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曝光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
曝光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女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是八监区,现任监区长叫钱伟(原入监监区长),二零一九年六月中旬接替倪笑虹(调到二监区)的工作,逐渐的把各区队的狱警、大员(监区长安排协助狱警管理一个区队的各项事务的刑事犯人,一个区队一个大员,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角色。)几乎全部调换、调整。

一楼成立严管队(即攻坚队),钱伟等人认为原一楼主管狱警孙宁莉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手段不够力度,八月下旬把张宇调到一楼,张宇曾在严管紧闭区任职,手段狠辣,曾把法轮功学员刘香卓用辣椒水弄得满脸大泡。张宇把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叫出去,让她们给家里人打电话报平安后(即使是“五书”写完一年的都有不能给家里人打电话的情况),开始给她们施加压力进行迫害,把原来不配合的集中在一楼的管理模式变成分开迫害,有的被送到三楼和四楼,一个楼层放一个。把个别不配合“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一个监室,每个屋四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看着。八月末一楼最后面一个屋摆了一张“死人床”,准备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铐到床上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她们还利用刑事犯故意为难、生事等行为,诱使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做出一些她们认为违反“监规”的举动,从而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送进小号,到了那里怎么迫害就很少有人能知道了,除了本人以外其他人无从得知全部。吉林市车平平就曾被以莫须有的名义关进小号迫害。

据说,小号里的一切水源只有便池里的水,想要漱口、洗脸,甚至喝的水都是便池水,以前每顿只给两勺玉米糊,没有勺子、筷子,吃东西只能用手。刑事犯饿的吃卫生纸,后来给吃小块发糕没有咸淡,赶上节假日改善一下伙食,有咸菜条就留起来每顿抿两口,不敢吃完了,吃完了就再没有了。每两个小时点一次名,如有其它不配合的行为就二十四小时放高音喇叭,让人精神崩溃。铺盖的被褥有时都能拧出水来。不配合“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处境非常艰难。

七月份开始,每一个刚被送到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会先留在一楼,由主管“转化”迫害的邪悟“帮教”李明华带领的一帮犹大进行洗脑转化,她们认为合格了,不会反弹了就会送到二、三楼去继续洗脑。非法刑期较长的就会被留下培养成下一批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力。一个法轮功学员由一个邪悟“帮教”负责,如日后有人反弹了,那么负责的邪悟“帮教”也会有相应的处理。

李明华是二零零六年年末被送到监狱的,学了心理学,这么多年来她们积累很多狠毒的手段,针对什么人用什么手段。李明华现在的手段就是不碰法轮功学员一个手指头,让新去的人看到的都是现在的监狱窗明几净,吃的好,住的好,没有明慧网上描绘的酷刑等等,从而受其迷惑,见缝插针,极尽诋毁之能事。

偷换概念把强迫法轮功学员坐小板凳说成是入监教育,说入监队的刑事犯一样坐两个月板凳。但入监队坐的板凳是平的、高的,而刚去的法轮功学员坐的是带花纹的、矮的,还要一动不动的按照她们要求的坐姿坐在一块地板砖内。有的从早上五点半坐到晚上八点半的,有从早上三点坐到晚上十点的,全天只有上卫生间可以离开板凳,而有的人一天只允许上三次卫生间,那么一天要坐十四到十九个小时不等,她们针对每个人的态度都会做不同的对待。”久立伤骨、久坐伤肉”,很多人臀部坐坏,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坐,身体各个部位都会随着时间的加长而承受着疼痛,从颈部、脊椎、前胸、后背、胳膊、手掌到双腿、脚等部位都会痛。在法轮功学员身体承受痛苦的同时,更要承受精神上的折磨,就连帮助她们迫害的普通“帮教”都随时会被数落、批评,更不要说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会怎样羞辱、谩骂了。

新去的人不允许去大澡堂洗澡,只能在卫生间洗,如果不配合在屋里没有包夹给打水是洗不上的,半个月或更长时间不让洗。还有的不允许洗漱,洗脸、刷牙、洗头发、洗脚、洗内衣、裤、换洗的衣服等等,各种刁难。长时间不让洗头发,头皮屑都往饭碗里掉。

吉林省女子监狱实行一种零带入的管理方式,原来一些日用品如洗发水、牙膏、手纸、内衣裤等这些必需品都可以从看守所带入,但现在什么都不能带,衣物类只有穿在身上的才可以带入(只能是单色、纯色可带入)。新去的人家里存钱了,没有两个月也花不上钱,一个月填一次购物单,买的东西能到手得三个月左右,意味着监狱发的两个大卷纸、一管九十克的牙膏、一块透明皂至少要用三个月,这三个月还没有洗发水用。虽然刑事犯也不是马上就能花到钱,但她们钱到账了就能花或能借到,法轮功学员不配合的钱到账了也花不了,还没人敢借。还分出几个等级限制消费,严管级(即没写所谓“五书”的是红牌)每月只能花一百元有罚金没交的只能花八十五元,考察级(即写完所谓”五书”的是蓝牌)每月能花三百,有罚金没交的能花二百五十五元,普管级(即邪悟帮教和刑事犯包夹是黄牌)每月能花五百元,有罚金没交的能花四百二十五元,还有宽管级(即表现极好的邪悟帮教和刑事犯包夹)每月能花八百元,打两次电话,会见时间加长等待遇。这样一来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只能是严管级,每月只能花八十五元,除日用品外其它什么都买不了。

不是只有拳脚相加、电棍、酷刑这种摸得着、看得见的酷刑才是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这种“肉体上折磨、精神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迫害下,心理上、生理上都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如果这些伪善、阴暗、一点点蚕食法轮功学员意志的手段都不好使,她们就会诱使法轮功学员“触犯监规”,送进小号迫害。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李桂英长期坐半尺高的小凳,有两次上大号没上完就被包夹金花子强行拽起,李桂英被气出心脏病,送去医院治疗。一九年八月末李桂英被送进小号。

金燕被包夹王淑文,早上三点叫起坐小凳子十九个小时,还被踢打,因不配合不起床,就被说成违反“监规”。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被狱警高阳送进小号关押到六月十七日,长达三个月之久。美其名曰只是禁闭不是严管,如果日后配合“转化”了,还能挣分减刑,早点回家。其实就是狱警利用包夹诱使法轮功学员做出一些让她们有借口送进小号的理由,加重迫害,从而达到“转化”的目的。

迟素芹(六十五岁),因不放弃信仰被送进小号两个月,干渴的喝便池里的水,吃不饱饭,每顿只给小块玉米面的发糕,骨瘦如柴的出来后还要坐小凳,屁股都坐坏了。

迟素玲因反弹从早上四点到晚上十点,每天十八个小时坐在半尺高的小凳上,不许说话,不给主菜只给咸菜吃,每天只允许上三次厕所。坐两个多月高血压达到200~240,送去医院急救。

田令全,七十三岁,因反弹从一九年八月中旬被罚坐在一尺高的小凳上(上面带花纹,纹路硌到屁股不出十天都破皮,疼痛难忍),正是盛夏只穿薄薄的一层单裤,还不许晃动,高血压达到二百一也未能幸免,不坐小凳经常挨骂。

孙士英从早上四点到晚上十点,每天十八个小时坐在半尺高的小凳,不许说话,不给主菜只给咸菜吃,每天只允许上三次厕所,不许洗漱。大员陈冬波让她坐着时两膝盖间夹纸片,不许掉,每天挨骂。还被罚站多次,两腿、脚肿大,臀部坐坏 。因以前劳教时被迫害成肌肉萎缩,站立行走两腿、脚不好使,麻木僵硬,疼痛难忍。

齐鸣因反弹坐小凳坐到臀部溃烂,血肉粘到内裤上脱不下来。

车平平一九年八月末被送进小号,后绝食,每天两拨人抬到医院灌食两次。


车平平

吉林省女子监狱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经常有全国的监狱等系统人员来参观、学习所谓的迫害经验和手段。本省的和外地的都有,什么江苏的,云南的都过来参观学习如何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也成为司法部下来视察的重点监区,二零一九年三月末为了迎接司法部的视察,监狱把八监区除了楼没换,人没换,能动的地方都动了,每人发了一份新的牙杯、皂盒、毛巾、脸盆、拖鞋、保温杯和行李箱,就连垃圾桶都换了新的,走廊过道从新粉刷,能美化的地方全都美化,检查的人一走除了行李箱其余东西全部收起来,等下回再有参观、视察的又拿出来摆上。粉饰太平,弄虚作假这一套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八监区是监狱里第二栋楼共四层,共约有360人,第四层楼是刑期过半的刑事犯,负责晚上值夜岗,约有100;第二、三楼每层楼11个房间,每个屋一般情况都是两个刑事犯人(即包夹),一个的很少,二、三楼约有40名刑事犯人;一楼前五个屋每屋至少两名刑事犯人,六、七号屋通常是空的,八、九、十、十一每屋四名刑事犯人,一楼约有30名刑事犯人。这样算下来法轮功学员大约有180~190人。

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主要责任人:
监狱长:安佟宇
副监狱长:魏立慧
八监区长:钱伟
队长:陈曦
主管狱警:高阳、屠蔷、张逸舒、张宇、孙宁莉

吉林省女子监狱部份包夹人员:王淑文、郭立华、王希(音)华、安海燕、王阔、程秀锦、孙影、陈冬波、刘井宏、陈桂英、李维伟(音)、田晓云、孙英杰、华先英、张树新、顾娜、朴玉顺、郑丹、李丹、丁玲、杨一、余丽芳(音)、戴笠佳(音)、高秀荣、吕金淼、李晶、付晶、查光、高云侠、张静、郭丽娜、宋军、高国英、于桂华、李明珠、王丽娜、李健、门志萍。

吉林省女子监狱已知未转化人员:金燕、车平平、刘香卓、项丽杰、朱熹玉、张国珍、崔明书、田令全、杨鸿雁、李桂英、郑春玲、严淑芳、牛玉辉、雷秀香。
吉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于淑春、魏修娟、李俊伟(音)、杨金玉、李凤琴、肖永芬、齐鸣、王玉兰、陈淑梅、丁福华、苏玉清、何秀珍、高贵英、周晓丽、李凤兰、秦秀芝、杨丽华、王晶侠、蒋秀莲、李晶、王桂芳、王淑范、张玉洁、郭玉珍、杨香华、李秀凤、郝杰、李瑞凤、李绍珍、李桂华、马秀荣、王彩霞、刘东阳、韩广芝、莲金华、迟素芹、迟素玲、刘素珍、周秀莲、别丽花、闫亚芹、王娟、徐静波(音)、功(音)士云、勇贤、徐桂芝、付艳秋、郭淑学(音)、徐丽娜、韩冰、刘越、费怡、秦立琴、马华、王建华、任淑霞、冷凤翎、王淑华。

吉林省女子监狱部份邪悟帮教人员:李明华、李文辉、王涛、张克阳、王玉珍、王明辉、赵月凤、杨桂珍、赵兰云、谭凤英、王士彬、方红、王悦、李晓偎、俞雪微、张春梅、高凤芹(音)、张春生、巩士英、杨晶、媱巍瑁(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