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阻止何莉春的家人探视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阻止何莉春的家人探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正逢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探视时间,云南省曲靖市彝族工程师、法轮功学员何莉春的七十多岁的父亲从几百公里远的地方到监狱看望被关押的小女儿。
其父很早就到监狱等待,一个多小时后,监狱九监区一个警察才来告诉其父,说:何莉春因为不配合监狱管理,已被严管,所以不得接见家人。

其父问:我女儿也没有犯什么罪,就被关押,怎么现在连看都不让看?警察说:有没有罪是法院定的,来到监狱就要服从监狱管理,她不配合我们,就要进行严管。

其父担心地问:她被死刑犯包夹着,会不会打她,你们怎么对待她?我非常担心她会象她姐姐一样被包夹殴打。警察说:你有什么证据,不能乱说。何莉春的父亲十分担心小女儿现在的处境。

何莉春,女,四十三岁,曲靖市省建筑十四局彝族工程师。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领女儿到超市用真相币买东西时被恶人举报,被协警绑架到廖廊派出所。

在派出所,何莉春被警察强迫脱光衣服侮辱搜身,不给吃饭、喝水、不准戴眼镜(800度的眼镜),被背铐着锁在审讯椅上,使何莉春动弹不得,要求上卫生间也不允许。第二日又遭到曲靖市麒麟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五个警察(三男二女)审讯,因何莉春不配合,遭到警察酷刑折磨,其中警号059532的警察野蛮将她按倒在地上,一个名叫白开宇的警察(059532)叫其他警察不断给何莉春挠痒、折磨她,使何莉春痛苦不堪。致使何莉春的两手腕、手臂到处青紫、肿胀,右大腿、左膝盖处青紫。

后何莉春被曲靖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监区)。

姐姐何莲春,一九七零年十一月七日生,云南省蒙自县文澜镇高家村农民。何莲春两次被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七年。二次在云南女二监共遭受了十五年半冤狱。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何莲春被送入云南省女二监关押在六监区期间,严管达五年多,期间被罚坐“小小凳子”(她坐的小凳子与众不同,只有长约20多公分,宽约6公分多),不准洗澡、洗衣,一天只给一瓶水,长时间(近一年)不得上卫生间,而且经常遭到包夹的殴打,穿“紧束衣”,两次被开批斗会,何莲春进行了二十多次绝食抗议,遭到上百次野蛮灌食、灌药,饭食里投放不明药物,十年中何莲春只买过20多元的咸菜食品,有很长时间连卫生纸都不让买,不得通信、不得会见家人,蒙自市610主任还多次到监狱进行骚扰,由于长期插胃管灌食,导致何莲春口腔、鼻腔粘膜溃烂、长期胃痛、吐血,全口牙齿松动,一颗门牙和一颗大牙脱落,胃肠功能紊乱,不能吃刺激食物,精神和健康受到极大的摧残伤害。在女二监被折磨的导致两次病危住院,


中共刑具:强迫法轮功学员坐的小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610”还逼迫何莲春与丈夫离婚,并让其丈夫与某女子结婚,家产和孩子都归丈夫所有。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上午家人会见何莲春时看到她满脸的伤,何莲春诉说:“她们给我强行灌食,用比嘴巴大几倍的大勺子塞进嘴巴,插至喉咙灌食,那个大勺子是监狱特制的,喉咙都插烂了,十日开始每天都灌三次,一天吐血好几次。”看到此情,于是家人聘请律师状告监狱,后遭到监狱报复,长时间以何莲春会见时泄露了很多监狱的秘密不准探视。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出狱不久(二月出狱)在昆明打工的何莲春去探望朋友时又再次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警察绑架,后被红河州国保警察带回,现关押在红河州看守所,已被红河州检察院批捕。

何莲春母亲由于长期思挂被关押在女二监的女儿,整日为女儿提心吊胆,不幸于二零一七年去世。

我们希望国际社会和有良知的各界人士对目前中共还在迫害法轮功状况给予关注,制止这场迫害。对何莲春、何莉春姐妹,以及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给予援助!

详情见《云南49岁农妇遭十多年冤狱虐待、上百次野蛮灌食》、《云南蒙自市何莲春再遭冤狱残害家人控告》、《云南七旬老人:女儿能活着出来吗?》、《云南彝族女工程师遭警察折磨、被非法判刑七年》等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