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天津市宁河区一群善良人在二零一九年遭迫害
天津市宁河区一群善良人在二零一九年遭迫害

文: 泽睿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刚刚逝去的二零一九年,天津市宁河区约有八十名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宁河当局的骚扰、迫害。这一年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分别是:黄春来、李国庆、于波、李蕾、张秀芹、赵焕茹、朱秋真、王淑敏、孙玉萍、岳怀芳、李秀云、赵华、马俊鹏、韩淑云、李秀华、马金霞。其中张秀琴被非法判刑八年,赵焕茹一年,朱秋真八个月,孙玉萍一年;目前李国庆、于波、李蕾、王淑敏、岳怀芳、李秀华,马金霞仍被非法关押在宁河区看守所,没有任何音信。

这些法轮功学员要么被中共不法人员冠以“有人举报”为名肆意抓捕抄家,如韩淑云、马俊鹏等;要么就是到法轮功学员家问炼不炼,只要说炼就抄家,并实施抓捕,如朱秋真、王淑敏等。

中共这个黑恶组织经常罔顾事实、黑箱作业,故意枉法冤判是中共的司法常态。法轮功学员李秀华与马俊鹏就是在年关末尾被抓进看守所的,这不得不让人联想中共按指标抓人。因为这些警察知道:随便抄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家,都会抄出所谓的“证据”。迫害二十多年,这样先抄家后“定罪”的案例在中国大陆已经比比皆是,冠以“有人举报”为由抄家“定罪”的冤案也是司空见惯。

回过头来,让我们看看这些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这里仅举几例:

李国庆通过修炼法轮功,工作上兢兢业业,是电力系统公认的“国”字辈技术骨干,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黄春来修炼前,偷盗成性,修炼之后,不拿工厂一丝一毫,与人为善,人们都愿意跟他一起干活,领导看到他的巨变,提拔他当车间主任。

朱秋真修炼前身体不好,夫妻关系不和谐,通过修炼身体好了,也放弃了跟丈夫离婚的念头,一家人开始有了笑声。她经历了公公、丈夫相继离世,她不再嫁,抚养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并照顾有残疾的婆婆。

李贺芹,女,修炼法轮大法前,身患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可谓苦不堪言。中草药不知吃了多少也不见效,是典型的药篓子;修大法后不长时间身体疾病不治而愈,整个人变得健康快乐。

修大法后的李贺芹乐于助人,不管大事小情,只要找到她,她都不厌其烦地尽其所能的去帮,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心眼儿好、热心肠。有一次,她得知她家附近有个老太太的老伴儿去世了,她几乎每天去陪着老太太遛弯儿,陪说话,有好吃的饭菜,时不时的就给老太太送过去,老太太很受感动,这次听说她被绑架,老太太很伤心,不理解警察为啥被抓,逢人便说:“小李子可是大好人啊!从没见过这么好的人啊!”

李贺芹本应有两次得到房产的机会,一个是娘家,一个是婆家,通过修炼,她主动放弃了两次争得财产的机会,让家人和所有认识她的人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连法官对她都竖起大拇指。

岳怀芳从小身体就不好,身患多种疾病,月经不调,神经衰弱,胃病……修炼不长时间,疾病痊愈,整个人变得健康快乐,在单位上班时,公司每年都给医药费,她却从来不要,在服装厂上班的人几乎每个人都从公司往家拿布、线等东西她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从不拿一针一线。因二大姑姐有抑郁症(去年跳河自杀),结婚后近二十多年的时间,一家人几乎天天在娘家吃,她却从未有过怨言,有时还跟二姑姐聊天,哄其高兴,她更是婆婆公公眼里的好儿媳。

岳怀芳四十出头,却经历了一次非法劳教迫害(一年);一次非法判刑(五年)在监狱里她被迫害得子宫严重下垂,给自己生活带来诸多不便,而今她刚刚失去老伴儿的母亲,因担心女儿的安危,不知哭了多少次……

就是一群这样的善良人,却遭到了中共长达二十多年的残酷迫害,他们被劳教、被判刑、被迫害精神失常、被注射毒针、被打残、被各种酷刑折磨。历数中共罪恶,可谓罄竹难书!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信仰自由,而在中国社会里,法律只是共产党手里的把玩、控制老百姓的工具。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以肆意强奸民意,践踏法律。

最近获悉,构陷王淑敏的案子已经两次被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在正常人的社会遇到这种情况下就应该放人,而宁河公安局却一意孤行,枉顾事实与法律尊严,欲加其罪而后快。出于善意,我们权当检察院人员良知发现,截窒了此案的进一步恶性发展,此案不正是给宁河公安人员顺水推舟,救赎自己的机会吗?善念得厚福,恶念招百祸。

历史的车轮已经走向二零二零年,看看现在的中国社会已经千疮百孔,中共隐瞒、迟报武汉肺炎,导致中国所有省份全面沦陷,并殃及扩散到很多国家,对中国及世界人民的生命与财产都构成了最直接的威胁。若在此时还看不清中共的邪恶,还在助共为虐,天灭中共时就会挟裹这些人一起殉葬。

法轮功学员这些年和平理性的讲真相,即使面临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甚至被活摘器官,一如既往的告诉世人中共的罪恶与江泽民集团的邪恶,为的是让人们远离这个世间最大的魔鬼——共产党。这些法轮功学员对每一位身在体制内不明真相的公检法人员非但没有恨意,相反还会为这些人的将来担心,因为他们才是这世上最可怜的生命。善恶必报,人不治天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