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恶黑窝 » 大陆各省市司法黑窝 » 甘肃省司法黑窝 » 被冤判十五年 强小毅狱中屡遭酷刑折磨
被冤判十五年 强小毅狱中屡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中国大陆报道) 陕西法轮功学员强小毅遭受劳教迫害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八月在甘肃兰州租住的房子中被绑架,在兰州市公安局一处遭残害几乎残废,被冤判十五年,在兰州监狱被吊铐两个多月,在定西监狱、天水监狱遭更邪恶的迫害。

在天水监狱,法轮功学员王伟平,被七、八个恶犯长期单独关押长达四年之久;法轮功学员杨景春,目前被迫害得很严重,狱警让他写什么减刑材料,杨景春说:我信仰的“真、善、忍”大法就是最好的,我没有罪,不写什么减刑材料。狱警就指使恶犯毒打折磨他。

下面是强小毅自述他的经历:

我叫强小毅,陕西人,男,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看完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后,我所有的苦闷和疑惑一扫而光,这就是我要找的佛法和真正的佛法师父,这就是我人生的方向和目标。因为我从小就向往修佛修道,在得法之前我经常有一种生不逢时的感受,心想我出生在古代多好,我就可以寻找那些先圣、大觉者,跟随他们去修佛修道,那该是多么美好,多么幸运的事。时常带着这样苦闷的心情,使我觉得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什么才是我生命的方向和目标?渐渐的我有了一种厌世的想法。所幸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请到《转法轮》。那时候我无论走在街上还是坐在家里,都觉得自己每天过的很充实很有意义。

在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诬蔑抹黑法轮大法,诬陷我的师父,我想可能是政府不了解法轮功,对法轮功有误解,我们应该向政府说明我们在修炼“真善忍”,我们的师父在教我们向善、做好人,我们没有做任何坏事。于是我和其他几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到京后,由于信访办都被恶党派人把守着,不让法轮功学员上访。没有办法,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去天安门广场炼功证实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绑架到当地驻京办事处,后被当地政府劫回后非法拘留十五天。

被非法拘留期间,当地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家索要三千多元的伙食费(实质是恶警去北京时他们花销的)。并威胁说不给就把我送劳教。我父亲把家里的一头牛卖了把钱送派出所。拘留期满,恶警并没有放我,而是宣布我在拘留期间拒不认错,“研究”决定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就这样我被送到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到劳教所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是人间地狱。劳教所的恶警指使吸毒犯、强奸犯,还有各种人渣,使用毒打、电击等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并辱骂折磨,同时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高强度的劳动,晚上收工回来吃完饭后强迫学员集体学习诬蔑迫害大法的文章,还要写所谓“观后感”。如果有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抵制,恶警就把学员关黑房子里,有六个吸毒犯轮流值班折磨、毒打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不成人形,有的被迫害致残。

我因为没有所谓的“转化”,到期后又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劳教,并且强迫我学习邪恶宣传的东西。我抵制对我的迫害,劳教所恶警就叫四、五个劳教犯把我关一间黑房子里,用两副手铐把我的手铐起来,只是我的两个脚尖能着地,手铐在手腕上被铐的很紧,手铐慢慢完全陷进到肉里了,手指由正常颜色慢慢变成酱紫色再慢慢变成黑色,手慢慢失去知觉,到最后完全没有任何知觉。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迫害强度之大,完全超出我的承受范围和承受能力,就感到有好几座大山压向我,但就在我快承受不住的时候,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缓缓流下来,所到之处,马上就感到轻松无比。我知道是无比慈悲的师父在关键时刻在帮我。

恶警就这样吊铐了我三天两夜。为了摧垮我的意志,恶警不让我上厕所,我根本不管它,就地解决,于是全拉在裤子里了。三天两夜的吊铐把我放下时,我的两个胳膊完全没有任何感觉,手铐嵌到肉里了,手腕血肉模糊。恶警害怕被人知道,送我去医治,不让我和任何人接触,害怕人知道我遭受的迫害,加之我的加期到了,所以劳教所就让我回家了。

回家没有多长时间,当地恶警又来绑架我,我借上厕所乘机从家里走了出来。

在兰州市公安局一处遭残害几乎残废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我在兰州租住的房子中被中共恶人再次绑架,在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的刑讯室遭受了残酷的折磨,以魏东、王平为首的恶警给我上了老虎凳,将我的两个手腕固定在可以紧螺丝的铁板上,不断地将螺丝上紧,紧缩的铁环不断地压缩着我的手腕,并阻断了静脉血流和桡神经。几分钟的时间,整个手就变成酱紫色,如同上千根针在扎一样,不长时间整个手就变得麻木,没有什么感觉,桡神经被阻断受伤后很长时间都不能恢复,整个手没有任何知觉,做不了任何动作,包括很简单的日常动作都做不了。我被这种邪恶的酷刑折磨了三天三夜。后被送西果园看守所非法关押。

十月二十七日兰州城关法院秘密开庭,分别对我、苏安洲、李文明、魏俊仁、王鹏云、孙照海、刘志荣(二零零七年在天水监狱被迫害致死)进行所谓“审判”。在法庭上,我们七位法轮功学员齐声大喊:法轮大法好,修炼无罪。在我们七位学员的正念抵制下,邪恶的庭审无法进行下去。到下午两点多,法院请示“上级”后,非法给我们七人判重刑:李文明二十年,魏俊仁二十年,王鹏云二十年,孙照海十九年,我十六年,刘志荣十五年,苏安洲十年。

在兰州监狱被吊铐两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看守所以检查身体为借口将我和魏俊仁送到兰州监狱,到监狱后要求抽血检查,我们拒绝抽血,十几个警察就把我和魏俊仁压倒在地上,强制抽血,然后把我们送进监狱。到监狱狱警让我们干活,我说我们无罪,我们被非法判重刑就是对我们的迫害,我们不参加任何劳动。狱警说你不参加劳动改造,就把你吊起来。每天其他人出去干活,狱警就把我用手铐吊起来,直到晚上其他人干完活回来才把我放下来。就这样,一直吊铐我两个多月。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这之后不长时间,我身体出现严重的病业现象。渐渐的越来越严重,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到最后不能走路,送劳改医院检查,一共有三种病:病毒性贫血、糖尿病、黄疸型肝炎。病毒性贫血已经严重到随时就能夺走我的生命,必须马上输血治疗。如果不输血我随时都会死亡,并给我家人发了我的病危通知书。我坚持不输血,警察让我写书面证明我是自己不输血的,发生任何事和他们无关。这样,他们把我一个人放在隔离病房里,等待着我的生命结束。

半个月后,我的病业现象慢慢好转起来。就连我的主治大夫都不相信,一天,副院长来查房,我的主治大夫说:强小毅刚入院时的血色素就剩三克,现在自己恢复到十克,医护人员还以为是检查仪器有什么问题,但是看完我的眼结膜和舌苔后说:仪器没有问题,就将我从病危病房转到普通病房。四十天后劳改医院说我已痊愈,要求把我送回监狱,监狱警察不可思议的说:强小毅法轮功炼的不错,给我也教教,把我的病也治好。我出院三天后,兰州监狱把我送往定西监狱迫害。

我被劫持到定西监狱不久,就发生法轮功学员毕文明被吊打三天致死的事,恶警为了掩盖事实,说毕文明是“走火入魔”而自杀。家人不相信,要求检验尸体,定西监狱说尸体已经火化。家人严厉要求交出凶手,严惩杀人犯,监狱就推脱责任,胡搅蛮缠,掩盖真相。那段时间定西监狱到处都是邪恶的恐怖气氛。法轮功学员都绝食抗议迫害,恶警用电棍摧残,强迫学员吃饭。


毕文明

在天水监狱遭更邪恶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和安喜文、关强、许峰、王鹏云、刘志荣,还有一位我不知道姓名的,共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定西监狱送到天水监狱进一步迫害。天水监狱把我们分别关押起来,每个人由七、八个包夹犯人不分白天黑夜轮班监视,打骂、折磨,长期不让睡觉,不许上厕所。


刘志荣

刘志荣就是在这个期间被迫害致死的。同样的邪恶,同样的谎言又一次发生在天水监狱,天水监狱通知家人声称刘是自杀身亡的。法轮功学员曹东当时将刘志荣的事件揭露出来,最后,曹东被国安恶警秘密绑架、被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非法判刑四年。曹东到天水监狱后,监狱专门成立了邪教科,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邪教科科长叫刘江涛,副科长叫刘小刚,女干事姓张,三人狼狈为奸,专门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所谓的“转化”,如不转化就长期被毒打折磨。曹东就是被恶警刘江涛指使恶人长期摧残折磨,不让和任何人接触。直到四年刑满,曹东也没有向邪恶写什么,释放的当天,天水监狱恶警通知当地“610”将人晚上十二点秘密接走迫害。

 

天水监狱邪教(中共是邪教)科科长:刘江涛-13993803558

原兰州市市局一处魏东:0931-2304482 13399313166 (现兰州市七里河区彭家坪派出所教导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