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辽宁女监一监区殴打、体罚法轮功学员
辽宁女监一监区殴打、体罚法轮功学员

文:辽宁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十小队是集中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现任队长是舒平。刚分到十小队的法轮功学员如果不认罪便遭到殴打,体罚,虐待。

二零一七年,朝阳法轮功学员张凤霞(现在1-4小队)刚被分到一监区十小队时,因拒绝转化,先后三次遭到殴打,有一次被打昏过去,凶手是犯人杜金娟,郎敏,张美妍等,其中有两次是在一监区旧厂房四楼库房被殴打,还用塑料袋套头上打,边打边问张凤霞怕不怕死,致使张凤霞昏厥过去,杜金娟她们把人打昏还说她装死。还有一次是在监舍1301被打,揪头发,打耳光。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辽中法轮功学员叶中秋(现在1-1小队),刚入监时也在十小队被打,打人者也是张美妍等,叶中秋曾经把自己被打的事告到一监区各级领导,可至今没处理,叶中秋还曾往检察院写信告发打她的犯人,但一监区不给上报,此事就搁下了。

还有法轮功学员刘静(锦州人),武玉平等都被体罚、殴打过。

在一监区六小队,丹东法轮功学员刘品彤被犯人贺芳殴打。当时的管教副科长曲小青(现任内勤)和六小队队长申晓丹(现任三小队队长)利用犯人贺芳(已出监)包夹刘品彤,劝刘品彤干活,没达到目的,贺芳就对刘品彤大打出手,地点在一监区旧厂房二楼更衣室,打了十多分钟,用凳子砸刘品彤,致使刘品彤头部起大包,头痛,头晕多日,到医院检查身体时,还不让说是被打的。按照监狱规定,打人要受惩罚的,并且不能马上减刑,当时不能“报减”,可是一监区没对贺芳做任何处罚,仍然给贺芳减刑。后来可能是良心发现,贺芳在出监前告诉别人是曲小青指使她打刘品彤的。不仅如此,让犯人写情况说明时,几乎所有人都不敢说看见贺芳打人,怕报复,有个叫刘洋(现在1-7小队)的犯人刚开始实话实说,写了她亲眼看见刘品彤被犯人贺芳殴打的全过程,事后迫于狱警压力,不得不改口说没看见。

刘品彤一直被包夹严加看管,没有一点自由,她多次绝食反迫害,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到医院检查肾衰竭,她多次被非法搜出经文,有一次被送小号,就是因为恶人举报她与外小队传经文,原监区长张晓兵下令突击搜号,在刘品彤住处非法搜出经文,关小号十五天,刘品彤绝食十五天。时间不长,张晓兵遭恶报,患病住院丧命,在这之前,张晓兵多次针对法轮功学员搜号,搜经文,多次把法轮功学员关小号,遭致恶报。

在一监区七小队,丹东法轮功学员张伟因为炼功被犯人殴打并被关小号。十五天后从小号出来继续炼功,第二天又被关小号。按规定不能连续关小号,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讲法律和法规。七小队责任干警是李婷婷,她对法轮功学员一向很苛刻,大连的陈亚洲因为不干活,连监狱伙食科发的水果都不给陈亚洲。大连法轮功学员刘荣华被恶人举报搜出经文,李婷婷让刘荣华面对墙罚站,遭到刘荣华拒绝。


演示:关小号

在一监区二小队,朝阳法轮功学员李桂霞刚入监时被关到一监区旧厂房二楼餐厅强制转化,当时正值冬季,餐厅暖气是坏的,她的脸,手和脚都冻了,当时的二小队责任队长王博要求李桂霞转化背监规,遭到李桂霞拒绝,李桂霞反迫害在警务台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强行拖到餐厅,管教副科长曲小青和生产副科长宋宏钰站在二楼餐厅门口,不准别人进去,也不许李桂霞从餐厅出来。因为李桂霞和其他同修不戴牌,王博罚她们不准去超市。刘荣华的家人来接见给王博讲法轮功真相,王博不但不听,还把刘荣华的家人告到科长那儿,不准刘荣华的家人来接见。后来王博遭报应出了车祸。

监狱实行百分制后,一监区现阶段开始把一些不参加劳动的法轮功学员定为严管级和考察级。严管级每月只准花五十元钱,连日用品都不够用。实行百分制实质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