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目睹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目睹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山东省女子监狱是一座新建的监狱,是二零一二年从工业南路老监狱搬迁过去的。里面楼房、道路、花草树木,一派光鲜。可是就在这外表光鲜的背后却掩盖着极其邪恶、恐怖的迫害。

山东省女子监狱关押着五、六千名普通犯人以及被非法判刑的山东省女法轮功学员。

在监狱的西北角,有一栋三层高的楼房,用铁丝网围成一个独立的小院,那就是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十一监区。

整栋楼从中间大厅分开,东边是一排排监舍,监舍内冬天有暖气,中间大厅有空调,关押着被逼迫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

西边是一排小屋,各楼层有十多间,是等级不一样的“小号”和“禁闭室“。里面没有暖气空调,里面也没有床,靠墙一边摞着三个高0.5米,宽0.8米的木箱里面放着衣物铺盖。每隔两间小屋里面就有一套播放影碟的设备,是逼迫学员看诬蔑大法的造假宣传用的。

刚进去就有“犹大”及犯人采用各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只要不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五书”,不服从她们的监控,就不让洗漱、洗澡、洗头发、洗脚、洗衣服,一句话说就是不让你沾到水。

法轮功学员白天被逼迫坐在塑料凳上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歪理邪说,屋内厕所上方有摄像头,墙壁有监听器。学员被逼迫坐在小方凳上,双脚并拢紧靠在一起,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准有任何活动,就是想挠下头或脸都得打报告,允许后才行。大小便都受限制,大便两天一次,小便也得在规定时间上,这样白天晚上一个姿势坐着,是一种没有刑具的酷刑。这还是刚进去时在严管单间的情况,长期不“转化”的(如两三个月)就找借口关“小黑屋”了。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在残酷的折磨下,有的学员身心承受不住,就违心写了所谓的“五书’。写了“五书”后继续关在单间内,除了睡觉时间,其余时间全是不停的看诬蔑大法的造假宣传,写诬蔑大法的思想汇报,被折磨的脑袋发胀,身体又僵又硬。“犹大”全程监控,上午两个,下午两个。直到逼迫的达到所谓标准的才能从“严管单间”出来。

写了“五书’的学员被送到东边的监舍里。监舍内有上下铺十二个床位,每人规定固定床位,床铺中间并排放三张桌子,人坐在高塑料凳上看诬蔑大法的书,监舍内有摄像头监听器,厕所和洗漱池都设在里面,吃喝拉撒一切活动全在监舍内。不能说话,没有话语权,每个人都有“连号”监控,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打报告,得到允许后才能活动,如上厕所,洗漱,洗衣服、吃饭、上床下床、上完厕所或洗漱完要回到座位等都必须打报告,她们还美其名曰“打招呼”,说你们在家要干什么不也得跟家人打声招呼吗?如果学员无意中跟身边的人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或站起来忘了打报告,就被告知犯了错误,对你启动“严管”。

“严管”期间被取消一切权利,不能洗漱、不能洗衣服、不能洗澡,大便两天一次,小便也要受限制。一天只能喝一杯水,每天除了上午集体到学习室看诬蔑大法的造假电视坐着外,回到监室要被罚站,一天站十几个小时,还必须学习它们那套歪理邪说。严管期长达几个月,短的也要几天。

你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告知犯了错误,被启动“严管”,如在学习室回头跟谁说了句话,或你的位置因靠窗口冷了或热了,你开关窗户,你没有这个权利,犯了所谓错误就要被逼迫写检查,写完后要当众宣读。如果在检查中把自己批的不够狠,就通不过。读完后同一监舍的其他人得轮流站起来评她,检查是否写得合格,有的检查要写多少遍,直到把自己批个落花流水,一无是处,方可罢休。

有个人读完检查后,被批的眼泪鼻涕流了满脸,打报告从衣兜里想拿卫生纸擦,结果没批准,鼻涕流到了嘴里,就那么流着。看完电视后要轮番发言,诬蔑大法及大法师父,如果他们认为谁的发言不到位,不合格,就被罚站,直到你的发言通过为止。那种对人身心的摧残无法用语言描述。而他们却说:“我们是在救你,肃清你身上的思想余毒,你回家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其实他们这种赤裸裸的精神控制,才是真正邪教的邪恶行为,让你在它的掌控中,叫你向东你不敢向西。

对大数人来说,写思想汇报是一件大难事,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有的都没进过学校门,也同样要写,边学字边写,要写上论点、论据、论证,还不能跑题。写完后拿给监控你的“连号”看,有的只看了两行,就告诉你所谓的思路要如何如何写,再写一遍。如果再通不过还得再重写,有人要重写不知多少遍。

刚开始思想汇报一天得写一篇,根据你的表现然后再半周写一篇,以后再一周写一篇,再就是半个月,一个月,无论在那关多长时间都逼你写。有一个在读思想汇报时,没念严管她的人给加的两个字,不但要重写一篇别的内容的,还要罚加多写一篇。有个人写了多少遍都通不过,她问“连号”要写成怎样才行,“连号”说:直到你写到一看就哇哇地哭,写到你一看就不想活。写不出来或不满意不能过关的不让睡觉。晚上有“连号”轮番陪着写,被打着,骂着,直到写的满意才让睡。有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不会写,被熬了三个月,连续晚上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有时甚至一个小时,由于缺乏睡眠打盹常写错字,写错就得重写,有一天晚上用了一本多信纸,还被骂成是故意捣乱,不服从监控。

监舍与监舍的人不能见面,说是无菌室大棚,实则是为了断绝与大法有关的任何信息,那种压抑怪异的气氛,有很多人精神都接近崩溃。

十一监区有个负责监控法轮功的刑事犯在出监教育的测试答卷中,问是否有不符合监狱监控纪律的事,这个刑事犯边写边说,“严重存在,是你们把我们当枪使,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当看到最后要写自己所在监区及姓名时,那名犯人又害怕了,不得不另要了一张卷子,违心的写的都是监狱如何好如何好,如何关心关押人员等谎话。

其它监区和十一监区的刑事犯晚上九点多点完名就可以上床睡觉,法轮功学员最早也要十点半睡,有的十一点或十一点半。中午吃完饭有一小时的午睡,只有写完“揭批”的他们放心的才能睡,还没写的就留在桌子上看或写诬蔑大法和师父的书和思想汇报,不能出一点声音,咳嗽也得憋着,如果无意碰到凳子或把笔掉地上弄出声音,就得快自动站起来罚站。

伙食越来越差,从一天两个肉菜减为一个肉菜,肉菜里肉很少,一年到头菜哪个便宜吃哪个,冬瓜、卷心菜,圆葱每星期都有。芹菜都老到咬不动,又炒的不烂,很多没牙的只能囫囵吞下去。分到多少必须吃完,不吃不行。

这只是我个人所看到,所经历的一点,那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远不止这些。


山东省女子监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