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魏起山在迫害中去世 妻子被非法判刑不得见(图)
魏起山在迫害中去世 妻子被非法判刑不得见(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与妻子被绑架构陷一年多,遭非法判刑七年,妻子于淑荣被非法判刑四年,正在上诉。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魏起山在秦皇岛看守所在迫害中去世。九月份,律师见到魏起山还说身体特别好,让家人不要惦记。

'魏起山'
魏起山
据称,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四十多分,魏起山在看守所起床洗漱,洗毛巾,八点突然向后仰摔倒,后脑直接摔在水泥地上,没有起来,同监舍犯人通知警察、而后叫来医护人员给魏起山做人工呼吸,没有反应。据警察讲当时叫120医院没车,他们就把魏起山放在看守所的车上,半路医院救护车赶到,又把魏起山放在救护车上,等到第一医院人可能人早就已经死亡了。

魏起山的儿子是晚上九点二十左右接到看守所电话通知让去秦皇岛市第一医院,说他父亲病危,十分钟后又打电话说人已经去世了。因他儿子在外地,来不及回家,就给他姨姨打电话,叫她快去医院。等他姨九点半赶到医院看到魏起山、并没有在急诊室的病房,还在120的车里放的那种床上放着。但是听看守所的赵警察说医院的大夫给检查过,但具体也没说确诊是什么病因摔倒的。

家属看到魏起山的遗体,眼睛是半睁着的、脸色不象刚刚去世的样子。魏起山的右胳膊耷拉着,家属想把胳膊袖子挽上,看看胳膊是否受伤,因为整个衣服袖子上是湿的,衣袖根本就挽不上去,只好把袖子挽到一半,看到魏起山整个右胳膊到手都是紫色的。

十点多钟,来了十几个警察抬着装遗体的尸棺,把魏起山送到殡仪馆(这样的事本来应该是由殡仪馆的专职人员或者医护人员来做),家属不让送。

第二天,魏起山的两个儿子回来后找秦皇岛看守所,希望能把他们的母亲释放回家,主持他爸爸的葬礼,可是看守所说不行,让他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说案件已经不归他们管,他们又找秦皇岛中级法院,他们那里接管魏起山、于淑荣的案子的法官张霜剑,根本就不见家人。

无奈之下,家属又找了律师想看看于淑荣是否已经接到魏起山去世的通知,结果被看守所告知不让看,还说中级法院已经结案,问他们什么时候结的案,连律师也不告诉。公检法看守所互相推诿。还说只能到监狱才能让家属见到于淑荣。而且还告知魏起山死亡已经报到河北省,具体哪个部门也不知道。

前几天去中级法院,专管此案的法官还说家属投诉了给三个月的时间,让家属准备复议的材料,可是为什么这么快就给结了案,法官还一次一次不见家属,不接送去的复议材料。

家属后来不相信他们的互相推诿,又去了中级法院,这次主审法官张霜剑接了电话,经过一番讲道理,他说把送去的复议材料给他,结果还是不见家属,让他的书记员下楼接了资料,书记员还说他只能接资料,其它的他管不了。

估计政法委610在幕后操纵。秦皇岛政法委610人员闫五一、杨春光、李春、张经华、黄汝新、王秀成(秦皇岛原司法局局长)吕平、王宪增、赵然、山海关许多国安国保等等一直是在台前幕后,操纵指使着秦皇岛四区三县公安系统的国安、国保在做着见不得人的坏事,致使秦皇岛四区三县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安宁之日。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突然传出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具体哪天被迫害死的还不知。有消息说,在某天上午六点多钟,马桂兰说自己身体有点不得劲儿(就是不舒服),上午八点多被抬出监舍,送至秦皇岛公安医院不久离世。据内部消息,河北省来的人(具体什么部门什么人不清楚),把马桂兰的肚子剖开,内脏取走,说是化验。再后来的消息就不得而知。据悉,当时不到一个月期间内,还有其他二位被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的人离奇死亡。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秦皇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有近40人被非法关押(冤判),其中六人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在非法(超期)关押中,法轮功学员身心遭受极大的摧残,平日里被虐待严管,夜间罚站值班还被强迫做奴工剥削。北港镇法轮功学员徐秀娟,遭绑架后,身心遭受高压摧残,一段时间处于危险状态:高血压、贫血、心衰,血压最高达到240。亲朋好友一直在找看守所和法院交涉说理。但是他们互相推诿,不作为,拿人的生命当儿戏。

关于魏起山与妻子于淑荣遭受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被迫害致死》《魏起山夫妇被开庭 辩护人证明警察违法、公诉人滥诉》《不敢打黑恶势力 秦皇岛警察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