟踪,当晚被警察劫持。被抢走的物品有:笔记本电脑、上网卡、《转法轮》书籍、多本《九评》、护身符等。

二零一一年,非法判刑七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

北京邮电大学硕士

57、张雷,男,北京邮电大学硕士研究生。二零零三年三、四月间,张雷被迫害非法关押二年,被迫中断学业。重获自由后续学,于二零零六年三月研究生毕业,刚工作一个月就又遭恶人绑架,和家人、朋友失去联系,经多方打听,得知关押在清河的海淀区看守所,一直不让他的父母探望。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茶淀监狱迫害。

中国石油大学硕士研究生

58、刘金涛,男,原籍山东省沂水。中国石油大学硕士研究生。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刘金涛被昌平区国保和“六一零”人员绑架到昌平洗脑班强制洗脑,一个月后关进昌平区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二年。在调遣处关单间四个“包夹”监管,警察游说““转化””。在团河劳教所遭受马桶刷子插肛门,别针插指甲盖、手指肚、手掌心,电棍电击,包夹毒打,冬天喷凉水,摧残性灌食,剥夺睡眠、吃饭和上厕所权利等各种酷刑折磨。

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硕士研究生

59、林洋,男,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九四级学生,因品学兼优被推荐免试攻读硕士学位。

一九九九年九月初开学时,林洋因未写揭批材料与不炼功的保证,校方不予注册,不给办理一切入学手续。之后被两度休学,二次非法拘禁,被清华大学开除学籍。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广东省珠海被绑架关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二零零一年十月非法审判,后林洋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研究生

60、刘婧梓,女,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二零零三级优秀学生,二零零六年保送本系研究生。刘婧梓在大学期间身体有病,治疗无效,修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身体恢复正常。看到她的神奇变化,一些患有同样症状的同学向她询问,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身体都得到康复。后来她的一位同学被警察非法扣留,警察找到刘婧梓“了解情况”时,搜查了她的宿舍,随后将她非法拘留。刘婧梓被非法判刑两年零六个月。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