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回忆黑龙江女监对杨立华等法轮功学员的摧残
回忆黑龙江女监对杨立华等法轮功学员的摧残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闻听法轮功学员杨立华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让我既震惊又难过,她的音容笑貌不断在我的眼前浮现,她因坚持信仰不配合邪恶所谓的“转化”,拒写“四书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羞辱、刁难、谩骂、毒打,酷刑折磨,经历了同龄人少有的苦难。她的真诚、善良、宽仁、对正义坚守和面对苦难无所畏惧的精神,始终没有唤醒迫害她的狱警和“包夹”(监狱利用监控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罪犯),她象一颗闪烁的流星在这片黑土地的上空快速划过。在她的生命史册中,记载着她对真理追求的足迹,也记下了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罪恶。

下面是我回忆起曾看到杨立华被迫害的部份经历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滥用职权虐待法轮功学员的点滴内幕。


杨立华

杨立华:黑龙江省黑河市,孙吴县人,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七组(原十一监区现在更改为的八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监区)。八监区共分十九个组,一个监室是一组,组长也是帮教,就是专门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有诈骗罪犯,杀人犯。从二零一九年初陆续都换成贩毒罪犯当帮教了。每个监室里的刑事犯人轮流值日,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俗称为“包夹”。八监区的辖区范围内有两条通道,每个通道设一名犯人作为管理者,称为“道长”,都是选心狠手辣的罪犯担任。


酷刑演示:踢打

监狱规定:每天早晚两次点名,说“到”时,身体还要下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多,点名时因杨立华不配合,被杀人犯范秀梅殴打。范秀梅是道长兼六组组长,她管理的范围是一至八组(她是大庆市人,和情夫一起杀死丈夫并碎尸被判无期徒刑入狱)。杨立华被打时高喊:“法轮大法好!”别的监室的犯人和值班狱警都能听到,但是没有人管,杨立华被打后,范秀梅又强迫她码坐小凳迫害,一宿没让她睡觉,由监室刑事犯人看管她,两个小时一换岗,直到天亮,杨立华一夜没有合眼休息。当日值班狱警是副大队长牟宁。

三月二十七日,狱警唆使道长范秀梅让八组的在押人员去别的监室,将杨立华单独关在八组监室迫害,杨立华又被码坐一天。相继二十四小时没让杨立华睡觉,致使她心力交瘁,几经晕厥。杀人犯范秀梅软硬兼施,让杨立华“认错”、写“四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 ),被杨立华拒绝。

在这次被迫害之前,杨立华曾多次被七组组长王书和“包夹”群殴过。打杨立华时,把她弄到墙角,让刑事犯人排成人墙挡着,避开监控,然后动手掐、拧、扇耳光、踢、踹,有时几个人一起动手打她。由于杨立华对自己的信仰非常坚定,不向邪恶妥协,监狱怕杨立华的坚定信念能影响其他法轮功学员,就故意将杨立华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隔离,杨立华所在的监室没有其他法轮功学员,以此孤立她,肆无忌惮的迫害她。

杨立华为自己被挨打虐待的事,去找监区负责管理法轮功的副队长杨××投诉,后来组长王书和“包夹”怕自己打人违纪的事让上层知道对自己不利,就暂时伪善的对杨立华好几天。

杨立华所在监室的组长王书是因贩毒入狱的,大学学历,搞同性恋,监区领导、警察没有不知道的,监狱非但不教育她改邪归正,还利用她的凶、狠、霸、毒、匪,摧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狱警能与政绩、奖金挂钩;所谓的帮教能得到奖励分数,以此减刑早日回家。为此,很多犯人争抢当“帮教”去“转化”法轮功学员,一旦当上“帮教”,这些罪犯就象魔鬼附体一样变的更加凶狠残暴。在监狱,狱警就是利用这些真正的罪犯毫无底线的残害法轮功学员。

据了解,在监狱的“攻坚”监区,原来的九监区和十一监区,现在十一监区更改为八监区,还专门成立了所谓的“防暴大队”,就是将一些心狠手辣的罪犯形成一个小团体,殴打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副队长牟宁,是原八监区(生活监区、伙食监区)狱警,人很恶,刚来八监区时就表演出这样一幕。一天中午要吃饭了,监室的人把餐具拿出来正准备吃饭时,外面喊要点名,因做奴工的犯人刚回来,八组靠门口的一个人动作稍慢了点,就被牟宁把凳子踢翻了,餐具撒落到地上,整个监室的人被罚站五个小时,中午都没让吃饭。被踢掉餐具的犯人吓的犯了心脏病,不然就被送小号去了。

杨丽斌,原来是监狱“610”办公室主任,二零一八年被调换到八监任教导员,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所在的“攻坚”监区是狱中之狱,二十四小时被监管,连晚上睡觉时都是被重点监管控制的对象,其他犯人都可以到别的监室走动、聊天,唯独法轮功学员不行,连上厕所都得排号。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厕所方便,其他法轮功学员就不能去,尽管厕所蹲位闲着没有其他人使用,也得等着,就是不让法轮功学员互相打招呼,不能见面,连对视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去厕所时还有“包夹”贴身跟着,任何一个刑事犯人都可以“包夹”法轮功学员,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能随便说话。杨立华一直坚持反迫害,所以处境非常艰难。

从二零一九年四月对刑事犯也有不让随便走动的要求,但是相对来讲要比法轮功学员宽松多了。

狱政科的管理条例中规定:“犯人不能代替行使警察的职能权力。”但在黑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根本就不按此规章行事,犯人可以随意殴打法轮功学员,不受任何处罚,想想谁给犯人这样的权力?谁在纵容这样行恶?大家都心知肚明。刑事犯之间吵闹、骂架,说成是在管法轮功都会安然无恙,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法轮功学员如果没有家人关照、去监狱会见、存钱,就会受到帮教的嘲讽、歧视和指责。说什么:你看,你家人都不管你了吧。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目的,处处设立障碍、出难题,肉体上迫害你,精神上折磨你,它们的目的就是让法轮功学员妥协、放弃修炼。

因为生活必需品卫生纸、透明皂、牙膏等物品需要钱去买,特别是拒绝“转化”而且坚持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如没有家人来存钱,处境就非常艰难。“包夹”不但控制法轮功学员不让跟其他人说话,还阻止别人送生活用品给法轮功学员。有的帮教说过,杨立华离婚了,家人也不管她了。“包夹”就千方百计的阻止其他法轮功学员送给杨立华生活用品。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也不让串换东西使用,刑事犯人就可以,还能把东西送给其它监室的人。监区组长为了讨好包组警察或监区领导,积极主动去做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在背地里虐待、歧视、严管迫害法轮功学员,找个借口就可以严码、坐小凳,五、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被二、三十岁的“帮教”打骂是常事。每个监室都有监控,二十四小时开启,对帮教们这些违法行为,狱警看到了也是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实际上是在纵容这些恶人迫害好人。如果有家人常去会见的,恶人还能有所收敛,因她们违法行恶也怕曝光,怕家人控告监狱,如果没有家人管的法轮功学员处境就可想而知了。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一座人间地狱,是抑善扬恶的场所。狱警和罪犯恶人被中共洗脑后的扭曲变态心理,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相互勾结残害自己的同胞,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的迫害,已人性全无。杨立华被迫害致死,无论是监狱长、狱警、道长、组长、包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有参与的行恶者,终有一天会受到法律的追诉,更逃不出天理的严惩。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
邮编:150069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邪党党委书记、监狱长:杨明昕'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邪党党委书记、监狱长:杨明昕

监狱长:杨明昕:电话:13946151888
八监区长(大队长):玉某,
副监区长(副队长):杨某,
教导员:杨丽彬(原监狱610主任)警号2320317 手机13946059058
副队长:牟宁:18103678693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信息还请知情者补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