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控告江泽民案例 » 湖北省控告江泽民案例 » 【诉江】好医生屡遭绑架 武汉刘麦梅控告元凶江泽民
【诉江】好医生屡遭绑架 武汉刘麦梅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按:武汉医生刘麦梅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当时六十五岁的刘麦梅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刘麦梅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于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炼功前我曾患有多种疾病,如:贫血、咽喉炎、心律失常、三至五颈椎肥大、第十胸椎退形性变、胃炎、胃溃疡、胆囊炎、结肠炎、非炎性双膝关节炎、子宫肌瘤等。每天吃不下睡不安,冷汗淋漓,浑身乏力,身心疲惫。但仍然坚持上班为解除病人病痛忙碌着。下班后只能躺卧休息。身体的难受,疾病的折磨、难耐,给家人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担心与烦恼。

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我所有疾病就不药而愈,子宫肌瘤也消失了。神奇的效果让身边的人与认识我的病人觉得不可思议,更让家人与亲朋感叹!真是病愈体健心舒畅,工作生活都事半功倍,得心应手。当然,遇事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不符合真、善、忍的话不说,不符合真、善、忍的事不做。处处与人为善,宽容、理解、帮助别人。与同事、亲朋、邻居间和睦相处。

我更得到患者的广泛信任,通常是病人带病人或介绍亲朋邻里前来求医,都说炼法轮功的医师放心。就是在江泽民操控媒体造谣,诬蔑、栽赃法轮功的红色恐怖时期,患者仍然坚持找我就医。如一次公安局警察到单位骚扰,企图绑架我时,被在场的多名患者斥责:法轮功不犯法、不违法,你们凭什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杀无赦”、“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我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多次,行政拘留三次,刑事拘留一次,劳教一次一年,劳教期间停发全部工资,不让上班。非法洗脑两次,非法拘扣关押二次。上门或到工作单位骚扰无数次,派专人监控、跟踪。非法抢走私人电脑、大法书籍、音像物品等数十件,累计金额一万一千余元。给本人精神与肉体造成双重迫害,给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与社会压力。

二零零零年五月,黄陂公安分局、前川派出所多人两次到单位对我骚扰、恐吓,企图绑架。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我因向病人讲真相、发真相传单。被一公安知道后,让派出所二警察把我骗去,到派出所后非法审讯逼供、拘禁关押三天。同时把我家里与科室翻的乱七八糟,抢走一本大法书籍及真相等物品。还强迫我到卫生局去写保证书。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晚,黄陂公安分局国保科、前川派出所十四、五人,驱车到我大儿子家,(儿子在外打工,儿媳已怀孕)把所有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媳妇当时吓愣了。抢走大法书籍、炼功带、录像带,小儿子的新电脑等几十件物品。老伴(同修)右手流着血,墙上也有血。我说:“要告他们。”他们将我右手铐压胸部,左手倒扣押背部,连推带拉从四楼拖下到派出所关到下半夜。当晚就将老伴送看守非法关押一个月。第二天我的双手、胸部、背部都青紫肿胀疼,持续十几天才好。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我与同修们去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在返回的路上贴真相标语,遭便衣绑架到武汉市后湖派出所。一警察用拐杖指着我鼻子骂:“老子枪毙了你,看你还信法轮功。”也抢走背包里真相资料等。我被非法拘押到深夜一点多钟,转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强迫脱光衣服抱头面壁搜身,后拍照关监号。第二天早上我说非法抓捕无条件释放。被警察叫去,我不喊报告,遭警察及两外劳犯照我头部狠打,对面一男警大喊:“是法轮功吗?往死里打!”我被打致晕厥抬回监号,昏睡七、八天不省人事。二十多天后转监号,因在放风场发正念、炼功被警察上反背高位铐一天一夜,致心慌而休克才下铐。几天后因不背监规,警察两次给我上反背高位铐到三天二夜时,黄陂区公安分局去提审,看我走路摇晃才开铐。三天后又转一监号。又因发正念,警察要给上铐,我正念抵制。她怒令停止全监号开水七天(每天每人仅供一瓶开水),株连在押人员,煽动仇恨。关押期受到人格的侮辱、精神上的折磨,肉体的伤害及强制劳动当奴工。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在看守所被迫害八十多天后,我又被送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到何湾劳教所,就被关进包房,二十四小时包夹。伪善相劝、利诱逼供,强迫观看诽谤、诬陷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每天强制写心得体会,迫使放弃修炼。不妥协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迫写三书。整个劳教期间就是不断的洗脑与长时间高强度奴工劳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非法劳教期间的工资被单位扣除,工作职位被取消。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因向所在单位(保健院)院长讲真相,遭恶意举报,并打电话诱骗我去单位后,伙同区公安局、“610”、前川综治办、前川派出所,强行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在那里由三个人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不断换人灌输谎言洗脑,每天强制观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严密控制、威逼利诱,强迫写 “五书” 。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五人,突然闯进我家,抢走两本大法书。五月十一日上午,我正在家中做家务活,国保大队、综治办、派出所共七人突然闯入,把我从家中强行绑架、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第一拘留所关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去郊区农村讲真相,遭人恶告,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双手上铐拘禁数小时,抢走背包里真相物品。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三人赶到当地,队长见我就骂,照我腿踢三脚。几小时后押到公安局审问到下午六点多钟,送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当天下午下雪天很冷,第二天家人去问,他们说不知道。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去王家河高楼钱村看望同修,遭村委会的一个人恶意举报,被王家河派出所绑架、非法搜身拘禁大半天。下午三点多区公安分局去三人,一人骂我,一人强行拍照。折腾几小时后驱车溜了,派出所的某警察叫我回家去。

奥运期间,派出所或居委会数次派上门骚扰、监视。居委会主任几次亲自出马监视,还奖赏指使一邻居监视并报告情况。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我到区政府发真相光碟,其中放一盘到“610”办公室门里,被追出来的“610”主任拉住后送公安分局国保科受审,抢走背包里所有物品。晚上六点多又送武汉市女子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公安分局国保科把我直接劫持到黄陂珍珠岭村关押包夹一周,转武汉市额头湾洗脑班。三天后我感到头晕、心慌、胃痛、吃饭就想吐。数天后要求去医院检查,查后他们不给说明。整个期间就是看诽谤师父、诬陷大法的录像。强制洗脑,迫使放弃修炼。硬性要求写“心得、写五书”。二十多天后转何湾劳教所,经体检拆腾几小时后又返送洗脑班,继续迫害计一个多月释放。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造成我难以愈合的精神上的伤痛。

我和无数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标准做超常的好人,就遭到江泽民集团的残酷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