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辽宁营口市看守所罪恶累累
辽宁营口市看守所罪恶累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营口市看守所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以来,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在营口市看守所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做奴工,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大,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饭,菜里连点油星都没有,每顿同样的几个白菜青帮加白水,被囚禁在那里的人都吃不饱,但还得做着打磨锡纸的体力活。睡觉的床板就是做劳工的平台,还得自己花钱统一买个小凳干活用,完不成任务就强迫你晚上多站几个班,害得你白天劳动繁重,心理压力大,晚上还不让你睡觉,有时整宿干活不让睡觉。如果谁不按照指令做,那看守所的警察就要对你拳打脚踢,扇耳光,还不服者那就大字形定在板床上,施暴,人格受到侮辱,身心受到伤害,甚至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大字形定在板床上

以下是营口市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案例: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至今二十年的迫害中,该看守所虽然更换过多位所长,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未改变。

年仅四十六岁法轮功学员王桂玲女士,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人,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被从营口市看守所绑架到鲅鱼圈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当天被迫害致死。


王桂玲

当年四十七岁孙文庆先生,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五日,被劫持到营口市拘留所,他在炼功时,拘留所副所长张黑子恶狠狠的掐住孙文庆的脖子,不叫他喘气,并把他摔了好几个大跟头。孙文庆一度绝食反迫害。后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

三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宝金先生,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营口看守所,因他坚持在看守所炼法轮功,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多次毒打,多次被大字形钉在床板上,最长达半月之久,身心遭严重摧残,后因胸部被打成外伤性胸膜炎,伤势危急,看守所对他一边人身摧残,一边药物摧残,他在看守所被迫害数月,后被非法枉判十年(被迫害致死)。


王宝金

三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李伟先生,二零零三年七月被绑架到看守所,遭钉板床上、戴镣子、戴嚼子、遭狱警及犯人的多次毒打,曾造成头部、胸肋部多处受伤,下肢及膝关节严重肿胀,双眼视物不清,视物时眼前总有一层咖啡色膜状物,并经常遭犯人、狱医、狱警的恶毒谩骂,身心伤害极为严重。他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常有头痛,难以忍受的胸闷、胸痛及重度的恐惧感,常整宿睡不着觉,多次被强迫送医院检查、打针,生活曾一度难以自理。

即使这样,李伟经常遭犯人的人格侮辱,犯人为拿他取乐,曾往他眼里、鼻子里、睾丸等处抹辣椒油,用手掌猛击其双眼并使后脑勺撞击到墙上(他们叫“满天星”),将其撞晕后,两个人把他架起来,用墩屁股的方式反复多次将其墩醒,或用脚踹睾丸等手段,并残忍的用钳子将他的两乳头剪掉。浑身多处被剪破,连睾丸也被多处剪破,脓血流了一裤子。

恶徒们还用盛满开水的盆子烫李伟的胸、腹部,用打火机烧他的手、脚等手段折磨他。还强迫他参加看守所内的劳役,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

六十二岁的老人梗菜宾先生,二零零三年六月被绑架到看守所,因在看守所内坚持炼功,遭恶警用皮带毒打,浑身被抽得多处青紫。他在营口看守所被迫少睡觉,因奴工劳作仅能完成半数份额,晚上被强迫替别人站班,后被非法枉判五年。

三十二岁的梗春龙先生,二零零三年七月被绑架到营口看守所,被强迫钉在床板上两天,被罗姓狱警多次威胁:“再顽固不化,就继续把你钉在床板上。”他在看守所因缺衣少食,多次求助于同修,每次均遭恶警阻拦,借口是看守所有规定,不允许相互联系……,被非法枉判十年。

四十五岁的矫桂珍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被绑架到营口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她因要借一支笔,为迫害他的人写几句心里话,不被允许,她绝食抗议,遭看守所警察等人野蛮灌食,说是灌食,其实就是灌盐,四小袋豆奶粉中加入一斤精盐,这哪里是让人解饿,简直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后被枉判四年。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肖和云先生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被营口市老边区营东新城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六十七岁的他被铐在老虎凳上,折磨了一夜后,又被非法关押到营口市看守所,在营口市看守所期间,他认为自己是好人没犯法,不是犯人,不穿囚服,看守所警察就把他大字形的两手两脚固定在木板床上六天六夜,两臂抻的紧紧的,手腕被手铐都磕破了。全身疼痛难忍,还不时的遭到殴打,把牙都打掉了。后被非法枉判三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

上述列举的几例是营口市看守所迫害修炼真善忍好人的冰山一角,但从中不难看出营口市看守所迫害好人手段之残忍,行为之卑鄙,伤害之严重,令人神共愤,罄竹难书。在邪共欲唱响新时代的今天,就是它走向灭亡的时刻。其累累罪行将加倍偿还,真理和正义一定会彰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