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山西省侯马法轮功学员王保山自述被迫害经历
山西省侯马法轮功学员王保山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省侯马市法轮功学员王保山,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明白了人生目的,他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自己,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王保山遭受了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等迫害。

以下是他自述一些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十月,为了揭穿中共谎言,还大法清白。我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侯马市路西派出所所长等四个警察带到派出所了解情况。第二天,我被绑架到公安局,科长岳恩柱和王吉贤、牛毅非法审讯我。第二天晚上他们将我绑架至侯马看守所非法关押约七个月,期间做抽铜丝的苦工。后因认识糊涂写悔过书,被判三缓五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释放。

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九年,因同样原因,我被政保科长赵建林诱骗路西派出所绑架至政保科,当时抢走我的电脑、打印机和真相资料。还有一机动三轮车的副食、日用品(后听说所剩无几),还有几千元钱。我又被送到看守所约七个月,期间被非法判三年,送至山西祁县晋中监狱十三队(集训队)干拣瓜子的活。

刚进监狱体检时,我不穿囚服,被狱警送至禁闭室。我不面壁,两个犯人就打我头脸。从禁闭室出来后,一段时间去了五大队编织汽车坐垫。期间我因看大法资料,被大队长高子俊发现,抢走大法资料后罚站,我不配合,就把我送到禁闭室,将脚冻伤,期间半夜还来叫醒我,不让睡好。还搞所谓的“转化”,那就是不让人学好,不让修“真善忍”。采用罚站并不让睡觉。三天三夜后被迫下,写了他们认为的“转化书”。后来我觉得这也不对,就又写了否定书。一个恶犯叫刘军,是个包夹犯,非让我重写“转化书”,我不写,他就用扫床工具打我。我放下生死,坚定不写,他就作罢了。因无罪我不参加劳动改造,被关押在禁闭室十五天。一次发犯人年终评定表。我和一个同修叫胡永跃的,认为发给我,我再交回去等于我们承认我们有罪了,就把这个表给毁了。一个好象叫*青的写表的犯人不依不饶,让我们再给写一份。我们不写,这个犯人让其他犯人殴打我们,他还拿棍子打我的腿至肿胀起来。又叫别的犯人打我的头脸至眼底出血。还用警棍殴打我至昏倒。我最终坚定不写这表,他们就作罢了。冻伤的脚,虽然化脓,但我因对大法的坚信,不药而愈。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零年~二零一四年,我被侯马紫金山南街巡警队绑架殴打,抢走钱两千多元,和一辆自行车。后政保科长赵建林带人到我住处又抢走了三千多元钱,和我的大法书籍,又被非法判刑四年,送至祁县晋中监狱迫害。

在十五队(集训队),我不配合他们的送监体检,被大队长武某带两个恶警拿警棍使劲殴打,后紧接着搞所谓“转化”。七天七夜被四个犯人轮番值夜看守,还见睡就打。七天七夜后,又逼迫我罚站,我不站,被恶警武某派犯人送至禁闭室面壁罚站,我仍不配合,值班恶警让两个犯人拳打脚踢。第二次还是不配合,又被拳打脚踢。这个恶警又连扇我耳光,后又脱光衣服用冷水从头往下浇,我虽冻的直抖,还是不配合罚站。腿被打的肿的蹲不下,我就半蹲靠在墙上。他们看到我坚定的不配合就罢手了,但还用饥饿来折磨我。期间我没有一句骂他们的话,体现法轮功学员的大忍之心。在被迫害期间,感受到我在正念足时师父对我的保护感谢师父!


酷刑演示:毒打

善恶有报是天理,对修“真、善、忍”的人的迫害是罪大无边的。刚开始的时候,因不了解大法真相,被恶意的指令驱使犯了罪。在了解“大法”是让人按“真、善、忍”修炼,做道德高尚的生命时就应该幡然悔悟,将功补过,有个好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