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我的二表哥
我的二表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表哥是我姨的二儿子。妈妈只有姐妹两人,爸爸差不多没什么亲戚,所以我姨家应该是我们家唯一的亲戚了。

在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妈妈和妹妹流离失所的时候,二表哥接纳了她们,安排她们在同一个城市居住,并且象照顾自己妈妈、妹妹一样的照顾她俩,二表嫂和他们的儿子也是这样。这是因为二表哥全家都听过妈妈给他们讲的真相,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由衷的认同大法。

这一帮助就将近二十年。期间经历了许多事情,包括后来,我在遥远的南方被迫害,二表哥都陪着妈妈往返于东北和南方之间,包括面对恶人对我的迫害,他都当面大声抗议,毫无惧色。

一、妹妹被非法劳教,妈妈得照顾

我和妈妈还有妹妹都修大法。“七·二零”后,先是妹妹被非法劳教两年,七十多岁的妈妈既要经常去劳教所看妹妹,又要独自一人面对艰难的生活,二表哥就每周给妈妈打电话,每到刮风下雨、下雪,天气恶劣,就细心叮嘱妈妈注意安全。并且每月从外地乘火车去看我妈,解决几乎所有生活上的难题,这一晃就是二十年,坚持到现在。虽然现在妹妹和妈妈住在一起了,但表哥仍然坚持每月至少来看我妈一次。

二表哥非常细心,在妹妹第二次被非法抓捕迫害直到判刑期间,妈妈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还要艰难的营救妹妹、反迫害。我在南方工作,只能每年去看妈妈一次。二表哥则经常去照顾妈妈,解决生活问题。怕妈妈年纪大了记忆不好,生活细节上出差错,特意打印了许多提醒的大字,如门上贴着“出门别忘记带钥匙”等等。

这样的事情坚持一年两年已经不易了,坚持二十来年就太难能可贵了。妹妹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后,共开庭四次,每次妹妹被非法开庭时,二表哥都是全家从外地赶来参加旁听,正气十足。

二、陪妈妈到南方营救我

后来,我在南方被恶人非法抓捕,八十五岁的妈妈一个人从东北去南方营救太艰难,二表哥陪着妈妈多次往返于东北和南方之间。开庭时看到恶人给我戴了脚镣,他愤怒的大声抗议:“我弟犯了什么罪要戴脚镣?!”开庭后,当法官不同意妈妈见我时,二表哥又对法官说:“你说你不让老太太见儿子,要是你们判他三年五年,老人那么大岁数,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见不着最后一面多遗憾哪!”

二表哥不仅是帮助我家,一次他在街上看到一个老年女大法弟子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常人抓住手不撒开,扬言要举报,他机智的把老人的手从那人手里拽出来,救下老人,又马上给老人叫了出租车,对司机说:“快把老太太拉走,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并给了司机十元钱。老太太的女婿后来多方打听到二表哥家的住址,带着礼物登门道谢,被二表哥婉言谢绝。

妹妹第二次被绑架后,二表哥又在街上遇到那位老年大法弟子,还特意请老人帮助发正念:“我妹妹被绑架了,快帮我妹妹发正念!”二表哥在单位也经常给同事讲真相,劝人三退。

好人有好报

妈妈经常对我和妹妹说,不知道和二表哥一家是什么缘份,他和他们全家人都太善良了。当然他们一家因为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也得到了大福报。二表哥本来是几个兄弟姐妹中身体最弱的,现在却变成身体最好的,虽然六十多岁了,还跟年轻人一样每天从早忙到晚。

二表哥的儿子技校毕业,那所学校的毕业生从来就没分配过工作,可到他儿子毕业时,那一届毕业生都被当地一家大型国企招收去,成为正式员工。之前没有过,之后也再没有了。

原来二表哥家的居住条件特别差,住在一座几乎和危房一样的旧楼里。就在前几年,表哥意外买到了一户超低价的宽敞明亮的新楼房。

二表哥的儿媳妇是个大学生,善良贤惠,对老人非常孝顺。亲家就是看中他们家人的善良正派才同意与他家结亲的。如今老俩口每天哄着小孙子,安享天伦之乐。

就在前几天,我去东北看望母亲,二表哥因为担心路上不安全,一再叮嘱母亲,我一到家马上给他打电话。我是凌晨三点到家的,二表哥就一直等着,直到接到妈妈的电话才放心。

这就是我的二表哥,虽未得法修炼,却令我肃然起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