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方征平被迫害致死七年 家人仍然疑问重重(图)
方征平被迫害致死七年 家人仍然疑问重重(图)

发表时间: 03/23 09:07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西昌市60岁的法轮功学员方征平被非法判刑七年,2013年4月1日在云南省第一监狱突然离世。方征平入监时身体很健康。从他的所谓“生病”到死亡到火化,家属都没有见到过方征平。监狱方提供的方征平生前视频显示方征平死亡前一直在喊:“不打我,不打我”。


方征平生前照片

从1999年7月到2013年4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中,方征平有近三分之二的日子被中共关在狱中。他最终没能活着走出黑狱,期间所遭受的折磨,是外界难以想象的。据悉,当方征平的噩耗传来,他那早已哭干双眼的八旬老母亲,无声的趴在了桌子上……

当时正在四川省女子监狱服刑的妻子程冬兰(程冬兰在2010年因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十年)向云南省检察院等部门投诉,希望调查方征平的死亡真相。有关部门的表现让程冬兰确信方征平是被虐待过。

2013年,云南省第一监狱派人到四川省女子监狱告知正在服刑的程冬兰,她的丈夫方征平已经在2013年4月1日“因病死亡”。此前监狱拒绝程冬兰要求见方征平最后一面的请求。他们提供给程冬兰的视频上,清清楚楚的看到方征平在生命结束前,反复念叨着:“不打我,不打我”。为此,程冬兰在失去自由的环境下,向云南省检察院等部门写信反映情况。

2016年元月5日,云南省昆明市检察院的两位检察官到监狱对程冬兰反映的方征平2013年4月1日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反复念叨着“不打我,不打我”中结束宝贵的生命一事调查回复,一堆厚厚的材料,程冬兰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看,也没有条件去一一核实,为尊重他们的劳动,程冬兰签了字,但是如今程冬兰还有许多的疑问:

监狱方、法医、检察院、方征平身边的人都一致否认方征平生前受到过虐待,前后矛盾:

(一)监狱方说方征平因病死亡的同时提供方征平在生命结束之前还在反复念叨着“不打我,不打我”的视频。

(二)法医鉴定“方征平身上无伤,因病死亡”与“不打我,不打我”相矛盾,到底谁提供的情况是真实的?

(三)检察官对方征平喊出的“不打我,不打我”辩解是方征平身边的人压住方征平的手,试问一个没有受到过虐待的人怎么会在别人压住自己的手时,本能的喊出“不打我,不打我”呢?很显然这是长期受到虐待的人条件反射,显而易见方征平死前受到过虐待。

(四)所谓方征平身边的人“证词”:方征平不认罪,不转化,生前在监狱“没有”受到过虐待,试问方征平喊出的“不打我,不打我”怎么解释,身边人(孔祥贵)的证词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如果没有虐待过方征平,为什么?

(一)2013年3月22日,方征平病危住院,曾经转过多家医院救治,近10天时间才死亡,狱方有足够时间通知父母见面临死亡的儿子最后一面。

(二)家属从所谓的生病到死亡都没有见过方征平,有疑问是正常的。监狱方本该给方征平全身录像,证明监狱没有虐待过方征平,在家属提出疑问时反而用方征平没有穿衣裤为由搪塞家属,没有穿衣裤不正好具备录像条件吗?怎么反而变成托词?请问没有穿衣裤的原因何在?四川省女子监狱一服刑人员生病住院,监狱通知家属多次到医院探望,服刑人员死后还要脱光衣裤照相。

(三)家属不签字就强行火化,为什么如此迫不及待?

(四)为什么在程冬兰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却接到云南省第一监狱的:“已按程序火化”的通知,如果不是接到云南省第一监狱的通知,程冬兰绝不会写委托书让程冬兰的儿子到监狱去拿骨灰,因为程冬兰丈夫死亡疑问多多。奇怪的是,程冬兰儿子亲眼见到“已按程序火化”的方征平,再次火化。

试想:1、不让家属见方征平。2、法医已做鉴定。3、存放费用又高。再说方征平只是一个普通的服刑人员,存放那么长时间,花那么多钱的意义何在?第二次火化的视频程冬兰看过,根本不是程冬兰丈夫。很显然程冬兰儿子领走的也不是程冬兰丈夫的骨灰。第二次火化的方征平到底是谁?他来自何方?

监狱方对方征平在结束生命前喊出的“不打我,不打我”狡辩的是不打针,这个理由太牵强。

检察官的偏向调查:(一)没有通知父母,是因为已经通知方征平的妻子,请问方征平的妻子仍在狱中没有自由,怎么不通知方征平的父母,这不是在为监狱推卸责任吗?(二)不承认方征平第一次火化的事,难道云南省第一监狱通知的“方征平已按程序火化”就不是证据?

检察官们心不正的偏向调查使程冬兰明白,他们不是用他们的言行体现司法公平公正,而是维护云南省第一监狱的名誉,但程冬兰坚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程冬兰更坚信方征平身边有人,有良心发现的一天,那才是最真实的。

有人可能想,监狱这么蠢,把虐待证据直接给家属,其实不然,他们是在向方征平家属示威,他们无视生命,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不把老百姓打上眼,足以证明他们的嚣张。

程冬兰无法接受,领回不是自己亲人的骨灰和剥夺家属见方征平的权利。亲人在死亡前那种恐惧、无奈、无助、悲惨、凄凉的“不打我,不打我”过程中承受的痛苦就象刀一样刮割程冬兰的心,这就是程冬兰苦苦寻求方征平死亡真相的主要原因。

2015年中国官方公布,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供体来源。因程冬兰丈夫入监时身体很健康。从他们的所谓生病到死亡到火化,家属都没有见到过方征平,背后隐藏的是什么?程冬兰怀疑丈夫的器官被利用。

关于方征平遭受迫害的更多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七次遭绑架 四川西昌市方征平冤死狱中》《四川西昌市方征平夫妇生离死别的遭遇》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