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控告江泽民案例 » 黑龙江省控告江泽民案例 » 【诉江】做好人被迫害 佳木斯康爱民控告江泽民
【诉江】做好人被迫害 佳木斯康爱民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家住佳木斯的妇女康爱民,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过去身体患多种疾病,修大法后不知不觉都好了。这些年来,她凡事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多次被中共绑架,被勒索了共十几万元钱,其家人也蒙受了巨大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现在康爱民控告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下面是康爱民在控告书中讲述的被迫害情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镇压。二零零零年冬,我和妹妹进京上访,在信访办门前就被那里的警察送往驻京办事处,后被市局接回送向阳分局,让我写不炼法轮功就让回家,我不写,晚上就把我送到看守所关押,让家属交钱后才放了我。

在我关押那几天里,因我炼法轮功上访,佳市第二制药厂厂长奇大滨、书记张振华把我开除厂籍,开除日期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在职期间所有从我工资中扣除的养老金都没返还给我。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西林派出所警察石宏伟多次上门骚扰,开着警车守在楼门口蹲坑。有一次石宏伟进我家进屋就翻桌柜,看见师父讲法带就要拿,我不让,石宏伟就打电话给所长,所长让我去派出所并说“不去,抬也得抬去”,欺骗我说“没什么事”。到派出所他们填票子就把我送入看守所,把我的身份证强行扣留。随即石宏伟向我家人勒索钱财后才放人。第二次,石宏伟又来我家蹲坑,我一出门被三名警察不由分说把我拽上车,强制绑架到向阳分局,在向阳分局走脱。从此不能回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我与同修讲真相,被友谊派出所绑架,勒索家属三千元后放人。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深夜,我与两个妹妹在一住处被110巡警支队王立民下令十几名警察撞开屋门,象地震了似的,他们发疯似的蜂拥而上,有的拿手电,有的拿手提探灯,恶警们连推带拽,强行把我们三姐妹绑架到110巡警支队。

当时正值深夜,我们只穿内衣,绑架时外衣都不让我们穿,光着脚。在市公安局,他们把我们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宿。这些警察,恶毒诽谤大法师父,把大法师父的照片放在地上,强行抬我的脚去踩,被我制止。后将我非法劳教二年。

在劳教所把我关在严管队,关在小屋,几个月不让出来,强迫看诽谤大法师父的录像,我不看,队长刘亚东就把我铐在床上,不许洗脸,刷牙,吃饭只给开一只手铐,当时正是夏天七月份,天气酷热,我被折磨得浑身长着疹,其痒难忍,铐子被刘亚东使劲勒进肉里,铐了一周后,又逼迫坐小凳一直坐到半夜。

二零零二年,劳教所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强制转化,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三楼一间屋子里,男女警察几十个人手持电棍、警棍等刑具,把我们一个个围在一块见方的瓷砖内,坐小凳(凳面的螺丝高约一厘米),逼着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天天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十点多,并找茬毫无理由的延长时间,有时被加到半夜十二点多,他们动不动就打人。我坐小凳时不准出线(一块地砖的地方),两手平放在膝盖上,一次他们让我念诽谤大法的文章,我不念,上来一个男警把我拉出去,女警穆振娟上来就踢,一脚把我踢倒,随后上来四、五个男警,手拿警棍把我从地上拽起来问念不念,我说:诽谤大法文章不念。一帮男警把我一顿毒打,我被打的身上都是紫,疼痛难忍。

事过几天,他们又一个个把我们带下楼酷刑折磨,强制扣铐子转化。我被带进一个屋子,女警李秀锦、周佳慧、孙丽敏,还有几个邪悟者拿来纸和笔强迫我转化,我坚决不写。他们不由分明,上来连推带拽,将我用‘大背铐’铐在铁床上下,疼的我豆粒大的汗珠往下掉,真是撕心裂肺、骨断筋折的疼。他们中午吃完饭,把铐子打开让我写,我还是坚决不写,他们再一次上‘大背铐’酷刑。这样反复铐,那种加剧的痛苦,把我疼的昏死过去,他们把铐子打开,强行按着我的手在纸上划了几点,说是写完了,然后把我抬到床上,我被折磨的几天不能下地。因我不转化,队长刘亚东给我加期一个月零七天。

一次,我去母亲家看有病的父亲。那天,母亲出去讲真相被桥南派出所几个警察绑架,桥南派出所来了好几个警察到我母亲家说我母亲被抓了,问我是谁,我说是她女儿,他们看到父亲病重没说什么都出去了,我看到他们没走都在楼下,得知他们来我母亲家时,市610头子陈万友下令:看到她的女儿就抓,说她们都是炼法轮功的。我去了一个好心的邻居家说明情况,她让我进屋把灯关上了。过了一会儿这几个男警察上楼一看我没了,就挨家挨户到处搜,连厕所都搜。他们出屋,在外边砸邻居的门,把这个好心的邻居吓的心脏病都犯了,他们砸一阵儿走了,一会儿又上来砸,听外边有个男警察说这家好象是没人连灯都没开,又砸了一阵子都走了。他们让我弟弟交了几千元钱才把我母亲放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我与妹妹康爱芹、佟丽三人在桥南哈维斯,突然被二、三十个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拽头拧胳膊给弄到车里,拉入顺和路派出所,将我们分别关在三个屋。开始强行搜身翻包,他们将妹妹包里的MP3、电子书翻走,还有大法资料,晚上七点多钟送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我的父亲康风堂听到两个女儿被绑架,这强大的打击使老人整夜不眠,七日后睁着眼睛离开人世,家里亲人想让两个女儿出殡前再看老人最后一眼,多次到派出所、610要人,派出所及610主管陈万友拖延时间不放人,勒索钱财,钱不到位不放人,两个女儿最后也没见上老父亲一眼。最后家属被逼得没办法,我们二姐妹家里各筹集万元送过去,在看守所四十多天后才释放。佟丽家里没钱,她被一人关在看守所,家里亲人着急害怕,主动送一千元,顺和路派出所刘所长还让交3000元,说少一分都不放人,交后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我与同修到偏远地区讲真相,被当地桦南派出所绑架关押一个多月后送佳市劳教,因生命垂危拒收,强制关押15天放人。

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我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被友谊派出所绑架,家属去要人恶警勒索家属一万元钱做押金,才把我放回,他们要钱没有任何票子。

黑龙江省公安厅以保冬季世界大学生运动安全为名,以佳市大法弟子用广播讲真相为借口,派遣所谓的专案组现场指挥,在佳市610等部门的配合下,对佳市大法弟子疯狂的迫害,他们对很多大法弟子以所谓的看望为名,或门外蹲坑、或砸门骚扰、或强行绑架等等。在这次的疯狂迫害中,恶警绑架了二十多名大法弟子,我是其中一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