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山东73岁李庆花被非法庭审 当场昏厥 家人抗议
山东73岁李庆花被非法庭审 当场昏厥 家人抗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山东省临沭县法院对莒南县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庆花非法开庭。近十个月来,善良的李庆花老人饱受莒南县、临沭县公检法不法之徒的骚扰摧残,当庭昏迷过去,她的一双儿女大声斥责法庭人员说:“你们谁个没有老人?”“这不就是因为有病,炼了功嘛……学了功(身体)好了,你们三番两次的骚扰、绑架、威胁迫害。”法官及公诉人被问得哑口无言。

老人遭绑架 岭泉派出所警察构陷

二零一八年年底,一个月之内,李庆花老人在被岭泉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两次。

二零一九年春,莒南县国保大队警察将李庆花构陷到临沭县检察院,多次骚扰李庆花、老伴及儿子、女儿,一大家人被搅得无法正常生活。李庆花老人被逼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在外数日。

二零一九年八月九日下午三点左右,岭泉派出所警察闯入李庆花家中,当时李庆花的老伴一人在家,警察问:李庆花人呢?并威胁说,这回无论如何也要把李庆花弄进去。老伴非常害怕,吓得告诉他们,李庆花与女儿走亲戚去了。

警察非法搜查后,追问李庆花女儿的手机号码,随后根据手机定位,直接开车到李庆花亲戚楼下,骗出母女俩,将李庆花拉上车,非法关押到临沂市崇沟看守所。

然而,对李庆花三次查体都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警察们花钱收买医护人员,强行把李庆花送进一个监室,李庆花大声讲法轮大法是正法,义正词严地说必须把她送回去,老伴离了她吃饭不行。

警察们面面相觑,只好把李庆花拉回莒南,李庆花被孙子接回家。警察向李庆花孙子勒索三百元查体费。

几天之后,岭泉派出所一个警察又非法闯入李庆花家中,逼迫李庆花在一张纸上签字,遭到李庆花拒绝,警察又逼迫李庆花的孙子签了字,并威胁说,这件事还不算完,这边弄不了,已弄(构陷)到临沭县检察院去了。

过了十天左右,临沭县检察院一人到板泉镇派出所,在此派出所工作的李庆花的孙子被胁迫给李庆花打电话,叫李庆花去派出所一趟。李庆花去了一趟,刚回家,又被叫回去。检察院的这个人问李庆花为什么被告,请不请律师?李庆花给其讲真相,并讲述自己二零一八年底在岭泉镇淇岔河村走亲戚,被此村村民陈记玲(男)诬告,并遭岭泉派出所警察绑架和起诉迫害的事实。

非法庭审 法官无理而哑然

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上午九点,临沭县法院法官吴淑玲对莒南县七十三岁法轮功学员李庆花非法开庭。

公诉人阅读了构陷李庆花的所谓犯罪事实,并当庭出示一包构陷李庆花的大法真相资料,陷害李庆花,逼迫李庆花承认是她的,逼问资料是在哪弄得?是谁给的?

已是七十三岁的李庆花,这十个月来,饱受莒南县、临沭县公检法不法之徒的摧残迫害,加之一宿未眠,一路颠簸,加上被逼迫,早已昏迷过去。

李庆花的女儿见母亲不省人事,吓得当场大哭,她大声说:“你们谁个没有老人?你们把俺娘折腾成这样?!”李庆花的儿子也大声说:“这不就是因为有病,炼了功嘛,以前有病,什么都不能干,学了功好了,你们三番两次的骚扰、绑架、威胁迫害,这半年多了,把俺娘吓得吃不进饭,睡不着觉。”

法官及公诉人被说得哑口无言。

法院为李庆花指定的律师陈延之说,李庆花信仰法轮功,这些事没有对社会造成危害,没有伤害任何人的利益(不构成犯罪),建议从轻处理。非法庭审大约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结束。

这场对老年法轮功学员李庆花及其家人的迫害,背后的黑手是莒南县政法委、6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