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长春市九台区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累累罪行
长春市九台区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累累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至今已达二十年之久。长春市九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各派出所作为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的血腥、残酷迫害的直接打手,对九台区法轮功信仰者进行绑架、抄家,暴力殴打、酷刑折磨,甚至无理开除、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并伙同九台区检察院法院非法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判刑,使法轮功修炼者身心遭受残酷迫害,甚至家破人亡。下面仅取几例揭露其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一、史文卓遭九年冤狱,出狱不到一年又被非法判四年

2002年11月27日下午三点,九台市公安局政保科的一个姓陈的副科长和董平、李大海等六、七个人闯入民宅,将史文卓绑架到公安局,九台市公安局原政保科的科长曲春森,长春市公安局一处魏处等三人将史文卓固定在椅子上,头套上塑料袋,并且把他的手铐到铁椅子上,胸前有三根铁棒,用绳子挂在两手中间,也就是扣子前后绕绳,椅子两边一边站一个人绕绳,就和五马分尸的形状没有什么区别,一边绕绳子,一边打脑袋,人一会就窒息了,然后再把塑料袋放开,就这样来回重复地折磨,肚子被杠子压得就像肠子都要出来了,前后大回环的绕绳,等到绕到头,两边的人就使劲的拽绳子。魏处长和曲春森还说:“弄死你,就是心脏病突发,你身上没伤,胳膊的肿能消,你要是死了,你家什么办法都没有。”政保科姓陈的,王浩宏等五、六个人还在旁边加油喊号(当时参与迫害的有董平、孙凤尧、王浩宏)。

从下午三点到后半夜一点,史文卓被折磨了近十个小时。九台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刘国顺进去对史文卓说:“好好交待,何必受这个罪!” 第二天史文卓的脑袋像木头一样,精神已经到达崩溃的边缘,后关押在看守所里二十多天,手和胳膊都无知觉。两个多月,手才逐渐恢复感觉。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九台法院秘密非法开庭,当时被非法开庭的法轮功学员不止史文卓一个,九台法院庭长苏雷指使法警用电棍挨个电他们,而且不让他们说辩护词,只要说话就不行,还指使法警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勒脖子,只要一说话就勒紧绳子。没有人权、不讲法律,九台法院冤判史文卓九年。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史文卓再次被九台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董平绑架,他被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强行坐铁椅子,随后又被非法抄家。文卓聘请了一位北京律师,竟被九台市法院刑事庭长王德文、审判长曲燕无理拒绝,九台市法院刑事庭庭长王德文威胁史文卓的妻子说:“如果再收到真相信就让你与史文卓一样”。 史文卓又被枉判四年,(办案人:孙凤尧,李大海)随后被吉林监狱关押。

在吉林监狱,史文卓遭受了种种残酷酷刑,被残忍迫害。这里暂不叙述,详见明慧网2017年8月2日文章《十三年冤狱 长春市史文卓遭种种残忍迫害》。其父母承受极大打击先后去世,未能见母最后一面。

二、遭受酷刑迫害致残

二零零一年九月,法轮功学员苏红、曲荣英被绑架到九台公安局政保科,当时的科长是曲春森,曲荣英被王浩宏,曲春森等恶警疯狂殴打,打得脸肿大变形,还要准备上绳酷刑。当时曲荣英被打的昏厥过去,等她醒来时为避免他们禽兽般的折磨,被迫从公安局楼上跳逃,结果伤成腰椎高位截瘫,腿骨多发性骨折,至今不能行走。

苏红被带上黑头套送往长春一秘密处被铐在铁椅子(又称老虎凳)上一宿,那里正是实施酷刑的地方,不时的传出凄惨的声音,正要对苏红施以酷刑时,曲荣英被摔伤的消息才终止了对苏红的酷刑迫害。苏红曾为法轮功鸣冤上访,于2000年5月23日被非法劳教迫害,审判长苏雷以此给苏红加刑一年,非法判她5年。苏红在长春女子监狱期间也是几经酷刑九死一生。

三、对未成年人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 十五日下午,九台区营城派出所所长刘树生带十多个警察和社区人,到孙肖雨家把大门踹坏,又来抓他妈妈,他上前制止,上来三个警察残忍的毒打他(当时15岁),家里来的客 人(二十多岁的姐姐)也被打的鲜血直流,古稀之年的姥爷也被警察推倒在地上,接着强行把他的妈妈带走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多,三十多警察闯进孙肖雨的家,把每一个角落都翻遍了,警察给十六岁的孙肖雨戴上手铐,押上警车,绑架到营城派出所,警察让他跪在地上,打他嘴巴子,有一个叫李玉忠(音)的警察,还用钥匙用力抽他的头,然后开始追问家里的书是哪里来的,边问边打骂。

七点多,孙肖雨又被带上警车送往营城分局,这次给他头上套上了黑色塑料袋,喘不上气来,他说难受、想吐,警察不理会。派出所和分局路很近,到了分局这次把他的手和脚分别用四个手铐铐在上下铺的铁管子上,成“大”字形,警察继续打他嘴巴子,逼问家里大法书的来源还有真相资料的来源。在这期间因为停电,整个楼全黑, 好几个警察用那种强光电筒烤着他的脸和眼睛,他感到头昏目眩。还有人给他买了一些吃的,可是一直到第二天八点他一口东西也没吃到。晚上十点多,警察说让他睡觉,他以为自己躺下休息,但却是让他坐在椅子上,姿势就是坐着,两只手被手铐吊着,脚被手铐铐在椅子上,躺也躺不下,坐也坐不直,就这样过了一晚。脚被手铐铐着不着地,吃不上力。


酷刑演示:塑料袋窒息
第二天的早上八点,孙肖雨被警察继续头戴塑料袋,押往九台拘留所。天很热,他们居然把塑料袋套在他脖子上后,打了个结,使他更是喘不过气来,几乎要吐在塑料袋里了。后来下车的时候都已经吐黄水了,人抖作一团,站立行走都吃力,说话也发抖,警察让缓了一会,便开始对他刑讯逼供,暴力取证,警察把他的两手交叉(夹) 在背后铐着;一只手是从腰到背,另一只手是从脖子到背,把两手用铐子铐上,按住后背,反方向拉手铐,当时感觉手臂都快断了,这样的被折磨下,不得不说,书都是妈妈买的,条幅是自己和妈妈贴的,一直说到他们“满意”时,停止了对他手臂的压拉与酷刑。

二十四日星期四下午,孙肖雨被送到九台看守所,关进小号,强行让他背监规、坐板凳。在这期间不让他大姨探视他,因为没有家里给的生活用品,在看守所的条件特别差,他身上大约长满了疥疮,苦不堪言,至今身上还有疤痕。五月二十四日到八月二十三日,九十天,就一直被关押。八月二十三日,十六岁的孙肖雨却被劫持到九台区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

四、被迫害致家破人亡的张秀华

二零零三年一月六日,张秀华被九台营城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一帮警察绑架,进行刑讯逼供,张秀华被摁在一个大铁椅子上,双臂反铐在后面,双腿束缚,然后又将反铐的双臂一次一次的往高抬,直到抬过头,那种滋味无法用语言形容,事后胳膊都抬不起来,连头都不能梳了。之后被非法关押到九台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七日,九台法院将对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宣判,警察将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脖子套绳子在后面拽着,在法庭上法轮功学员谁要辩护,警察就用力拉绳子。张秀华被非法判五年。丈夫是采煤工,工作很辛苦,每天还要为她担心受怕,自从张秀华被关进监狱,他着急上火,突然病倒遗憾离世。张秀华丈夫去世的噩耗使她的父亲承受不了打击和伤感,随后去世。她在监狱期间一起失去了二位她最亲的亲人,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五、王秀芬在九台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001年12月21日,九台市左家的王秀芬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九台市土们岭镇南苇村姜姓村党支部书记及两贪财村民绑架,后关押到九台市看守所,九台市看守所狱医李金良及5,6个彪形大汉对戴手铐脚镣的王秀芬拳打脚踢,李金良穿着皮鞋的脚踩王秀芬的头,对王秀芬进行野蛮灌食插管,插管不成功就把王秀芬绑到九台市中医院,从护士到护士长,挨个插管都插不进去,出了不少血,他们无视生命,又将王秀芬转院到九台市人民医院插管迫害,生命几近窒息,送回看守所的王秀芬被迫害的脸部肿胀,衣服上血迹斑斑。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王秀芬每天都被手铐脚镣的抬出去,重复着这种迫害,插不进去管,恶警不放弃迫害就每天穿梭于中医院,人民医院,结核医院。王秀芬被折磨的在痛苦的挣扎中,脚被脚镣卡肿,变得紫青。

2001年12月31日王秀芬被九台市人民医院插上鼻饲管,可当她被送回看守所时喘气费劲,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晚上小便失禁。2002年1月1日,被送医院,晚5点多公安局电话通知其家属给王秀芬办理保外就医,家属来到九台市公安局要求见人,却被告知人在医院。当家人来到九台市人民医院时看到的却是奄奄一息的王秀芬,大约十分钟后,王秀芬离开了人世。当时王秀芬下身没有穿任何衣物,左脚脖子肿大,右腿部份青色,后背至臀部、肋部淤紫、呈血黑色,眼眉部有伤,另据知情人说当时嘴、眼部有血,后被擦去。在关押期间,王秀芬不配合邪恶的强制灌食,绝食抗议对她的残酷迫害。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迫害致死。

六、九台市被迫害家破人亡的两家人

(一)

九台市法轮功学员王玉兰幸福美满的6口之家,只剩下小女儿和她相依为命。她丈夫薛树义被迫害致死,她本人遭非法拘留2次,刑拘1次,非法判刑3年,公公、婆婆、才21岁的大女儿不堪迫害,先后含冤离世。

2000年3月,王玉兰和丈夫薛树义依法进京上访,给法 轮功讨公道,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劫持到驻京办事处,被九台市公安局非法抓回来,拘留15天回家。大女儿薛晗看见妈妈爸爸都去为大法鸣冤讨回公道,也去了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回来被非法拘留15天回家。

2000 年6月,九台公安局和610邪恶机构的人员到他们家骚扰,让写荒谬无理的所谓“保证”,薛树义不写,就被强行带走,非法拘留后判1年劳教。在饮马河劳教所,薛树义拒不“转化”,受到非人折磨,罚站、奴役、干活。10月份时,母亲由于看见儿子被抓的场面,受惊吓,心脏病加重,十月份病危。在家属担保下,回 家看望母亲一眼,当天就回劳教所了。这一别成了和母亲的永别,年末母亲去世了。

薛树义由于长期被迫害,不能正常吃饭、睡觉,还得每天十几小时的奴役干活,身体出现肺结核症状,在2001年3月,接回家时已不能说话,卧床不起,于2002年3月18日含冤离世。

2003年11月,王玉兰和另几个同修向世人讲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发放传单时,被九台火石岺派出所顾老二和姓姜的警察非法抓捕,抢走兜里几百元钱,后送到九台 市看守所,非法判3年。

王玉兰在非法关押期间,家里剩下80多岁的公公,18岁的大女儿,9岁的小女儿,大女儿照顾爷爷和妹妹。就这样饱受迫害之苦的一家人,却又遭到派出所的人邪恶流氓式的到家恐吓孩子,恶警被正义的邻居给骂走了。

大女儿由于劳累、惊吓,妈妈又不在身边,得了肺结核,胸膜炎,无人照顾。2006年大女儿病重,家属到长春女子监狱要求让孩子见上母亲一面,监狱毫无人性的拒绝了。大女儿于2006年6月含冤离世!

王玉兰于2006年7月14日出狱回家。到家一看十分凄凉,大女儿不在了,剩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14岁的小女儿一边上学一边看护老爷爷。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中共恶党邪恶的迫害成这个样子。失去老伴儿、儿子、孙女儿的痛苦,八十多岁的老爷爷无法承受,不长时间也含恨离世了。

(二)

九台市城子街镇法轮功学员黎建英也被迫害致家破人亡,丈夫孙世文被劳教迫害致死;她本人遭受到了非法拘留2次、刑拘2次、劳教1次、非法判刑4年、跟踪骚扰数次;三个孩子一度无人照顾,被迫辍学,9岁的小女儿寄养在一个法轮功学员家里。

2000年12月,黎建英和丈夫孙世文一同去了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他们俩都受到了恶人的谩骂和殴打,送回到九台市拘留所非法拘留、非法劳教一年。孙世文被送到了饮马河劳教所遭迫害。黎建英被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迫害。

年仅44岁孙世文在饮马河劳教所遭强行洗脑迫害,不“转化”就罚站、殴打,强行奴役,干很重的活、拆房子。孙世文说不能干活,教导员郑海全、王干事就强行让干,让到房 上拆房子,孙世文刚上房上就从房上掉下来,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时不让家属看。2001年11月18日,通知家属要火化,不让黎建英看,只让其妹妹、弟弟看一眼。

2003年11月,黎建英被九台市苇子沟派出所绑架,当时恶警把黎建英双手铐在车栏上、脚离地、腰部还顶着一块砖。这个姿势拉到九台市公安局,当时的路程约有30多里远。610的人又给黎建英上刑迫害,坐老虎凳一天多,20多小时不给吃喝、不让上厕所。后来送到九台看守所迫害。黎建英绝食抗议非法抓捕,向世人讲清迫害真相没有错!是公民的合法权利,要求无罪释放。狱医李金良更残忍,对黎建英拳打脚踢。绝食几天后,黎建英被送到长春公安医院野蛮灌食,十几天后又送回九台看守所,这时她已绝食一个多月了。在抵制邪恶迫害后,她闯出回家。

2004年春天,黎建英和另一个同修在长春被非法抓捕,在长春公安局遭上刑迫害,又遭到几个男警的殴打。后来心脏病很重 被送回到九台看守所。在九台看守所又遭到几个男警的殴打,给黎建英戴最大的只有死刑犯戴的手铐脚镣,手脚靠在一起,头和脚紧挨着,弯着腰坐不下、站不稳、躺不下,承受到了极限,狱医李金良还狠劲踢黎建英的腿,腿都踢坏了。同时还进行野蛮灌食,奶粉里放很多 盐,极渴。当管拔出来时带着血。

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并被非法判刑

2003年11月6日,九台市国保大队曲春森、王浩宏、董平在营矿家中非法将王殿华、张桂云、张秀华、田儒凯抓捕到公安局进行严刑逼供,殴打坐老虎凳背剑、逼供、诱供。当时就将张桂云迫害得心脏病复发倒在地上,那时张桂云并没有提供任何口供、恶警们强行将其嘴里放6个救心丸,并强行在他们的笔录上按上了张桂云的手印,给送到看守所。恶警们还说这回可有奖金了。

2003年11月7日,九台市法院警察和看守所部份警察将羁押在所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反戴上手铐脖上套一个绳子,在法庭上不让说话,说话就拳打脚踢,用力野蛮地在后面勒,法院庭长苏雷下令,拉出去严刑拷打并且用电棍电。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下,非法判朱德祥12年、王殿华7年、韩孝连11年、田儒凯6年、史文卓9年、张秀华5年、回旋11年、张桂云5年、吕雅轩8年、孙连宝11年、韩凤8年、徐亚珍5年。

11月29日国保大队曲春森、王浩宏、董平等数名恶警在营矿将胡亚文、王艳芹、王秀福、高淑兰、王丽、王玉兰、梨建英、王艳、强行抓捕送到公安局严刑逼供:坐老虎凳,拳打脚踢,恶警竟没有人性对65岁的高淑兰拳打脚踢。

九台市法轮功学员高云山屡遭骚扰、绑架、勒索、非法拘留和劳教。迫害造成他失去健康,他现在走路右腿仍然很吃力,走路很慢,右腿只能一点一点的挪,右手不能正常写字。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国保大队长焦龙带了七八个人闯进法轮功学员李杰家,贾成拿着录像机,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录,剩下的恶警就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墙壁柜、大衣柜、三张床底下全被翻的乱七八糟;打印机的墨水溅的到处都是,屋里被翻的一片狼藉;新买的一部滑盖诺基亚手机、三个新买的MP3、一个MP5、两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光盘等大量私人财物,全被他们抢走并录像。恶警王浩洪象土匪一样到处乱拽。

李杰看到家里被糟蹋的这个样子,晕了过去,被子女紧急送到九台市医院抢救。经过抢救后,李杰稍微清醒些,但睁眼很吃力。等李杰清醒些后,看到儿子、女婿在身边,就说:“妈没事,咱们回家吧”。恶警王浩洪死死地盯着不放,不让她们自己打车回家,李杰就在儿子和女婿的搀扶下,光着脚走在泥泞的马路上,天还下着雨,后来孩子把自己的鞋脱下给母亲穿上,三人一边走一边歇息,衣服都被雨淋湿了。恶警王浩洪依旧死盯着不放。等到家门口,有两辆警车在那里等着,李杰说,我要进屋穿件衣服,穿上鞋。可是这帮恶警没有一点人性,硬是把李杰塞进警车,拉到九台市南山派出所。李杰光着脚进了派出所。恶警王浩洪、李洪文质问了李杰很多问题,李杰都没有回答他们。后来恶警孙凤尧来了,他们干坏事心虚都不敢报真名,管姓孙的叫冯队。此时,王浩洪在纸上写“不语”(意思是不让说真名,怕暴露真实身份,上恶人榜)。晚上九点多钟了,李杰被九台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王浩洪、李洪文、孙凤尧送进九台看守所非法关押。

2011年12月13日李杰被非法判3年。

八、九台市其塔木派出所恶行

二零零一年二月,付桂芹半夜正在家里睡觉,其塔木派出所所长朱成礼,副所长苏显辉,还有一名姓伊的男警察和另一个警察,直接闯入屋里,上到付桂芹家里的床上边翻边骂:“江泽民下令,翻到一个大法的纸片,就可以枪毙或给你们劳教。”两个警察强行把付桂芹从被窝里拽出来,把付桂芹的丈夫吓坏了。付桂芹穿着内衣线裤被强行带到派出所,苏显辉抓住付桂芹的右手强行按手印,后付桂芹被非法戴上手铐送到九台拘留所关押半个月。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其塔木派出所骚扰付桂芹多次,有时半夜警察从付桂芹家的大墙跳进来骚扰。

二零一七年八月左右,其塔木派出又到付桂芹家骚扰两次。后当地利用大队工作人员陈显荣(男,五十多岁)早上六点多到付桂芹家里签字说签不炼,以后就不来了。付桂芹拒签并给他们讲真相,正告他不要配合干坏事,陈显荣不听只说“只想挣钱”,并威胁说:“不签字,就抓你”。材料写的是法轮功学员信息,底下是六一零办公室。

二零一七年七月,长春市九台区其塔木派出所宋旭(男三十多岁)与另一名男警察(中等个头脸偏瘦)到其塔木红旗村四社法轮功学员孙秀丽家里,非法抢走大法书籍 一本、《明慧周刊》一本、法像一张;在孙秀丽家里,宋旭强行按住孙秀丽,另一个警察强行照相,后孙秀丽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宋旭仍强行按住孙秀丽又一次非 法照像,还让孙秀丽指着大法师父法像问她炼不炼,孙秀丽正告他们这是犯罪,后孙秀丽被非法送到九台拘留关押十天。

二零一七年七月,其塔木四个警察到李明艳家骚扰并非法照像。八月份派出所派出一名叫陈显荣(男,四十多岁)又到李明艳家骚扰。

二零一七年七月,陈显荣到法轮功学员宋玉华家里骚扰,非法要电话号码。八月,陈显荣到法轮功学员王玉兰家里骚扰。

九台市其塔木镇黎明村法轮功学员白秀双,女,43岁,九九年七二零后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被送到九台市强洗脑班1个月,警察经常到家抓人,白秀双被迫流离失所,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三年年末因病医治无效去世。

二 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晚九时左右,九台法轮功学员孙景和,被四名歹徒持刀劫持,头部、左眼、左腿都被打伤,左眼严重充血肿胀,视力下降。四歹徒看抢劫勒索不成,遂向其塔木派出所恶告孙景和(因看到车里有法轮功真相期刊)。其塔木的警察刘景峰把孙景和劫持到九台市公安局,后送到九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九台区法院非法判处孙景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而对歹徒持刀劫持、暴力殴打、非法搜车等犯罪事实,九台法院却采取无视的态度,让劫匪逍遥法外。

九、九台市公安局庆阳派出所罪行

九台市公安局庆阳派出所警察张东方、吴云举、张泽光、张伟四人于2002年9月17日21时许,闯入九台市庆阳乡大院村4社吕显杰、吕永长、吕桂霞、宋秀芹的民宅。当天晚上9点多钟,一家人都睡着了,警车的灯光晃醒了吕桂霞,听见有撬门声;随后恶徒手持铁锹,破门而入,吕桂霞不知出了什么事,就从窗户跳出,被隐藏在窗户外的恶警打倒在地,几个恶警一齐上来疯狂乱打后拖进警车,押往九台市庆阳派出所,并留下恶警看住吕家其他三口人。

一路上,恶警在车里骑在吕桂霞的身上打手机,联系其他恶警马上绑架吕家其他三人,恶警把吕桂霞锁在暖气管子上,马上返回吕家抓人。吕家其他三人走脱,恶警没有得逞。恶警气急败坏返回派出所,把吕桂霞打得面目皆非,脸变形,耳朵被打聋,至今没有恢复正常听力。2003年全家四口被九台国保绑架,吕永长的儿子吕显杰被当地派出所用铁锹砍成重伤,吕永长被看守所迫害成肝病,保外就医,于2005年8、9月间去世。

十、九台市上河湾镇派出所

九台市上河湾镇派出所所长尹维君、恶警姜永辉、史和君(又名史伟)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2000年2月,尹维君(音)和姜永辉还在九台市六台乡派出所任职,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曹来申(音)写保证书,曹来申在压力下违心写了,后觉得不对,就去派出所声明所写保证作废,姜永辉上来就打曹来申嘴巴子,然后把曹来申送到九台拘留十五天。曹来申回来后,姜永辉多次骚扰曹来申,曹来申无奈,带着一家老小漂泊他乡。

2000年腊月,上河湾镇石羊村法轮功学员尹艳凤,在长途客车上发真相传单,被姜永辉非法抓捕,并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尹维君和姜永辉调到上河湾镇派出所以后,更加重对法轮功学员迫害。2002年四月,姜永辉带人到上河湾镇干沟小学非法抓捕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郭延祥,并将郭延祥送到饮马河劳教所劳教一年。因为郭延祥不放弃修炼,到期后又加期半年。

2002年春天,上河湾镇派出所又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曹国泰,将其送到九台看守所关押,欲判劳教。曹国泰在未炼功以前有肌肉腐烂病,炼功以后病情好转,在九台看守所关押期间,因为不能学法炼功,旧病复发,送劳教,劳教所不收,被放回。

2003年7月26日,上河湾镇法轮功学员在南山开法会,上河湾派出所非法抓捕了姜凤霞、张春莲、王树维、刘桂莲、尹桂兰、冯国芳等六名法轮功学员,送九台看守所拘留,两个星期后,姜凤霞、冯国芳被送黑嘴子劳教一年。

2003年8月,因恶人举报说石羊四队村民孙宪伟在家炼功,上河湾派出所恶警到其家中将孙宪伟非法抓走,并将他用车拉到六台派出所用刑。他们将孙宪伟的胳膊拉成苏秦背剑式,用手铐铐紧,还在手铐与背部之间插一个啤酒瓶子(据说这种酷刑可以让一个硬汉在十几分钟之内手臂残废)。姜永辉首当其冲,对孙宪伟拳脚相加,逼迫他骂师父,不骂就打。后来孙宪伟亲友求人说情,被勒索2000元,才将孙宪伟放回。

2003年8月,恶警史和君带着帮办李四新(音)等,夜间闯进法轮功学员刘新仁、王树维家中,把两人非法抓捕后送到九台洗脑班,强行洗脑,逼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王树维因犯心脏病被放回。
8、2003年9月,恶警再次在夜间闯入刘新仁家,把刘新仁非法抓到派出所,逼迫刘家人交2000元罚款,并威胁说不交就送劳教。家人害怕,只好交出2000元的血汗钱。

2003年7月15日,德惠市杨树镇东化吉村法轮功学员于珍(女,74岁),在九台市上河湾镇黄花村姑娘家附近发放大法真相传单,被恶人举报。上河湾镇派出所恶警姜永辉、史和君(史伟)开车把老人抓到上河湾派出所,随后又到老人家里,把老人的箱子、柜强行撬开,将大法书籍洗劫一空,又强行将老人押往九台拘留所。途中被老人姑娘家的邻居截住要求放人,被上河湾派出所勒索2200元放回。

十一、九台市城子街镇原六台派出所恶行累累

2002年3月14日,六台派出所王永刚、闫丰、徐景成、王景成等人纠集城子街派出所四五个人坐2辆警车,于夜间11点闯入六台村4社法轮功学员田立伟家中。所长王永刚在屋里翻箱倒柜,一无所获后,将田立伟戴上手铐,劫持到派出所。恶警闫丰对田立伟非法逼问,田不予配合,闫丰、徐景成、王景成等人对田拳打脚踢、一阵毒打,然后将田反铐在暖气片上。第二天,他们用车将田立伟拉到九台市公安局,闫丰、徐景成栽赃陷害、无中生有、编造谎言,说田立伟家中有板斧,意欲反抗等;因田立伟拒绝在拘留票上签字,他们对田是大打出手,而后将其非法拘留并报劳教2年。家属只好托人找法制科的王某,花了2000元钱才将人领回。

4月4日,派出所王永刚、韩晓东、闫丰等人去抓捕法轮功学员曹来申、孔凡明,因他们不在家,扑了个空。当得知田立伟已放回,又到田家非法搜查,因翻出几本讲法带,便以抓人相要挟,家属被逼无奈,被勒索2000元钱才算了事。因派出所多次骚扰和抓捕,法轮功学员孔凡明、曹来申无法在家正常生活,各自带着妻儿老小流浪他乡,居无定所,漂泊在外。

4月4日当天,他们又闯入法轮功学员赵文梅家,非法搜查,翻出几本大法书。赵正告恶警:“你们迫害大法做江泽民的帮凶,将来会下地狱的。”恶警徐景成恬不知耻,邪恶地说:“我要跟江泽民一起下地狱,那是我的主子,我还荣幸了。”他们将赵绑架到派出所。其丈夫在九台公安局找人花了3000元钱又被六台派出所敲诈3000元钱,一共被勒索6000元钱的血汗钱,他们才放人。

2001年2月8日,六台乡派出所恶警闫丰等人伙同上河湾派出所驾车到法轮功学员赵显军家,将赵劫持到六台派出所,逼问关于一台复印机的事,并以此为借口将赵非法劳教一年。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曹国太。

2003年9月份,城子街党委副书记带六台派出所所长王永刚、恶警闫丰、徐景成、王景成等人,夜间闯入胡家店孙连超家中,逼迫其妻法轮功学员冯淑云放弃修炼大法。冯淑云早年患有肺结核,多方求治无效,后得大法,炼功2个月,疾病不治而愈;孙连超的老母亲80多岁患水囊肿,炼功后康复。王永刚等人将孙连超夫妻二人绑架到派出所,还说要报劳教。其家属私下找王永刚,被勒索6000元,才算了事。

2003年中国新年前,六台村法轮功学员赵文生被绑架,并被抄走一台收录机,被非法罚款1500元;法轮功学员白文珍因家有大法书被敲诈3000元钱放回;条子沟法轮功学员塔玉福因家有一枚法轮功徽章被勒索4000元;恶警在李忠芹家搜出大法书,非法罚款4000元;六台派出所恶警又手执传单硬说在法轮功学员王明珍家搜到的,又勒索了3000元;碱场村法轮功学员朱慧侠在派出所所长王永刚及恶警软硬兼施下,其丈夫怕被开除公职被迫交了3000元钱,才将妻子领回(其丈夫是六台乡中心校校长);2002年4月,法轮功学员塔玉芬因坚持信仰,被王永刚等人绑架到派出所,后被放回,其丈夫为免受骚扰被迫花钱买了一只羊请他们大吃一通。

仅以上所述,六台派出所就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血汗钱34500元。另外,他们还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肆意骚扰、非法抄家,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照像、收缴身份证等,他们明目张胆,无所不用其极。这正是:过去土匪在深山,今日土匪在公安。

2018年8月17日,九台区苇子沟镇庆阳村法轮功学员勇贤和母亲在诚子街集市讲真相发资料时遭人恶告而被诚子街派出所所长陈杰绑架。

这场持续二十年的迫害,惨无人道的夺走了众多善良修炼人的生命,拆散了无数幸福的家庭,摧毁中国社会道德,重创国民经济,造下无边罪业。纵观历史长河,作恶者终难逃法网。无论是国家元首、各级军官,还是九旬战犯,都必须面对正义的审判。充当了中共打手的610、国安、国保、公安、法院、检察院的部份人员,亲自执行了恶法恶令,等到迫害一结束或者报应一到,将如何承担自己所犯的罪行?

现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者正在被四面围堵,躲得过一时,逃不了永远。善恶到头终有时,国际社会已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实施制裁政策,美国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 美国国务院官员已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迫害者不局限于迫害的直接实施者,也包括制定具体迫害政策、下达命令以及协同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愿身在公检法系统的工作人员,认清真相,不要盲目跟从犯罪,不要参与迫害以“真善忍”为做人标准的法轮功学员,才能给自己开一条生路,也可为家人挽回未来。对于终于明白了真相、改过迁善的人们,此时正是将功赎罪的好机会,可以检举、揭发迫害指使者,可以将自己掌握的信息,从安全渠道电子邮件发送给明慧网或当地法轮功学员。你的选择,决定着你的未来!

本文涉及到的直接参与迫害者有如下38人: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公安局原副局长 刘国顺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公安局政保科原科长 曲春森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公安局政保科 董平、李大海、政保科姓陈的、董平、孙凤尧、王浩宏、李洪文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国保大队长 焦龙、贾成
长春市公安局一处 魏处、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法院庭长 苏雷、审判长 曲燕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刑事庭庭长 王德文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营城派出所所长刘树生,李玉忠(音)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看守所狱医李金良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土们岭镇南苇村姜姓村党支部书记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其塔木派出所所长朱成礼,副所长苏显辉,还有一名姓伊的男警察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其塔木派出所宋旭,陈显荣,刘景峰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庆阳派出所警察张东方、吴云举、张泽光、张伟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上河湾镇派出所所长尹维君、恶警姜永辉、史和君(又名史伟),李四新(音)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六台派出所王永刚、闫丰、徐景成、王景成、韩晓东
下面是指挥下令、伙同及协同直接间接迫害者名单: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区长 李洪亮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法院院长 张纹阁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公安局长 李金13304334477、丁树柏13304394496、15904416606李双印13904394478、常贵13844960369、刘国顺 13904399979、魏兴中 13843034178、王玉祥 13304394828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政法委书记杨丽敏 、祁桂东 副书记 :孙俊清13604394298、苗景林、万凤桐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610办公室 万凤桐13596444444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焦龙13843034303副队长 董平15904414657(主要参与迫害的国保人员)国保警察孙先尧15904414761、15568896843、王洪波 15568886998、李大海 15568886841、李洪文 15568886845、冯杰哲 15904415055、陈兴武 13630540560、王浩洪 13174380645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拘留所 曹相立 13944992278、韩英杰 13364611207、徐玉明 13844966959、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看守所所长:魏剑平 教导员:孙宪忠
副所长:杨晓春、李金良 13331651601、高德平、叶长武、于喜胜
警察:佟立国:18943084355、吕岱峰 13364489050、李文超 15948233569、郑建民 15904414820刘正华、王勇刚、徐达、刘飞、赵宇、翟林、李马强、于洪武、韩明龙、邢文超、尹成林、张兆东、余绍斌、张兆东、翟景祥、付贵和、张孝录、常佰军、魏国权、王政清、张德云、牟君杰、吕辞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看守所原所长:唐文海(已经遭报被判刑)、副所长:孙献忠、杨小春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公安局预审科 常贵 13844960369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检察院 夏文晶 13353190888付岩 、刘鹏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法院院长:徐建侠、张纹阁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法院刑事庭庭长:王德文 0431-82315019 法院303室
审判长:曲燕 043182315022 18644939057法院303室
苏雷 043182315021 法院305室
赵振生 043182315023 法院305室
李玲玲043182315022 法院305室
李向东043182315023 法院306室
岳丽华043182315024 法院307室
张宁宁、高岩、李爽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人大常委副主任 张进 (曾任九台市纪家乡党委书记)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其塔木派出所闫耀忠13331651656、齐中文13756611366、张文达 13843032040 赵荣福15904414725叔鹤轩 13504399009李景胜 15844133757李兆东 15904415020刘云飞 15904415011刘景峰:15568886559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上河湾派出所宋建宇 15904415160王卫星 13364611409曹成玉15904414880闻立新 15904415155毕忠元 13364611388姜永辉15904415156史和君 13364306688刘振国 15904415159刘红岩15904415161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土门岭派出所所长王振龙手机:13844969111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工农派出所 杨晓辉 1590441486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