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哈尔滨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哈尔滨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文: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关押着省内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多年来女子监狱执行江泽民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迫害政策,采用邪恶残酷的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鲁凤贤,在黑河被警察绑架,被判刑一年半,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转入黑龙江女子监狱九监区四组。

鲁凤贤刚一入狱,就遭到集训迫害。组长周立荣不知廉耻的搜身检查,看她身上有没有大法的东西,让60多岁的鲁凤贤把外衣都脱了,只剩背心、裤衩。然后假装唠家常式的了解家庭情况,为做转化摸底。并让她坐小板凳“码坐”,由包夹李桂梅、周立荣、隋艳波、鲍杰等看着她,连坐三天,鲁凤贤腰都直不起来了,疼痛难以忍受。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小板凳只有十五厘米高,坐时双脚并拢,双手向上放在膝盖上,腰背挺直,从早上四点坐到晚上十点,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一直坐着不让动。鲁凤贤坐小板凳,稍微动一下,就遭包夹拳打脚踢。身体的重量与小板凳间因不协调造成的挤压的痛苦,每时每刻都在煎熬着她。这种隐形的迫害,是一种看不见刑具的酷刑,更残酷。“码坐”使膀胱及全身的内脏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挤压,撕心裂肺的疼痛,很多法轮功学员几天坐下来腿就肿大,腰背直不起来。

强迫看电视,是女子监狱的一种摧残人性的精神迫害。鲁凤贤和监室成员每天都必须在固定时间被强制看电视洗脑,同时还得坐稍高(约25厘米)一点的小板凳。强制观看新闻联播或所谓的“爱国主义”影片及诽谤法轮功的光碟,或强迫看监狱提供的佛教内容的书等。强行要求法轮功学员眼睛必须盯着电视,不看就挨骂。观看的固定时间段是:每天上午九点到十点半,每天下午一点到三点半,每周三下午延长一个小时,从一点坐到四点半。监狱对学员进行全天、长期的洗脑,强行灌输,精神摧残,目的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与修炼,达到对其身体和精神的控制。

监狱每周二、周三是由各地看守所往女子监狱送人的日子,如果送进来的是法轮功学员,就让看污蔑大法的电视,不看就骂就打。要求监室的法轮功学员不准多嘴,不能吱声,也不能用眼睛沟通传递信息,要自己管好自己,否则就挨打、挨骂。

家属来接见时,包夹告之不能跟家人乱说,要对家人说挺好的,并威胁说,谁如果乱说,回来时要受审,挨踢或打嘴巴子,严重时要坐小板凳。

九监区在四、五楼,有三个楼道,其中有两个道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道有道长,每个道下面有组,一个道分四个组。一组里有22~24人,组有组长,组里还有包夹,都是让心狠手辣、缺乏人性的犯人来充当。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警察指使犯人参与迫害。

隋桂兰是鸡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九月被判刑三年,被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因为她不转化,不写四书,被“码坐”,坐小板凳,迫害了70多天。狱警让包夹李桂梅、周立荣、隋艳波、鲍杰等直接迫害。她们中有两个是杀人犯,刑期都在十年或十五年不等。这些人道德底线低,打人狠,敢下手,急于减刑,往往被警察利用来包夹法轮功学员。

恶警看隋桂兰坐了70多天后仍不转化,后三天,不让她吃饭,还用针扎,揪头发,不让她上厕所,致使隋桂兰大小便都拉到裤子里。隋桂兰的腿都直不了,蹲也蹲不下去。她的头发被拽掉一绺一绺的,头顶都秃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隋桂兰被迫害了70多天后,就改坐25厘米高的小板凳,和监室成员一样,每天上午、下午固定时间段,坐着小板凳被强迫看电视。

包夹黄婷婷,27岁,她因贩毒被判刑15年入狱的,是少年犯。大庆法轮功学员陈丽平,刚被送到女子监狱时,黄婷婷折磨她,非让她洗澡,陈丽平说来例假了不能洗澡,黄婷婷说不行也得洗,就给她浇了三盆凉水,并用脚踢她,陈丽平顿时脸煞白,全身颤抖,刑事犯都说她挺狠的,黄婷婷说不狠能行吗?!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黑河市孙吴县的法轮功学员孙丽华,被迫害死之后,监狱就让所有监室的法轮功学员,晚上睡觉时不许把手放在被子里,而且还让每个人都带上黑眼罩,包夹轮流值日看管。包夹有一次把鲁凤贤的脖子掐住迫害,嘴里还说:我就给你掐死,并又推搡又打又踢,还打嘴巴子。马立春被道长把脖子给掐坏了。

黄婷婷经常迫害法轮功学员,动不动就打嘴巴子。她母亲叫李佳林,在齐齐哈尔开奥林驾校,当地学员可找到她母亲的电话,通过她母亲劝善黄婷婷停止迫害。

被关在九监区三组的依兰法轮功学员邓淑敏,坐小板凳20多天,还被包夹踢打。

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秀敏,在九监区七组,因不放弃信仰,不写四书,从被入狱就一直在绝食反迫害,现在还在绝食,警察去给她灌食。

目前,九监区还关着四、五百人,有一半是法轮功学员,她们就是在这样的监室里,日复一日中度过。平时没有包夹领着,都不能上厕所,得包夹去厕所先看看有没有法轮功学员,不能让学员在上厕所时碰面,让学员之间隔离、封闭,就是同一监室的法轮功学员也不能说话。

迫害每天都在这里发生着,因控制的严密,很多消息都不能传递出来,很多迫害的惨烈程度也很难被众人知晓,透出来的一点点信息也只是冰山一角,望海内外正义人士给以关注。望监狱和警察极参与迫害的人,立即停止迫害,释放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回头是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