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恶黑窝 » 大陆各省市司法黑窝 » 甘肃省司法黑窝 » 十年冤狱 一身伤痛:父母哭干眼泪 小儿成少年
十年冤狱 一身伤痛:父母哭干眼泪 小儿成少年

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安占峰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那一年,三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安占峰,因挂真相条幅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十年后出狱,他头发花白,一身伤痛,年迈的父母哭干了眼泪,幼小的孩子已是少年……

安占峰,男,一九六九年出生,他是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化工厂草酸车间职工,也是一位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突然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金川集团公司化工厂的层层领导,多次找安占峰谈话,逼他放弃修炼法轮功,交出法轮功的书籍和材料,要给他录像上电视,单位书记还要求佩戴传呼机,以便时刻监视他,都被安占峰断然拒绝。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金川公司公安处警察代宝吉,以上网给别人发表严正声明为由,将安占峰绑架到公司公安处,要他交代,被安占峰拒绝,代宝吉就拿起安全帽在他头上狠狠地砸了几下,气急败坏地说:这不是什么慈善机构。然后带人闯到安占峰家非法抄家。后来安占峰翻墙逃脱,被迫流离失所。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二零零二年三月四日凌晨,安占峰在金川区延安路附近挂真相条幅时,被金昌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金川公安分局。在非法审问期间,五、六个警察围住他拳打脚踢,打累了就换一拨人,后来又将他按在椅子上,两手朝后铐在一起,几个警察还用脚在他后背上踹,有的拉着铐子往后拽,这样使身体更加痛苦。就这样一会打,一会踹,一会拉手铐,一直折磨到第二天下午,狱警将他从凳子上放下来,又铐在暖气上,晚上又将他四肢铐在铁床上,两脚悬空,十几分钟他的双手就失去了知觉,直到他双手、胳膊发黑,警察就开手铐,抓着他胳膊前后上下的活动一会,然后又继续铐上。恶警代宝吉还反复踹安占峰被久铐的双手和后背、胳膊,这样又整整折磨了一个晚上。次日,又将他换到另一个房间,双手朝前铐到暖气片上,罚坐板凳。此时的安占峰胳膊肿疼,两眼发浑,头晕脑胀,两腿麻木。等到晚上时,李新华和几个人将他带入房间,不停打骂他,并侮辱师尊法像。

三月八日,安占峰被劫持到金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一年多后,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三年四月初,他被劫持到兰州监狱。

在兰州监狱入监队,安占峰被逼背监规、训操、做奴工,如剥大蒜,完不成定额不但挨打,一次他在训操时昏倒在马路上,晚上还要被逼加班加点的剥蒜。不写保证书就对他进行倒挂。安占峰坚决不配合,也就再不对他进行倒挂。如果不背监规,不写报告就用电棍电,三个月以后他又被转送到武威监狱。

在武威监狱期间,安占峰被迫用手工排织地毯,期间他拒绝洗脑、不写思想汇报、抵制批判大会,绝食抗议、拒绝劳动……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安占峰等法轮功学员被转到酒泉监狱迫害。一到酒泉监狱,法轮功学员们就被“转化”迫害,逼坐塑料小凳、关黑屋、不许睡觉,逼看、逼念诋毁大法的录像、邪恶文章;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拉到猪圈,恶徒们用烟头烫、开水烫,还把兔子放到裤子里,系上皮带,然后一打兔子,让兔子乱抓乱咬……

在酒泉监狱,安占峰被迫做的奴工活有织毛衣、剥洋葱等,每天从早上六点起床,一直干到晚上十一点多,就这样整整十年的迫害。安占峰走出黑狱时,已是头发花白,一身伤痛,看到的是:年迈的父母哭干了眼泪,幼小的孩子已经是上中学的少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