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法洪传 » 《忆师恩》 » 参加师尊大连报告会的一点回忆
参加师尊大连报告会的一点回忆

【明慧网2006年4月26日】看了明慧218期《记录下伟大的师尊人间传法的点滴》一文,我被震撼了,我落泪了。“正法万古不遇。师尊无量慈悲和威德,从上到下震撼着层层天体,更新着宇宙各个空间,表现在人这儿,始于中国的传法、传功,这一段重要的正法史实是史无前例的,对于宇宙众生而言,对于得度的大法徒而言,是何其神圣及伟大的一段过程,是在宇宙不会再有的一段空前绝后的过程。我们觉得在人这块身为大法徒对大法、对众生有责任纪录下、保存下师尊在人这块传法传功的历史纪录。”

94年,我得法不久,市里也刚成立炼功点,我们这片还没有炼功点。94年12月26日功友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广州班结束后,大连邀请师尊讲法。12月28日我们一行20多人坐火车去了大连,在大连体育场前,功友拿来彩色的入场券,我随意拿了一张金黄色的入场券。师尊准时来到了会场,全场起立鼓掌欢迎师尊。

师尊讲法时,会场肃静极了,气氛祥和。而我的座位正好面对师尊,师尊笑着说:“这面多受益了”,回身说:“后面也一样,我大点声”。我是那么注意的听着,可是不知不觉睡着了,睡的非常香。师尊讲:“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当师尊讲到给大家祛病时说:“这是报告会,这能去一个病,病轻的当场可以好,重的回去炼功能好,不象办班十堂课身体都净化了,你本人没有病可以想家里亲人的病也行。”

我当时还不太懂得尊敬师父,心想这么远来的这么多病才去一个,重的当时还不能好。我意意思思的站起来。师尊一挥手,大家一跺脚,我就想眩晕症。这时本来一直清亮的大厅顿时雾气浊浊的,好象大的灰尘,还有像米粒一样的小雪花,老师挥手时,从麦克上空落下一个银色的菱形拉花样的电火花般亮灿灿的东西。当时,我想怎么还跑电了。师尊讲:“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因为两个时空的概念不一样,在另外空间里看,你的思维构成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够知道,所以你得把你不正确的思想都放弃掉。”(《转法轮》)

从大连回来后,我们很快就成立了炼功点,炼功人也越来越多。炼一段时间,我眩晕症和别的病也相继没有了,真象师尊讲的那样,走路生风,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上楼也不累。6个月后,母亲问我你真的不吃药了,我说没病谁吃药,母亲说我也试试。我母亲85岁,炼功后所有的病都好了,纫针都不戴眼镜,人人都说神了。

在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中,在魔难中,在痛苦的过关中,每提高一点,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点化中走过来的。师尊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转法轮》)我要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做好三件事,越到最后越精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