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种手段
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种手段

更新时间: 06/18 01:06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女子监狱为了逼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使用了诸多的惨无人道折磨手段,如:长时间罚站、奴工劳动、辱骂、毒打、吊铐、悬空吊挂、捆绑束缚带、强制穿束缚衣、侮辱人格、强制洗脑、强制服用不明药物、剥夺睡眠、生活上虐待等等。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南昌市的张淑君、新余市的李烈凤,南昌市的罗春荣。

 

罗春荣  张淑君 李烈凤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南昌市的江兰英、陈小娟、付金凤、熊泉妹、梁美华、黄利琼、张育珍、熊美英、梅玉凤、王凤英、陈玉莲,南城县的官水娥、江友香、敖桂英、姚爱英、罗建容,抚州市的夏季萍,樟树市的吕三秀、廖海梅,都昌县的胡火英,河北省的纪淑君。

江西省女子监狱创建于一九五八年,现位于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监狱共分为九个监区,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关押,每个监区都设有一位专职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教导员,全监区现大约有二百位女狱警。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该监狱成为江西省残酷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遭受迫害,狱警们用尽各种灭绝人性的酷刑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据明慧网报道,近年来,江西女子监狱的残酷迫害还在继续。

下面是江西省女子监狱近几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大手段。

一、罚站

罚站是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常用的一种迫害手段,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罚站过。


中共体罚示意图:罚站

上饶市信州区六十多岁的杨丹荷,经常被罚站,有时至凌晨二、三点钟,有时至凌晨四点钟;白天一出工即开始罚站,甚至每天二十四小时罚站。

南昌市六十多岁的吴志萍,被罚站两个星期,期间不准上厕所,只准每天下午三点上一次厕所。

南昌市五十多岁的付金凤,长期被罚站至凌晨二、三点钟,甚至凌晨四点钟。曾经连续六天六夜二十四小时罚站。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的半夜,在她被罚站了八个半月后,突然晕倒,头顶摔了个大包。

高安市石脑镇的老人王团圆,到监狱的第二天就开始被罚站。从早上六点钟站到晚上十二点钟,一天共站了十八个小时,总共罚了她二十多天,两只脚肿得很大。

南昌市五十多岁的江兰英被长期罚站,从早上六点半站到晚上十点半钟,并不断被延长罚站时间,共被罚站了九个多月。监区长万敏英还残忍规定,江兰英被罚站时不能靠着墙壁,只能靠双脚站立。江兰英的双腿因长时间站立而严重肿胀变形、静脉曲张。

南昌市六十多岁的熊泉妹,白天被逼罚站,每天站十来个小时,脚肿得很大,穿不了鞋,就又被逼赤脚站着。

九江市六十多岁的黄引娣长期被罚站,日夜站立,不准移动、不准休息、不准睡觉,每天罚站时间从凌晨到半夜十二点以后,甚至全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罚站。由于长期罚站,黄引娣的两条腿变得极度肿胀,皮肤紫黑,脸部浮肿,出现生命危险。

南昌市七十多岁的王凤英每天被逼罚站到深夜十二点。

永修县的老人葛玲,长期被罚站致子宫下垂,每次小便后子宫脱垂,需要用手再塞进去,痛苦不堪。

二、奴工劳动

江西省女子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基本都是五十多岁至七十多岁的老人,她们本该退休、清闲自在,可女子监狱却用超长时间、超高强度的奴工劳役迫害她们。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九江县的田海英,被逼完成奴工任务,白天整天做,晚上还要加班做,如果没有完成当天规定的工作量就会被罚不让上厕所或不让睡觉或被捆绑吊挂在窗子上,晚上回到监室后还要被罚抄监规或者被罚头上顶书,或者被罚“贴补墙”。后来又逼迫她做超时奴工,每天早上六点钟进车间,一直干到次日凌晨两点,共计被迫害二十八天。

六监区三警区的奴工劳动是套雨伞套子,这个工种是整个监区行业里最累的工种,属于重体力活,可是却只有法轮功学员才被送到这里做奴工。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是五十多岁至七十多岁的老人,她们每天要弯着腰推着七十至八十斤重的一筐伞到自己的工位上,每七、八分钟至十几分钟套完一筐伞就要弯着腰去推另一筐伞,还要把套好的伞一箱箱的叠起来。因为筐底没有装滑轮,只能完全靠人力推移走。有一次九江市七十多岁的刘孝慈老人因为路面凹凸不平摔倒在地上起不来,狱警还不准别人搀扶。

三、辱骂、毒打

江西省女子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一就是各种下流的辱骂和残忍的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杨丹荷遭到包夹犯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轮番辱骂和肆意殴打,被打拐了脚,就在地上拖拽,衣服都被拖破,其惨状令现场看见的犯人都哭了。将她打的昏死过去又用水浇醒,还揪着她的头发撞墙,经常被撞的头晕脸紫黑,小腹大腿全是紫黑块。毒打导致她右胸疼痛几个月,二十多天不能正常呼吸。

熊泉妹被包夹犯人用非常邪恶的污言秽语,漫无边际的辱骂,祖宗八代都被犯人们骂遍了。包夹犯人还辱骂法轮功师父,骂的满嘴冒白沫。

吴志萍被几个包夹犯人围着拳打脚踢,犯人们还疯狂地对她来回扇耳光。犯人吴婷用手使劲捏她全身,说是给她“按摩”,更使她痛的无法自控、发疯一样的在床上打滚。

付金凤的耳朵几乎被诈骗犯叶春燕揪下来,两个包夹犯人对她拳打脚踢,打得她一身青紫、头上好几个淤肿的包块。当时教导员胡艳萍和指导员陈颖眼睁睁看着犯人们打她,就是不制止。

王团圆被捆到老虎凳上三天,双手破了,整个人难受极了。她还被包夹犯人金婕在卫生间被脱的一丝不挂殴打。


酷刑演示:老虎凳

陈小娟被包夹犯人扇耳光,还被不停地用风油精涂抹眼睛,导致她左眼的眼泪如瀑布般直线一串串流淌不止,从此她左眼视物不清。

四、吊铐 悬空吊挂

吊铐和悬空吊挂是江西省女子监狱从身心上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手段。

杨丹荷被两脚分别固定在上下铺的下铺,双手用铁铐铐住,然后一个包夹犯人用布塞住她的嘴巴,另一个包夹犯人站在上铺用力拉手上的铁铐,杨丹荷痛的撕心裂肺。后来她被放下后手指变形,腹部以下青一块、紫一块,半年后身体上的伤痕都未褪去。

王团圆被狱警陈起(音)命令三个包夹犯人将她的双手反扣到背后,然后把她强按到双人床的下铺上,陈起(音)就用手铐铐住她的双手并往双人床上铺的柱子上吊挂。然后又把她使劲拽下来,用绳子捆住她的双脚,往另一排双人床上铺的柱子上吊挂。王团圆整个人脸朝下、背朝上的被悬空吊铐在两张双人床之间。

吴志萍被强迫站在写有法轮功师父名字的凳子上,然后把凳子抽掉,使她被悬空吊着,她的手瞬间痛彻心肺。


酷刑演示:吊铐

赣州市兴国县六十多岁的李兰英被关在小房间,被单手悬空吊铐在窗户上,双脚不能着地,李兰英疼痛难忍昏迷过去。

黄引娣被双手吊铐,只能脚尖点地,受刑时整个人处于极度痛苦状态。黄引娣遭吊铐酷刑后,双手和双脚全部失去功能,很长时间才能慢慢恢复。


酷刑图:吊铐

江兰英遭受吊挂迫害时,第一次是教育改造科科长胡睿华亲自吊挂,将她的两只手吊挂在窗户上,只能脚尖点地。第二次教导员陈越把江兰英的一只手锁吊在窗户上,把她的另一只手从背后锁吊到窗户上,两只脚只能脚尖点地,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

吕三秀拒绝“转化”,被狱警长时间捆绑吊挂。

田海英被教导员王湘与狱警田爽吊挂在生产车间厕所旁边的窗户上暴晒,每天吊挂二十四小时,连续吊挂了十天。在副监狱长万雪红的指使下,教育改造科科长胡睿华带领着狱警王湘、田爽、胡林等人,用连环手铐将她手和脚铐在一起,白天将她吊挂在仓库里,晚上吊挂在床头上,共计被吊挂了十天。连续的吊挂酷刑导致田海英乳房囊肿。

五、捆绑束缚带 强制穿束缚衣

江西省女子监狱使用的酷刑“束缚带”,外表看起来是用布缝制的,可里面藏着机关,当包夹犯人用手去转动捆绑法轮功学员的束缚带时,束缚带就变得越来越紧,法轮功学员被捆绑的整个手臂就变得软塌塌的,象骨头断了一样,整个人痛不欲生,手臂几近残废。

束缚衣是衣服和裤子连着的,裤脚下两边也是连着的,走路只能夹紧双脚、挪着步子走。长期穿束缚衣会导致疼痛难忍。

杨丹荷被强制双手举过头顶,然后被用帆布束缚带吊捆在劳动车间的铁架上及厕所的旁边。犯人们将她单独关在一个专门用作“攻坚班”的小房间,将她的双脚呈一字形用帆布束缚带分别绑在通道的两边床脚下,身子在中间,然后强制她把手举过头顶,把她的双手用镣铐直接穿入她的手背,鲜血直流,全身无法动弹,眼前一片漆黑。头用棉帽套住,嘴用抹布堵住,杨丹荷根本无法呼吸。这种丧失人性的酷刑折磨痛的杨丹荷撕心裂肺,呼吸停止,挣扎在死亡线上。

陈小娟因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每天晚上被犯人用几根“束缚带”捆在床边,一脚尖点地,另一只脚被拉到对面床上铺顶上;有时她被迫身体向后转,形成脚尖点地、手拉开的形状;再后来直接把点地的单脚也挂上,形成所谓的“双飞”形状。每天白天被四、五个犯人用“束缚带”吊挂在生产车间的窗子上;中午被犯人拖进监狱餐厅,扔在地上;下午又被继续挂铐在车间窗子上。捆绑束缚带吊挂导致陈小娟的左手臂半年不能摆动。

刘嫦娥在半个月的攻坚“转化”迫害中,被狱警伙同包夹犯人杨丽红、余俊阳捆绑束缚带残酷迫害。被反手吊铐起来,吊得老高,手腕、脚腕都分别被套上束缚带,当包夹犯人用手去转动束缚带里面藏着的机关时,束缚带就变得越来越紧,死死卡在刘嫦娥的手腕上。没多久,刘嫦娥就被折磨得痛不欲生,整个手臂变得象断了一样软塌塌的,左手大拇指连动都不会动一下,手几近残废。为了防止刘嫦娥呼叫,包夹犯人杨丽红把刘嫦娥的短裤、袜子塞住她的口鼻,并叫嚣着要把她搞死。

王凤英老人因拒绝“转化”,被强制穿束缚衣,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六、侮辱人格 强制洗脑

江西省女子监狱不仅从肉体上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还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人格,强制暴力洗脑、从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睡觉的床边贴满污蔑法轮功及法轮功师父的纸张,有的学员被强制双腿间夹一张污蔑的纸张,两手还要被分别平放一杯水、罚站在指定的小方格内。

杨丹荷被强制背监规、写作业,观看诽谤法轮功的碟片。晚上被关到一间叫“攻坚班”的小房间,房间的墙上、地上都贴满了辱骂法轮功的标语。杨丹荷还被用抹布堵住嘴,衣裤鞋全被脱光,被用拖地的脏水从头浇到脚,全身被浇湿、冷得发抖。她不仅人格遭到侮辱,且眼睛还被迫害致肿胀看不清路面。

熊泉妹被强制洗脑,被逼看诽谤法轮功的宣传材料,不许说话,二十四小时被监控。晚上被强制学习的小房间墙上贴满了诽谤法轮功的标语,法轮功师父的名字被贴在凳子上、进出门的地上。熊泉妹被强制踩踏,狱警杨颖还用手机给她拍照,拍到恶人们满意为止,说要把拍到她的可怜样子给她家里人看。熊泉妹抗议:“你们这样做是侮辱人格。”杨颖蛮横谩骂:“你们在这里还有人格吗?!”

江兰英被包夹犯人拿纸卷做成筒状,每两个犯人轮换着对她两只耳朵大声念监规,折腾完包夹们坐着,江兰英站着,包夹犯人还抓住江兰英的手写监规。后来犯人罗雪梅自己编写好“四书”,抓住江兰英的手抄四书。


强行按手印

吴志萍白天在做奴工劳役时,车间里整天放着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录像带,包夹犯人盯视着她们,并且还要她们复述播放谎言的内容。

刘嫦娥被狱警吴静敏、陆媛、胡丽华单独关在监狱教育科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房间里贴满了类似“文革”的大字报,上面都是污蔑法轮功的标语。为了防止她喊叫,包夹犯人杨丽红把她的短裤、袜子强蛮塞堵住她的口鼻。

江兰英被用风油精滴在眼睛里,犯人邹淑梅还脱下她穿过的袜子强行塞在她嘴里。

七、强制服用不明药物

江西省女子监狱一种隐秘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就是强制法轮功学员服用不明药物。

南城县约五十岁的罗建容坚定信仰、拒绝转化,被强制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长达两个月时间。

刘嫦娥被关押在监狱的三监区,狱警吴静闵(吴静敏)指使包夹犯安慧往她使用的热水瓶里投放药物,并且经常更换药物的品种。有一次,刘嫦娥只用舌头舔了一下,她右边的大脑神经立即就痛了起来,如果全部喝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往热水瓶里投放药物一直到十二月份,持续时间长达九个多月。

罗春荣被关押到女子监狱之前,身体非常健康。被关押到监狱后,狱医硬说她有高血压,强行要她吃药,她从入狱一直吃到出狱,一共吃了一千两百多粒。结果她一出狱不久就发病,药物毒性发作,而且来势凶猛,即刻就演变成癌症,卧床不起,生命垂危。罗春荣大约被病痛折磨一年后,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王凤英老人被关押在四监区,丈夫唐维骥生前曾去见她,王凤英说:“监狱逼我吃高血压的药,如果不吃,就强行灌。我没有病,为什么还要我吃药?”

八、剥夺睡眠

“熬鹰”剥夺睡眠是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种常用手段。

吴志萍每天只准睡四个小时,犯人们整她要整到晚上两点多钟,剥夺她的睡眠。

熊泉妹在冬天的晚上,被犯人们从床上拖下来,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衣,被冻的打抖。恶人们把她重重的摔在冰冷的瓷砖地上,然后犯人欧阳凤英抬起她的一只脚,一直抬的很高,用这种“开飞机”酷刑迫害她,一个犯人抬累了又换一个犯人抬,一直这样折腾到天亮,不准她睡觉。教导员丁婕剥夺她的睡眠,用无限期的熬夜来折磨她,每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才让她回监舍,还不准弄出一点声响。

杨丹荷被罚站到凌晨,打瞌睡即被喷辣椒粉。

田海英被四个犯人包夹,全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

九、生活上虐待

江西女子监狱不仅对法轮功学员身心摧残,还在生活上虐待她们,不让洗漱、不让洗澡,有的法轮功学员三、四个月都不让洗澡,炎热的三伏天亦如此,若更换衣服则被抛掉或被打骂。法轮功学员的洗漱用具及日用品:牙刷、牙膏、毛巾、卫生纸、卫生巾、洗发水等被抛掉或没收,脸盆、水桶被踩烂。拒绝转化的学员,有的长期吃白饭,有的只能吃两口饭;有的不让吃菜,只能喝菜汤;有的只能吃一个素菜(而犯人都有一荤一素两个菜)。逢年过节监狱发放的食品,全被包夹犯占为己有。

付金凤每天都被不让吃饱饭或者只吃白饭没有菜,七、八月间,正是南昌酷暑高温期间,犯人们毁掉她的洗漱用具和日用品,不让洗漱、洗澡达一个多月。

王团圆吃了一个星期的白饭,期间还不让她上厕所、不让她喝开水,冬天不让她穿棉袄。

黄引娣每天都被提供极少的食物,限制吃饭,长期处于饥饿状态。她只能经常绝食抗议这种非人的对待。黄引娣还被禁止用水洗漱及清洗身体,有一次长达一个多月不让洗漱。

田海英被不准购买食品。

江兰英一天只被给两杯水喝,最长时间三个月不让洗澡。包夹犯人邹淑梅天天只给她打半两饭,一点汤或者一口菜。过新年前后的二十多天里,江兰英天天食不果腹。

刘宝珍被包夹犯人金婕禁止上厕所,大小便只能拉在身上。

十、剥夺会见权

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剥夺了会见权,不让家属会见;有的法轮功学员即使被所谓的“转化”了,会见时还要被包夹犯人跟着监视。

熊泉妹被剥夺了与家人的会见权利,不让她打电话回家,反过来还污蔑她不要家人,没有亲情。

田海英被剥夺了会见权,不准与家人通电话、不准与家人会见。

年逾七旬的武宁县的老人钟兴秀被关押在四监区。据悉,因钟兴秀不配合狱警“转化”,被列为严管对象,一直被剥夺了亲属的探视权。

综上所述,江西省女子监狱让狱警与监狱最坏、最凶残、最流氓的犯人互相配合,违反法律规定、无视法律条文,教唆、指使、纵容刑事犯人采取各种残忍手段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过程中也在摧毁狱警的道德底线,泯灭狱警的人性,让狱警们走上一条灵魂的不归之路!

江西省女子监狱相关信息:

地址: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
邮寄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916信箱
邮编:330100

电话:0791—83711658 0791—83751980 0791—83711612


江西省女子监狱

迫害者相关信息:
监狱长:徐耀旺0791—83711687(办电)
副监狱长:万雪红
教育科负责人:甘警察,警号:3615044
教育改造科科长:胡睿华
监区长:万敏英
一监区:
教导员:丁婕
狱警:杨颖
帮教犯:欧阳凤英、宋茹沙
二监区:
教导员:刘慧 电话:18970058835
狱警:方婷婷(警号:3615522 电话:18070081273)
三监区:
狱警:吴静敏(迫害刘嫦娥)、陆嫒、丁险、肖叶
帮教犯:杨丽红、黄海珍、张岩梅、吴婷、李正红
六监区:
总负责人:甘爱莲(一把手)、崔冰(二把手)
教导员:陈莉(专管迫害法轮功)
书记:王芬
狱警:肖叶、叶某、胡佩燕、赵玉冰、刘玮
帮教犯:褚红梅、孝文婷、段静、邱明秀。
七监区:
总负责人、教导员:杨波
教导员:陈越
指导员:吴颖
大队长:王娟
副大队长:胡亮(迫害刘宝珍)、杜接娣
八监区:
教导员:李静、余慧芳
此外还有:
迫害田海英的相关责任人:
教导员:王湘
中队长:吴子蓉
狱警:田爽、胡林
迫害杨丹荷的相关责任人:
指导员:杜接娣、陈颖
狱警:吴颖、王宁、邹苑
帮教犯:刘云、叶春燕、李英、刘智华、金杰、
迫害江兰英的相关责任人:
指导员:吴露露
副教导员:张玲
狱警:张倩
帮教犯:罗雪梅、邹淑梅、董国娇、梁红、刘凌云、邬根美、陈先桂、周良琴
下图是江西省女子监狱及部份参与迫害的狱警照片:

'监狱长:徐耀旺'
监狱长:徐耀旺
'吴颖(七监区)警号:3615331'
吴颖(七监区)警号:3615331
'崔冰(六监区)
崔冰(六监区) 警号:3615248
'王芬(六监区)警号:3615407'
王芬(六监区)警号:3615407
'肖叶(三监区)警号:3615201'
肖叶(三监区)警号:3615201
'李静(八监区)警号:3615093'
李静(八监区)警号:3615093
'陈莉(六监区)警号:3615211'
陈莉(六监区)警号:36152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