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法洪传 » 世界法轮大法日 » 世界法轮大法日 澳洲学员忆师恩(图)
世界法轮大法日 澳洲学员忆师恩(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明慧澳洲记者站报道)今年是法轮大法弘传二十八周年。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晚八点至十一点,全澳各地学员举行了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网络交流会,十五位各族裔学员交流了他们对大法和师尊的无限感恩,在正法的最后时期,他们都表示,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勇猛精進,修炼如初;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视频:澳洲法轮大法弟子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修炼二十多载的老学员回忆师尊亲临澳洲讲法

修炼大法将近二十四年的墨尔本学员王女士今年八十多岁,回顾自己当初开始修炼大法的经历,她心情依然激动:“得法前,我曾经去过很多教堂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归宿,但都很失望。好朋友给我送来的宝书《转法轮》,我记得自己打开封面,看到师父的照片后的感觉,亲切的笑容,非常熟悉,就像是很早以前认识的亲人,我非常激动。还没有看完这本书,就决定要找到这位师父,无论天涯海角。非常幸运,几天后,悉尼的朋友来电话,告诉我不用找了,这位师父很快就要来澳洲了。”

王女士回忆道:那是一九九六年的八月初,师尊在悉尼讲法的头一天晚上,我和另外五人,连夜做大巴一大早赶到悉尼,抵达师尊讲法的一个跑马场俱乐部后,直接走入一个礼堂听师尊讲法。师尊讲法结束后,师尊特别提到,从墨尔本来的学员很辛苦,邀请我们去师尊入住的酒店再次和很多悉尼学员一起聆听师尊讲法,师尊解答了学员们问的问题。师尊第二次来悉尼时,我有幸和几位同修一起在机场送别师尊时候,师尊慈悲的回答了我提出的问题。”

王女士感慨的表示:“二十多年磕磕绊绊的走过来,师尊经常点悟我,譬如学法懈怠的时候就有声音告诉我:多读书。有次我摔一大跤,还没有爬起来,就听到声音告诉我:赶快去炼功。我自己就像一个小孩一样,被师尊牵着手往前走。所以我从内心真的非常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我过去的人生比较坎坷,心里很苦的。修炼以后真的明白了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所以我过得非常充实,我知道我在往哪个方向走。同时也看到常人在痛苦中挣扎,我为他们难受。所以我暗暗的向师尊下决心,扎扎实实的向内修,修去自己所有的人心,修出更大的慈悲心,去更多的救人,才能对得起师尊对我的救度。跪拜师尊,从内心的深处的深处感谢师尊!”

堪培拉学员魏女士说:“我是一九八九年底到悉尼留学,人生经历比较顺利,但常有空虚之感,有个问题总是萦绕心头: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九九四年母亲去世,悲伤之余,甚为迷茫。加之身体有恙,时常头晕、头痛、无力,导致情绪低落、悲观无望。一九九六年读了《转法轮》这本宝书,大为激动:书中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原来人死了不是一了百了,生命还可以永恒!从此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炼功之后,身体康复了,修炼中见证了大法的博大精深,我对大法坚信不疑。”

魏女士回忆当年,师父来到澳洲讲法时,她得法一个多月,“我有幸到机场去接机,并于八月三日聆听师父讲法。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师父又来到澳洲。那是个星期天的早晨,我们正在悉尼市中心的达令港炼功点打坐。忽然音乐停了,有人说师父来看大家了。我睁开眼睛,看到师父坐在前面的长椅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像做梦一般。大家激动的围了上去,师尊慈悲、耐心的回答大家的问题。”

A级认证针灸师同化“真、善、忍” 帮助他人提升自己

来自台湾的戴女士,在昆士兰行医二十多年。是一位获得A级国际针灸医师认证执业资格的针灸师。二零零三年戴女士和先生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夫妇俩不仅身体健康,性格也比以前温和多了,也能凡事为别人着想。随时修炼的深入,戴女士在医学领域中也领悟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她说:“我从法轮大法的著作《转法轮》中领悟到,医生只能暂时解决病人表面的痛苦,其实‘万病由心生’,病人如果没有真正的解开自己的心结,病还是会再来的。而法轮大法是让我们同化‘真、善、忍’,帮助每一个人提升自己的品性、道德,从根本上得到身心的整体健康。”

戴女士说:“这十七年来,培育我在法中成长的地方,就是我们全年无休的麦克格里(MacGregor)炼功点。我们每天早上五点五十开始,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后来又加上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并短暂的交流。一直到大约九点半左右,这是我们每一天的开始。”

同时,戴女士还交流在这次疫情下,她与当地的学法炼功点是如何不受环境制约,更加精進修炼的心得:“四月份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户外活动都被限制了。我们不想让炼功点空着,政府既然规定只能两个人一起活动,那么我就和辅导员两个人还是天天五点多准时出来炼功,八点多发完正念再赶回家,准备上网和小组的同修一起学法。我们早上八点半学《转法轮》、晚上八点半学新经文,每天学法之后、大家互相切磋交流、可以很坦诚的向内找、比学比修、真的是一个让我们修炼如初的最好的环境。”

除了交流每天的学法炼功外,戴女士还交流了她在心性方面的提高。她说:“一次有一对意大利夫妇一起进来诊所,先生是长期来调理的病人,那天他带着太太一起来。一进来就跟我说,他针灸治疗的保险额度已经用完了,收据能不能开他太太的名字,那时我也没多想,随口就答应了。那天我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给他扎针,但是那天起针的时候,却有一支针怎么也拔不出来,我虽然保持着外表的镇静,心中却什么念头都有,要是真的取不出来,那该怎么办?叫救护车?送去医院开刀?一向信任我的病人会怎么想呢?这时我向内找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我做到修炼人的‘真’吗?我图利他人,最终不是图利自己吗?作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我知道自己做错了。”

“我当时在心中默默的求师父,请师父赐给我智慧,也许了一个愿,从今以后,保险额度用完的病人,我很乐意为他们免费治疗,绝对不会开他们家人的名字。就这样几秒钟的念一闪一过,顿时不知哪来的灵感,我跟病人说,你膝盖用力,把背拱起来跪着。我就在他背弯曲,脊椎的间隔拉开的时候,顺利的把针取出来了。付费时我跟他说,我不能开你太太的名字,但是我很乐意帮你,保险用完了,以后就把你当朋友,我帮朋友治疗是免费的。他听我这么说,反而说:没关系他可以自己付费,并非常感谢我。”

戴女士最后交流了自己对学法入心的领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求自己要百分之百的做到“学法入心”,才能真正修出纯净慈悲的心,用修出来的“功”去救度众生。

西人学员:此生一直在等待大法


图1:昆士兰州的司考特(Scott)和全家恭祝慈悲伟大的师尊生日快乐。

昆士兰州的考特(Scott)和妻子尼娜(Nina)是修炼了二十多年的老学员,他们的两个女儿也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

司考特说:“法轮大法对我来说,好象在我内心深处一直存在着,但我无法解释。直到读了《转法轮》,我才终于知道这就是我内心一直在等待的东西,很感谢师父唤醒了我真正的灵性。有一次和同修交流后,意识到自己的师父是谁,我几乎无法呼吸,内心感到太震撼了。”

司考特并说:“我和尼娜在得法的时候还很年轻,所以并没有什么身体健康问题。但是,我们有一些不健康的瘾好,不过,在修炼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后,吸烟喝酒等不良习惯就不费吹灰之力地戒除了。那一刻,我真正认识了大法的力量。现在我经营着自己的建筑公司,人们总说我始终保持着微笑,即使在面临很大压力的情况下。我从不说脏话,这一点让人们很惊讶,尤其是在建筑行业,说脏话是很常见的。”

尼娜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大女儿表现出了类似中共病毒感染的症状,还发了高烧。我主动提出要给她大声念法,但她说:‘我想自己大声读’。我们从第一讲开始,读到四分之一的时候,她还在发烧。我问她要不要继续读下去,或者停下来休息一下,她说继续读,没事。当我们读到一半的时候,她的烧几乎完全退了。又是一次大法力量的显现。”

她还说:“我永远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大法给我智慧,让我在困境中拨开迷雾看清前进的道路,这是对我最大的慈悲。师父和大法帮助我看清了我的人心,看清了它对我的牵绊,使我能够在正法时期兑现承诺。那些一个又一个充满希望的小奇迹让我们看到,当我们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时候,大法无所不能。这是解脱人性的最大礼物。”

法轮大法让母亲绝处逢生

悉尼学员凯丽交流了法轮大法让她的母亲绝处逢生的经历。凯丽的母亲今年八十六岁,退休前是天津商业公司会计。凯丽说:“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我父亲病故,母亲万分悲痛,导致大病一场,她连续做了两次直肠大手术,在抢救室,母亲身上插着七条管子,生命垂危。我每天求师父让母亲活着。她神奇的活过来了。”

凯丽回忆:“二零一八年五月,八十五岁的母亲终于拖着半条命,带了一大箱药品,来到了澳洲。当时她身体虚弱,生活不能自理,自己完全不能走路,精神恍惚。晚上我要陪她睡觉,照顾她起夜解手,全天得有人照看。”

后来凯丽让母亲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结果奇迹出现了:“我带母亲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时,她先是后腰发冷,从两脚底排出了两股寒气,大脑犯困,睡了几日后,突然清醒,眼睛有神,高血压恢复正常了,吃饭香,睡眠好,气色红润,有精神了。”

她说:“母亲参加墨尔本二零一九年全澳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时,在去墨尔本的夜间火车上,一晚她就上了五次厕所,法会后回悉尼的火车上,她只上了一次厕所,从此她尿频的病好了。”

现在凯丽和母亲每天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凯丽说:“母亲现在一粒药也不用吃了!她自己走路也稳健了,一口气上二楼,心平气和,她已经完全生活自理了,还能帮我择菜,包饺子,洗碗等。母亲变得年轻了!皮肤细滑有弹性,根本不像老年人。更重要的是她情绪乐观开朗了,脸上有了笑容,还增长了十五公斤体重。法轮大法让母亲绝处逢生!”


图2:凯莉的母亲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凯莉的母亲说:“今天是‘五一三’法轮大法日,是慈悲伟大师尊的生日。我们全家无比感恩!万分幸福!衷心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