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报道 » 疫情死亡数字:打开“黑匣子”的“钥匙”
疫情死亡数字:打开“黑匣子”的“钥匙”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清明节之前,湖北省想把疫情中死者的骨灰盒发放完毕。武汉的各殡仪馆门口排起了长队,预约要五个小时才能拿到,并且要单位或社区人员陪同才能领取。

死亡者到底多少呢?仅武汉的汉口殡仪馆,三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两天就卸下了两卡车骨灰盒,合计5000个,明显超出中共公布的全国三千余瘟疫死亡人数。而汉口殡仪馆只是武汉市七家殡仪馆之一。七处殡仪馆,共74台焚烧炉,24小时连轴转,粗略推算,一个月的死亡人数都已是数万人。还没有包括二月中旬,40台“移动式医疗垃圾焚烧方舱”进入武汉所处理的遗体。

这样的估算并不等于真实的数字,但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却足以让谎言无处藏身。

中共以为把“死亡数字”密封到“黑匣子”里面,就无人可知。但是,正象一句谚语所说,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打开另一扇门。

纵观中共建政以来,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无论是大灾,还是小灾,为了粉饰“伟光正”形象,对于百姓伤亡,从来是瞒报、少报,甚至于不报。

“唐山大地震” 三年后才公布

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在地动山摇中,这座超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顷刻间被夷为一片废墟。而直至三年后,中共官方才公布正式资料,唐山大地震共造成24.24万人死亡。

一九七六年年底,发放第二年的布票时,原本120万人的唐山只发出了65万人份的布票。“布票可是按人头发放的,到底死亡了多少人?”依此推算,唐山地震的死亡人数则绝非24万,而是至少55万。早在地震结束之后,民间早已有说法,认为震亡在60万人。

计划经济的年代,百姓买任何东西,需要票证,而这恰恰成为证实灾难真相的一种印证。

5万万人的“-5.2%”

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由于中共搞大跃进,炼钢铁、修水利,荒废农业而导致大饥荒。在城市,民众们凭票购买食物,每天食不果腹;而在农村,农民们在有限的口粮吃完后,不仅吃起了草根、树皮,甚至还吃起了人。这场大饥荒究竟饿死了多少人?

中共多年以来,对此三缄其口,然而近年来,随着人口档案的开放,1959年人口增长率为负2.4%;1960年为负4.7%;1961年为负5.2%;1962年为负3.8%。按照当时中国人口为5亿,按照这个负比例计算,减员人口在三千万至四千万之间,证实了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千万人是可信的。

死亡的人无法开口,而出生率的降低却间接证明了人口的非正常减员。

大灾瞒 小灾也瞒

二零一五年八月的天津爆炸事件中,首次出现消防员大规模伤亡。中共党媒公布为21人,引起一面倒的民意追责。

界面曾援引公安部消防局的消息说,参与灭火的九个消防支队和三个专职队已经全部牺牲。一位似乎知情的人士在网上披露,一个消防中队普通情况大概有20到30人,专职消防队不低于15人。这样,在这次爆炸中牺牲的消防队员应该在200~300人之间。

编制是有规律的,只要获知出动了多少支队伍,回来多少人,简单的算术都可以算出来。

二零一二年七月北京的六十年来的罕见豪雨,中共官方媒体称,造成37人死亡。但许多北京市民估计死亡人数比这个要高的多,可能有上百人死亡。按照中共惯例,隐瞒是必然,无论是大灾小灾,中共都习惯性地藏匿真相。

那些被编为“代号”的失踪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与中共掀起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在这二十年中,无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被酷刑拷打,被虐杀,甚至被活摘器官。根据海外明慧网的统计,迄今有四千多有名有姓的人被证实被迫害致死。

那么没有披露的还有多少呢?由于中共的刻意掩盖,迄今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害还是个谜。

目前居住在加拿大多伦多的甘娜来自北京,曾经是首都机场海关官员。在二零零一年第三次被关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时,被进行验血、X光照像、心电图及眼部检查等等。甘娜说:“当时我感觉很奇怪,劳教所的警察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给我们做这种全面的体检,我就感觉很奇怪。”

约在二零零零年九、十月以后,被劫持到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到监管医院进行全面细致的体检,这时的体检项目,和以前根本不同了,查(测量)血型、大管抽血等多项检验。有的要面谈,面谈时,在医生的面前是一张薄A4纸大小的表格,每个人的名字前都有一个数字“代号”;一些血型特殊的学员编号前有一个三角形的标志,当时,医生对一些测量出来是特殊型血的法轮功学员重点关注,询问有无家族遗传病史等。

据明慧网报道,在二零零零年,中共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了非常恶劣的株连政策:让家人下岗,让单位领导受罚,让全单位职工都没有奖金,甚至让地方政府部门承担责任,以乌纱帽相威胁。这样一来,中共实际上就是把学员周围的一切环境都动员起来参与到对法轮功的迫害中。

于是,从二零零零年左右起,为了不对家人、单位、街道产生影响,很多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就不报姓名,不报家庭地址。从当时明慧网上的法轮功学员交流文章就可以看到,“不报姓名地址”成为了法轮功学员抵制株连迫害的一种广泛流行的做法。

北京公安内部消息称,到二零零一年四月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登记记录的法轮功学员达83万人次,不包括许多不报姓名和未作登记的。不报姓名,而被押往外地的人数,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二零零零年七月,为了减轻北京的压力,关押在北京各看守所的不愿说姓名、地址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体押到天津,分别关到天津各看守所,长长的白色的押送车队行进在高速公路上,竟然看不到头尾。

除了天津,也有的被送到东北,有的至今杳无音信。目前身居海外的郭国汀律师说:“我亲自办理的上海黄雄案件就是这样的。黄雄在上海交通大学的宿舍失踪,没有任何信息,我们也查过好多地方都没有。”

二零零六年,终于有人站了出来。一位沈阳苏家屯执行活摘器官手术的医生,难以承受良心的谴责,其家属在海外揭开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在国际社会引发了巨大的影响。

在经过法轮功十余年的调查、取证之后,在没有现场案例(也不可能有,邪恶之徒施行完活摘手术,立即毁尸灭迹)的情况下,从各个维度构成了一个庞大、详实的证据链。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设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正式宣告,依据多维度、可信任的证据链,判定中共存在强摘器官,并持续到今天,仍未停止。

这样的秘密还能掩盖多久?中国有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结语

中共官方的数字已极少有人相信,在这次的中共病毒(武汉疫情)中,更令无数国人清醒,中国人探询与传播真相的过程,其实也是唾弃、解体中共的过程。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作恶多端的中共正在被中国民众所抛弃。邪恶的中共解体之时,也是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