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揭露辽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揭露辽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鞍山海城牛庄58岁的法轮功学员赵俊芳,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因发放真相台历被辽宁省海城市西柳镇公安分局绑架,后被枉判四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四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冤狱期满回家。

赵俊芳在被鞍山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因喊“法轮大法好”被看守所狱警于陪迟铐在厕所旁的窗栏杆一天,于配迟经常打骂看守所的在押人员。

下面是赵俊芳自述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情况。

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我被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四监区,刚开始被非法关押到一小队。监区长:张延彤,科长:张璐璐,队长:杨一、张慧明。

二零一六月八月三日,他们开始逼迫我“转化”,犯人宋秋华、栾青春包夹迫害我。白天把我关到车间没有监控的屋里,晚上在装皮箱的库房里到十点才回监舍。期间,包夹犯人整天的辱骂、谩骂,念攻击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邪书。两次要打我,都被制止。有一次,他们把我按倒在地,骑在我身上,我全身抽搐,他们害怕找来队长张慧明,我告诉她犯人宋秋华打人,她一声没吱,一走了之。这期间,我被折磨的血压很高。宋秋华说:小张科长(指张璐璐)说了,血压240也学(指念邪书),死了我们不管,她是有病死的。我被关在小屋里整整五个月。

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我出了小屋,被非法关押到四监区四小队。队长李文博,及其凶狠、变态,以体罚、虐待犯人为乐趣,尤其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被非法关押在四小队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受到过她的虐待。犯人张月波、王翠平包夹转化我。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犯人张月波在车间当众打我。第二天,队长李文博找人做假证说张月波没打我,当着我的面似乎鼓励张月波打得对,做的好,继续努力。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他们非法转化法轮功学员刘艳萍,不让她睡觉。我过去制止,结果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休息,在犯人蒋芳的指使下,监舍六、七个犯人群殴我,犯人刘辉把我的床垫子扔到地上,所有床上的东西全扔到地上。打我的犯人有:王翠萍、刘辉杰、张月波、曹丽、魏园园、李娜等犯人。


酷刑演示:暴打

第二天我要把此事告诉上级领导,却遭到层层堵截。犯人刘辉杰和王翠平晚上回监舍就打我,当时正好是监区长张延彤值班,我趁机光着脚跑过去,和张延彤说他们打人。张延彤把我叫到办公室,根本不提我被打的事,并且让我学习到半夜十二点,(和李文博的意思一样)想要对我下毒手转化我。不让我洗漱,一共持续五天。后因我血压高(220),怕我出事而告结束。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家人接见,我把在这里被打的事告诉了家人,下午却遭到了犯人刘辉杰、王翠平的一顿毒打。第二天,我找张延彤反映情况,张延彤却说我告诉家里人被打一事是在造业。我家人来找他们理论要控告他们。在压力下,李文博要处理刘辉杰,刘辉杰向我道歉。但对我的迫害并没有因此停止,他们又逼迫我学习,想趁机转化我。每天的所谓学习,增加了一个组犯人的厌烦心理,他们对我越来越不好,整天骂我,不让我上厕所。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早上六点多钟,因为一点小事,王翠萍就对我大打出手。掐着我的脖子,把我的头撞在床杆上,打我十余个巴掌,我的脸上、脖子上满是抓痕、掐痕。右耳出血,面部肿胀。全监区的犯人看后都愤愤不平,敢怒而不敢言。张延彤在压力下,把我转到了三小队。

李文博的黑手又伸向了三小队,不断的向三小队队长赵笑红下谗言,致使赵笑红对我起了迫害之心。让我所谓“学习”,我拒绝。犯人曲军、翟佳佳就打我。赵笑红一个月不让我洗漱、洗澡,四个月不让买东西。

二零一九年初,四监区监区长换成了汤燕(警号:2105269)。因为拒绝劳工奴役,就严管我们,并且限制消费,每月只能花五十元,只能买日用品,不许买吃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