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发电厂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发电厂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文: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及其操控的政治流氓犯罪集团,在全国范围内悍然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血腥迫害,对修心向善、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打死算自杀”的一系列灭绝政策,中华大地骤然刮起了一场血雨腥风,公、检、法、司、监狱系统、医院、度假村、宾馆甚至工作单位都成了中共邪党玩弄权术、横行无忌、残害百姓的黑窝,中共喉舌天天声嘶力竭、大吼大叫,用弥天大谎混淆视听、毒害世人、强奸民意,颠覆“真善忍”的普世价值,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电厂(现更名为:国家电投重庆白鹤电力有限公司)领导,听信谎言,积极效忠邪党,与开州区“六一零”、囯安、国保和派出所串通一气,对本单位修炼法轮功的职工实施迫害,株连家属。他们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非法开除工作;有的被送洗脑班迫害;有的被扣发养老金;有的被逼得流离失所,骨肉分离。
下面是我们收集到的部分案例。

1.法轮功学员李正芬屡遭骚扰含冤离世

原重庆市开州区法轮大法义务辅导站站长、法轮功学员李正芬,是白鹤电厂气机车间主任秦先富(音)的妻子。自九九年江泽民及其中共实施迫害法轮功后,经常受到开县公安、国保、派出所及社区人员及单位的多次骚扰,使她长期过着担惊受怕的非人生活。

二零一一年李正芬旧病复发,生活不能自理,被送进县医院治疗,病的已经脱了相,熟悉的人见着她都认不出来,与炼功时判若两人。尽管如此,开县国保人员还准备将她送到开县长沙洗脑班去加重迫害,看到她确实病的不行了才作罢。但“六一零”人员及国保警察仍然不死心,未经许可,擅自闯进医院给她拍照,逼她签字,给她施加各种压力,导致她病情极度恶化,几天便离开了人世,终年大约七十一岁。

2.法轮功学员邓祖雄(音)因压力离世

邓祖雄,男,57岁,开县白鹤火力发电厂工人。1997年得法修炼法轮功。1999年大法遭受迫害后坚持修炼。2001年8月,县公安局张代成与火电厂恶人对邓祖雄非法抄家并罚款。

有一次,厂里有关人员去骚扰他女儿邓红(音)、女婿徐明聪(音),给他们施加压力,女儿、女婿因不明真相,完全听信谎言,回到家就与她父亲邓祖雄大吵大闹,致使他精神崩溃,承受达到极限,当天晚上离开人世。

3.法轮功学员郑和遭绑架、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被免职

北京开亚运会期间,法轮功学员郑和,女,六十多岁,到北京探亲,顺便去观看亚运会,在门口检票处被安检人员翻包查出一本《转法轮》书,当场被收缴,郑和随后被北京公安绑架。北京公安随即通知重庆开县公安,将郑和劫回当地看守所,并多次受到公安人员与白鹤电厂相关领导的审讯,并要求她在笔录上签字,精神压力很大。

郑和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周承斌是该厂分管生产的副厂长,因妻子修炼法轮功遭非法抓捕,心理上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厂党委书记尹定和、原厂长黄凤州(已调任重庆市电力工业局、已退休)、新任厂长朱毅、副厂长何学辉(已退休)、谭祖华(已退休、九龙公司工程师)等人与重庆市电力局局长叶明(由中国能源部调出、已离休回北京)狼狈为奸、嫉贤妒能,以副厂长周承斌妻子修炼法轮功为由,对周承斌落井下石、打击报复,决意将周承斌免去副厂长职务以解心头之恨,最后将其贬到该厂水电班当一名副班长。

4.法轮功学员王国棋一家的遭遇

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电厂化学车间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王国棋,男,现年七十七岁,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全家六人皆受到当地公、检、法人员及单位的残酷迫害,每到敏感日都遭到派出所、社区和单位的骚扰。

法轮功学员王国棋、周志华夫妇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王国棋之妻周志华,女,七十二岁,与开县其他法轮功学员到银钱山去玩,后遭公安人员跟踪。次日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当天晚上回家。一个多月后,很多便衣多次开车来,将车停在小区楼下,爬到楼上伺机抓捕王国棋夫妇未遂。

为了免遭迫害,也为了不使公安人员对大法犯罪,夫妇俩只得舍家别亲、流落异乡,在外过着艰难的游离生活。

他们悄然离开后,开县公安人员见不着人,象疯了一样四处打听和寻找两位老人的下落。公安与白鹤电厂有关人员三次兴师动众、劳民伤财、千里迢迢驱车闯到两人的老家四川遂宁市寻找。

这伙人不知从哪里打听到周志华老人的四妹要给儿子办婚事,断定夫妇俩必定会在其侄儿的婚礼上出现,企图不用吹灰之力将两人抓个现场是十拿九稳的事。于是,开县公安与遂宁公安、“六一零”人员互相勾结、布控。婚礼那天,在周围蹲坑的便衣们见夫妇两人到婚礼结束都未出现,才知道他们企图绑架的计划付之东流。

但开县公安不肯就此罢休,他们又跑到遂宁市档案局去查阅周志华老人娘家父母的姓名、住址;又到王国棋老家,将其胞弟王国武绑架到遂宁市永兴镇派出所,逼他供出兄嫂的下落,其弟确实未知兄嫂的行踪,后被勒索了二千元钱才放回家。

恶人尽管招数使尽,最终只落得空手而归。王国棋夫妇二人在外吃尽了苦,时常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随时面临被再度绑架迫害的危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王国棋夫妇在四川遂宁市再次被当地公安绑架,双双被非法劳教三年(所外执行),二零零七年回家。

在王国棋夫妇流离失所期间,电厂每个节日给职工发的福利用品被家人领回家后,厂里都叫人给收走了,六年的福利被单位有关人员私吞,并强行收回王国棋老人的退休工资卡,断绝一家人的经济来源,二零零七年回家后才补发了全部工资。

王国棋两个女儿遭受的迫害

王国棋的大女儿王蓉,现年四十七岁,白鹤发电厂燃运车间职工。

小女儿王梅,四十五岁,该厂公贸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姐妹俩在开县郭家镇复印真相资料,被郭家镇派出所绑架。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王蓉被开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移民搬迁时,单位在成都温江区修建的老职工退休房后因故拍卖,每个在职职工应分到一万八千元(大概),而王蓉的钱全部被扣除,分文未给

王梅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关押迫害,姐妹二人于同年九月十八日被该厂非法开除工作。

王蓉被绑架后,其丈夫李定祥承受不了打击,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被迫与王蓉离婚。

王国棋外孙女遭人歧视

王国棋外孙女李雅君,系王蓉之女,当年八岁,正上小学。因妈妈被关押迫害而遭人歧视,往日要好的小伙伴都远离了她,还向她吐口水并辱骂欺侮,小小年纪失去母爱,成天痛哭不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王国棋的小儿子王林遭受的迫害

白鹤电厂所有内招子弟必须到重庆市电力高级技工学校参加两年技术培训才能上岗;本来十九岁的王林从部队转业后应分到重庆市供电局上班的。

厂长尹定和找到王林,威胁说:“你不把你父母找回来,就把你分到电建公司上班!”厂里谁都知道电建公司是工资待遇最低、活儿最苦的基层单位。

王林在技校学习期满,结业考试那天,电厂厂长尹定和亲自跑到技校与监考老师梁尚琪(音)串通一气。考试时,其他考生都在作弊,他却视而不见,监考老师梁尚琪就站在王林身边,用目光盯视他,给王林施加心理压力,影响其临场发挥、正常答卷。监考老师梁尚琪的这种行为已严重失职,违反考场秩序,听信谗言、不辨好坏善恶,更违背了一个教师应有的职业道德,应受到相关部门的追究和处罚。

在厂里,尹定和大权独揽,硬是将王林分到了待遇最差的电建公司。王林是个很有出息、很有孝心的好小伙子。自从上班后,想到流浪在外的双亲的艰难危险,还有两个同胞姐姐正被关押在监狱受凌辱迫害,不禁悲从中来,心里痛苦难当、心情郁郁寡欢,神情恍惚。有一天,与两个同事正在野外高空作业,由于思亲伤心过度,差点从电杆上掉下摔死。

5.法轮功学员徐开华遭受的迫害

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发电厂通讯班技术骨干、法轮功学员徐开华,女,现年六十岁。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中共不法人员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四日,徐开华女士被人构陷,遭开县“六一零”徐兴学、国保大队长张代成等多个警察入室绑架。这伙警察全然不顾徐开华十一岁的儿子在场,竟然当着孩子的面翻箱倒柜,将她家里折腾的一片狼藉,并把电脑、李洪志师父法像、多本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抢劫一空,也未向她开具任何实物清单。

徐开华当天被劫持到开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同日被公安局非法刑拘。九月二十六日被检察院非法批捕,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被开县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同日被电厂非法开除工作, 强行解除劳动合同,截断一切生活来源。

孩子寄人篱下、扣除福利

自徐开华被绑架后,厂党委书记尹定和还在一次职工大会上,幸灾乐祸的公然说道:“这下子,徐开华的儿子成了孤儿了!”心里还蛮高兴的。

因徐开华是单亲家庭,娘家年迈的父母又远在千里之外的四川广安市,真是爱莫能助啊!孤苦伶仃的孩子无人照管。厂里才决定让原单位的车间主任代养,后来又转给其姨妹代养。每月三百元的代养费由徐开华出狱回家后付给。可怜的孩子正是上学、长身体的时候,身边却没有一个亲人。有人经常看到他饥一顿饱一顿。寒冷的冬天还穿着很单薄的衣服,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像个小叫花子。十一岁的少年在正常人家里,还是个撒娇受宠的年龄,而他却经历了本不应该承受的辛酸和苦楚。可想而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更是雪上加霜。孩子幼小的心灵经受了多么大的伤害、打击和摧残啊!即使其母付出再多的爱,也是难以抚平孩子受伤的心灵的。

移民搬迁时,单位在成都温江区修建的老职工退休房后因故拍卖,每个在职职工应分到一万八千元(大概),而徐开华的钱全部被扣除,分文未给,而且在购买新房时,要求她每平米多付百分之二十的高价。徐女士受到的不公待遇,很明显是厂方在违反厂规迫害法轮功学员,每逢中共敏感日还经常受到百成社区和九龙社区人员的骚扰。

徐女士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狱中,不能和亲人团聚,她既不能尽一个女儿的孝道侍奉年迈的双亲,也不能尽一个教育孩子的母亲的责任,还在承受着无名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

6.法轮功学员唐坤华遭绑架关押、妻子廖加琼强送洗脑班迫害

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电厂锅炉车间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唐坤华,男,七十七岁;家属廖加琼,六十九岁,经常受到当地国保、派出所、社区及厂保卫科刘立明(音)、吴大成(音)、彭永胜(音)、金文(音)、谭易(音)、曾德嘉(音)等不法人员的骚扰。

二零零一年,不法人员将唐坤华无理绑架到开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一天,期间受到恶人的非法审问。

二零一一年六月,开县国保、“六一零”人员等四人入室强行将廖加琼绑架至开县长沙洗脑班进行迫害。原开州区政法委书记王立成纠集原百成社区叶书记及两个(吴姓、黄姓)包夹攻击、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逼廖加琼签字画押,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才放回家。

事隔一个多月,叶书记又擅自闯入廖加琼家中强行拍照。过了不久,王立成又带着四个人再次闯入家中肆意东翻西找,随意照相,说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已遭报应判刑)要来开县。

每逢中共敏感日,派出所警察及社区不法人员都要来敲门骚扰、照相,询问他们还在炼法轮功没有。

这里我们奉劝重庆白鹤电力有限公司的领导,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二十年来发生了太多善恶报应真实不虚之事,上天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人们,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若反其道而行之必遭天谴,即使你得到了暂时的利益或仕途的升迁,你却永远愧对自己的良心。希望你们权衡利弊立即为法轮功学员恢复公职。还法轮功清白,消除对法轮功的仇恨,哪怕你是被“上级”胁迫和利用,也是由于你们的妥协、懦弱和参与,无形中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连中共高官都在为迫害大法而后怕找退路。在这乱世之中为自己及家人留条后路,只有这样才能洗刷自己,赎回你们自己及家人的未来。其实“福祸就在一念间”“善恶有报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只争来早与来迟”。 法轮功学员不会记恨你们,“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我们也希望你们不要成为历史的罪人,那将真的失去宝贵的生命和未来啊!

同时我们也希望重庆白鹤电力有限公司的所有职工,为您能拥有美好的未来,请关注发生在您身边的迫害。在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明智的选择,认清中共的画皮嘴脸,选择正义善良,远离邪恶中共,赶快寻找真相,三退保平安已迫在眉睫,机会真的不多了。

相关信息:

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发电厂参与迫害责任人:

原白鹤电厂现更名为:国家电投重庆白鹤电力有限公司
地址:白鹤镇大胜村 邮编:405449
原白鹤电厂党委书记:尹定和
原白鹤电厂厂长:朱毅
原白鹤电厂工程师:谭祖华
原白鹤电厂公安科科长:刘力铭
原白鹤电厂公安科办事员:彭咏胜、刘立明(音)、吴大成(音)、金文(音)、谭易(音)、曾德嘉(音)
原重庆市电力总公司局长:叶明(音)
重庆市电力高级技工学校监考老师:梁尚琪(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