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原江西省女子劳教所王俊征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原江西省女子劳教所王俊征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九日】王俊征(Wang,Junzheng),男,1962年左右出生,出生地:江西省九江市,原来单位: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职务:管理科科长。一个儿子叫小川,是1990年出生,中学在南昌市洪钢子弟学校读书。

王俊征2000年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当大队长,吊铐、用警棍电击、橡皮棍暴打法轮功学员,对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并奴役和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王俊征对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会非法加期,他打伤过很多法轮功学员,利用江西省萍乡市吸毒劳教人员王丽、陈冰、陈冰的妹妹陈猫(已遭报应死亡)、南昌市的魏小妹(已遭报应死亡)等等做包夹迫害、任意打骂法轮功学员,转化法轮功学员……

案例一:法轮功学员刘兆琴,66岁,为“洪都集团”医院的医生,一九九九年底被当地公安绑架,以她去北京上访为借口劳教一年半,延期三个月。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恶警用绳子将她的双脚捆绑,两上肢成一字形拉开、固定铐在两旁的铁床架上,小便只能拉在医用的扁形便盆里。衣裤单薄的初夏,每晚四个男恶警(李小良大队长、王俊征大队长、徐校良警医、付警医)将她推倒、扑在床上,轮流用警棍抽打。一个又一个晚上……直到她被打得昏死过去。长期的暴打致使她两大腿及整个臀部淤黑青紫。更为下流和令人发指的是,炎热的盛夏,将刘兆琴双脚捆绑,双手固定铐在两旁的床档上,强行扒掉她的裤子,使年过半百的她光着下身躺在抽掉垫子的钢丝床上(后在她的严厉指责下,盖上了床单),大、小便只能从钢丝床的缝隙中滴漏在床下的便盆里。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她的整个臀部全部溃烂。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案例二:南昌法轮功学员江兰英,是一个未婚女子。二零零零年一月,江兰英被强行关入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延期劳教一年。恶警大队长王俊征、副大队长李小群、徐校良轮番用警棍殴打江兰英,并把她绑在两张合并的床上,双手双脚拉直到极限,再用铐子铐住、固定在床上二十多天,鼻子上再插上一根橡皮管灌食,管子从早上八点一直插到晚上十点,江兰英连呼吸都很困难,食道也被插破流血。江兰英长达半年多被关押在一个仅四、五个平方米的小号子里,由三个吸毒人员看守,平日门窗紧闭与外界隔绝,吃喝拉撒全在里面,屋内空气浑浊,终日不见阳光。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案例三:法轮功学员浦玉仙,年五十九岁,为“江西五十铃”公司的职工。一九九九年底,因维护法轮大法声誉去北京上访,未经正常法律程序就被劳教一年,并被非法延期八个月。刚进入劳教所,就被强制超长时间的奴工劳动。从早上六点左右一直劳动到晚上九点左右,中途只有大约十至二十分钟的吃饭时间。她开始拒绝奴工劳动,并以绝食的方式来进行抗议。在十多天水米未进,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她被七、八个男警察强行拖去野蛮灌食。恶警用一种叫“开口器”的铁刑具强行撬嘴灌食,令她非常痛苦。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一天,四个男恶警(大队长李小良、大队长王俊征、警医徐校良、警医付XX)来到她的所号。李大队长在强令她不准背诵法轮功经文《论语》未果的情况下,恶魔般的脱下脚上的鞋子,狠命抽打她的脸。后又将她拖拽至墙边,用警棍狠命抽击她的臀部。当时她因长时间绝食,人已非常虚弱,几乎奄奄一息。在这种暴打下,脸面全部紫黑、臀部及腿部粗肿胀硬,整个人昏倒在地上。

案例四:南昌市法轮功学员邓小敏,一九七八年出生,户籍为江西弋阳县,江西师范大学英语专业毕业,从事教学工作,她不仅外表美丽清纯、能歌善舞,而且待人真诚、心地善良。二零零零年,邓小敏从南昌赴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邓小敏受尽各种酷刑折磨:被电棍击打得昏死过去;被大队长王俊征拽头发、扇耳光;被强制从鼻孔插管灌食,导致鼻孔长期红肿溃烂;寒冷的冬天,被两手一字形拉开铐在床边上通宵罚站,前后长达两个多月;将她关小号、坐禁闭,蹲黑屋子长达两年多的时间;被犯人侮辱、谩骂、暴打。邓小敏最终被酷刑迫害致严重精神失常,看见王俊征就怕,看见其他警察也怕。

中共体罚示意图:罚站
中共体罚示意图:罚站

案例五:江西省抚州市南城县法轮功学员江友香,抱着向政府讲清真相的诚挚之心,踏上了去北京的依法上访之路,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于二零零零年二月被送入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二月底的一天下午,劳教所的科长邓俭和队长杨某(女)等一行人,气势汹汹闯进监室,邓俭将江友香从双层床的上铺硬拽下来,狠狠地摔在门口的草地上。当时,江友香看见“江铃”公司年轻的工程师章迎枝被悬空吊铐在走廊的窗户上。随后,恶警们将江友香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关入禁闭室,连续挂铐三个昼夜,不让睡觉。

中共酷刑:吊挂
中共酷刑:吊挂

为了抵制迫害,江友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开始了绝食抗议。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江友香被长期四肢固定铐在床上,大小便只能用盆子在床上接。劳教所的付姓医生(男)充当了邪恶的流氓打手,每天揣着手铐、掂着警棍,在各个监室大摇大摆地巡回监控,动辄打骂法轮功学员。到五月中旬,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已连续绝食数月之久,许多人的生命已处于奄奄一息的垂危状态,劳教所的恶人却在预谋着新一轮的酷刑高压迫害。

五月十三日晚七、八点钟,李大队长、王俊征大队长和狱医付某等五、六个恶人,手里攥着警棍、拎着手铐,杀气腾腾地冲进了江友香的监室。恶人令她面壁而站,勒令、逼迫她放弃信仰,江友香断然拒绝。满脸暴戾之气的李大队长便抡起胳膊猛扇江友香的耳光,噼噼啪啪地抽打声不绝于耳,江友香的脸部瞬间青肿,鲜血顺着嘴角流淌下来。紧接着王俊征大队长又抡起警棍,狠命抽打江友香的臀部。随后,这群恶魔又窜到下一个监室行恶,整栋楼里,只听到警棍“咚咚”的沉闷抽打声、恶警的暴戾狂吼声和法轮功学员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连续几日如此重复的残暴折磨,使劳教所仿佛成了一座阴森恐怖、令人窒息的人间地狱!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劳教所将魏小妹、赵雪梅、闻秋霞等几个心狠手辣的吸毒人员组成“巡逻小组”,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巡视监控法轮功学员。她们用恶毒的下流话咒骂、用数个铁衣架拧成的铁鞭子抽打法轮功学员,猖狂恶毒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在那段残暴血腥的日子里,还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暴力摧残:九江市的欧阳盛琴被毒打致惨叫救命,鹰潭市的李亚萍被暴力扭断手臂,南昌市的江兰英、刘兆琴、普玉仙等被摧残送医院抢救,刘海莲被毒打致休克,高金凤被折磨致精神恍惚,丧失人性的恶人还用牙刷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下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