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吉林梨树县孟祥岐一家九人被绑架经过
吉林梨树县孟祥岐一家九人被绑架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二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于健萍女士,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结婚一年多,全家迎来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见人就笑,非常讨人喜爱。丈夫孟祥岐勤劳、善良,靠开车维持生计,因为有了孩子,刚刚和父母搬到一起,方便照顾孩子。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早七点四十分,四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梨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梨树县康平派出所、康平社区人员二十多人非法闯入家中,抄家抢劫,并将孟祥岐与岳父姚德义、岳母付贵华一并绑架。现家中只剩孟祥岐的妻子于健萍及三个月的婴儿。警察对于健萍及三个月的婴儿监视居住。

当天,孟祥岐的母亲王桂珍被从家中绑架,父亲孟凡军在打工的饭店被绑架。于健萍的姐姐于健莉与丈夫王东吉、公公王克民、婆婆王凤芝在吉林蛟河家中被绑架,又带回长春的家中非法抄家。于健莉刚结婚两个月,姐夫一家本份、淳朴。

于健萍的父亲姚德义与婆婆王桂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其余家人全部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至今已两个多月。

下面是孟祥岐一家九人被绑架经过:

八月十五日早七点四十分,就听外面说:门开啦!“哗”一下冲进来一帮人,都穿便衣,两个男的冲进姚德义卧室,喊:“不许动!”他们把姚德义反铐着手铐带到客厅。同一时间,另有两个男的也立刻冲进孟祥岐的卧室,对孟祥岐说:梨树公安局的!你是不是孟祥岐?

紧跟着又跑进来几个人,上来不容分说就拽孟祥岐,于健萍拉着孟祥岐,哭喊着“老公”,被一男的反按在床上。于健萍一直哭着说:“我家孩子才三个月、我家孩子才三个月。”他说:知道、知道。又把于健萍带到客厅,这时,姚德义和孟祥岐都被反铐着手铐,靠柜坐在地上,付贵华抱着三个月大的孩子靠墙坐在对面地上,让于健萍坐在付贵华旁边。有四个人拿着录像仪分别对着他们四个,有看着不让动的,还有几个人拿着录像仪录别处。

屋内有二十几人,而且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大都是男的,只有两三个女的。他们开始四处翻东西,最先把屋内的手机、钥匙都翻出来,逼问都是谁的,拿着家里的钥匙、电梯卡进进出出(住十楼)。他们逼问手机密码,并且一直逼问之前的住所,一个女便衣打开孟祥岐手机,翻查手机支付宝水电缴费记录,问是谁住的房子,然后她打开一条微信语音:“孩儿呀,你妈咋地了?邻居看到你妈早上被四、五个男的套黑头套抓走了。”原来孟祥岐的母亲王桂珍一大早刚出门就被绑架到没有车牌的私家车上劫持走了。

他们把大法书籍翻出来平铺摆在地上,照相、记书名,有一张纸好象上面打印的都是单个字,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记,另一个拿摄像的男的说:“那叫改字表。”又翻出来一个坏了的打印机,把它搬到客厅,逼孟祥岐手指着打印机录像。孟祥岐说这是坏的,他们凶横地说:是不是你家翻出来的吧?!把孟祥岐的护照翻出来,又开始人身攻击,说他还能有护照!咋办下来的!要跑美国去……又有人翻出来好多空白纸张,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记录,有人说“一张一张的查”,于健萍说这是素描纸,画画用的。他们把柜子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扔的到处都是,把床板也掀开了。屋内一片狼藉,好多人抽烟,烟头扔的到处都是,门口、电梯内也有大量烟头。

他们逼孟祥岐签字,遭到拒绝,最后他们叫来一个社区(应该是梨树县康平社区)的男的来签的字,那个人一直在厨房靠窗户那站着,一声不敢吱,签完字赶紧又回去了。期间孩子饿了,要喝奶粉,他们不让动,让一个女便衣给冲的奶粉。还说,以后几天都要给孩子冲奶粉了。孟祥岐多次要求把手铐松一点,有一个男的,站在地中间,身材高大,五、六十岁,别人叫他领导,上去把孟祥岐手铐又捏紧了。他们翻出四千多元现金,于健萍说钱不能拿走,得给孩子买奶粉呢。那个领导说:“不拿。”他们翻出一皮兜成卷硬币,也说不拿了。

屋内还有一个男的,中等个头,皮肤黑,四十岁左右,一直表现的很积极,可能是个小头头,上前凶横地喝令孟祥岐站起来,又使劲往柜上推孟,叫喊:“贴紧了!”又压着孟坐地上,使劲推他。也是这个人,刚开始的时候,就对孟祥岐进行人身攻击,骂孟祥岐:“你啥不知道啊!你又不是一次两次了!16岁就劳教!”旁边有人搭话说:“他爸孟凡军教的”……也是这个人,逼问住处、钥匙、手机等,最后带孟祥岐走的时候,(大概中午十二点多)恐吓孟祥岐说:“等会上车看你说不说!好好收拾你!”在门口,孟祥岐要穿一双红色的旅游鞋,于健萍让孟穿布鞋,说旅游鞋带鞋带。结果那个人特别凶横地喝令孟不许穿布鞋,也不许穿那双红色的旅游鞋,逼他穿另一双旅游鞋,并逼孟把鞋带拽出来,然后用黑色T恤把孟的头套上带走的。

绑架走孟祥岐后,有一个人拿出一张纸,问姚德义,说要带到梨树公安局进行问讯,问签不签字,回答不签,又说:“可以采取强制手段带走。”他又同样话分别问了一遍付贵华和于健萍,都说不签。他也说:“可以采取强制手段带走。”他接着带走了姚德义。带姚德义走时,姚要穿自己的鞋,他又逼姚穿拖鞋,结果姚穿拖鞋走的。临走,他还骂孟祥岐……这时大部份人都走了,剩下八九个人了。

付贵华从早上八、九点钟,身体出现不适,非常虚弱,他们又把付贵华带到卧室,于健萍留在客厅,对于健萍做笔录,问家庭成员个人信息等,有一张纸,上边写着问题,按那上边一条一条问的,什么时候炼的、怎么炼、有学法小组还是在家学等等。于健萍除了个人信息,都说拒绝回答,拒绝签字。期间,有人和梨树县康平派出所刘忠平联系,说没找到住哪,孟祥岐没说实话。后来他们在手机里互相联系,那边把地址查出来了。

他们问于健萍和付贵华两个人留谁,打电话说是留于健萍。刘忠平说车坏了,拿去修去了,坐不下。他要开孟祥岐的车,但车是手动挡,旁边一个小年轻便衣不会开。走之前,刘忠平看着地上的一皮兜硬币,问于健萍钱哪来的,于健萍说银行换的呗。他说:“哪个银行,在哪换的?”于健萍说自己不知道,是公公以前做买卖剩下的。他污蔑地说:“他会做啥买卖,这是用来发的。拿走。”便让那个女便衣抬走,结果太沉了,她没抬起来。然后换人抬走了。

他们把身体极度虚弱的付贵华也劫持走了。家中只剩于健萍和三个月大吃奶粉的婴儿。家中只给留两、三百元现金。家里大量财物被抢走,包括:两台台式电脑,两个笔记本电脑,一台坏了的打印机,多本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及照片,空白纸张,所有人的身份证、银行卡,四千多元现金,路由器,播放器,手机,电瓶充电器,行驶证、驾驶证,硬盘,优盘,视频机,影碟机,EVD等私人物品。

同一天上午,孟祥岐的父亲孟凡军在打工的饭店被梨树县国保教导员张喜昆带人绑架,他们到饭店,先点的吃的,吃完对孟凡军实施绑架。孟凡军的个人财物也被抢走。

八月十五日早晨四点,四平市公安国保同梨树市国保,来到蛟河市松江镇沿江村,绑架了王克民、王凤芝夫妇,及回家看望父母王东吉和于健莉夫妻俩。警察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早八点多离开。当日王东吉所在长春市朝阳区地矿宿舍的家也被非法抄家。

所有人都是被劫持到没有牌照的私家车,绑架到梨树县公安局地下室非法审问,其中,姚德义虽然不修炼,兜里也有烟和药,但他们就说你家都炼,你两个亲家也炼,你不炼?!在你家翻出东西了,就拘留你!

到晚上十点左右,所有人被劫持到四平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在八月二十二日、二十六日、二十七日相继被非法转到四平市看守所继续关押至今。姚德义与王桂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释放,被四平市拘留所每人勒索了五百五十元的所谓伙食费。

八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多,有人来于健萍家敲门。问是谁?一个女的说是孟祥岐的帮教老师。于健萍说不认识,不能给开。又有男的说是梨树公安局的,于健萍说就自己和孩子在家,不敢开门。过了一会,他们自己拿着钥匙开门进来了。

进来三男一女,女的自称叫刘晓光,老家也是梨树的,是“帮教”。一人穿的衣服上印有梨树公安局字样,另外两个男的是梨树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自称是孟祥岐的办案人,都三十多岁的样子,其中一人(中等个头,微胖)拿出警察证给于健萍看,并拿出录像仪一直对着于健萍。拿出两千元现金,说是领导让给送来的,后来他又打电话让买的面包牛奶饼干,刘晓光也拿出了二百多元,让于健萍配合他们,转化孟祥岐,让孟祥岐出卖同修,还说在明慧网上查到孟祥岐的严正声明。于健萍没同意。他们就说于健萍态度不好,后来威胁说等孩子长大了,也可以把于健萍抓起来,把孩子送福利院,因为在于健萍家翻出东西了。现在不能抓,是因为哺乳期,法律不允许。他还拿出手机让于健萍看了几张照片,男女都有,大都是被他们绑架时照的,让于健萍指认,于健萍说不认识,又问了于健萍几件事,拿出一个本,上面都是他们监控电话记录的内容。最后又要给于健萍做笔录,问叫什么名等,于健萍一直说“我不想做笔录”,没有配合。

他们一直不走,因为他们一起的还有几个人没来,好象去姚德义上班的地方了,并去了姚德义宿舍翻了一遍,没翻出什么。又去了南湖大路派出所补了所谓的“手续”,完事之后来了。一共又来了三个人,都是梨树国保的,有一个男的,刘晓光叫他李书记,还有一个好象是教导员,又是让于健萍配合他们。期间,于健萍多次索要被劫的自己家钥匙和钱、身份证等,他们都不还。他们一直让于健萍签字,再把两千元钱留下,于健萍一直没同意签字,最后他们把钱、吃的摆在于健萍前边,照了好几张相片,走了。临走前拿出一张监视居住的纸,告诉于健萍被监视居住了,问签不签字,于健萍说不签,并问为什么对自己监视居住,回答说在你家翻出东西了。又给于看了内容,把纸拿走了。

后来,于健萍多次向梨树县国保大队,包括大队长、教导员等索要家中被劫走的现金,一直不给,他们说案子没结,不能给;要公公孟凡军的工资卡,他们说不能给于健萍,不是她的;要自己的身份证,也一直不给,说监视居住期间不能给;要自己家车的行驶证,说行驶证名字是孟凡军的,不能给。但后来国保大队长王明山主动联系,返还了三千九百元现金、两张银行卡、于健萍和姚德义的手机,教导员张喜昆出来还的,并把还的物品、现金摆在桌子上给于健萍照相,让于健萍写的收条。

据悉,四平市公安局、梨树县公安分局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出动约几百警察,包括国保大队、巡警、交警、梨树辖区内派出所等,绑架了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梨树县国保大队长王明山、教导员张喜昆具体策划、实施,手段是长期电话、网络监控及跟踪。四平市公安局长亲自参与,带四平市公安局及梨树县公安局共同实施绑架,并当作是“政治任务”、“论功行赏”,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被“记分奖励”,绑架法轮功学员记十分,而抓捕其他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记一分,以此鼓动不明真相的警察无知中作恶,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