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成都女子监狱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成都女子监狱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女子监狱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利用药物、殴打、不准洗漱等各种恶毒方式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为了完成“转化”定额,替中共干着泯灭良知的事。

一、数据造假、欺骗学员有高血压而强迫吃药

只要有法轮功学员转入监狱,首先就是测量血压,监狱人员在仪器上动手脚,测量的数据都是高血压,强迫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吃不明药物,甚至还有“帮教”在旁监督,面对监控摄像头多次喝水吞下,拒不吃药就会遭严管迫害,有法轮功学员出现头脑昏沉意识模糊等现象。广汉七旬法轮功学员颜秀英,狱警和“帮教”明知她身体没病,却强迫她吃药。

二、纵容犯人殴打学员

监狱法第二章第十四条明文规定监狱的人民警察不得殴打或者纵容他人殴打,可成都女子监狱知法犯法,管理人员充当幕后黑手,纵容做“帮教”的犯人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厕所或监控拍摄不到的死角殴打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踢打

三、剥夺基本人权

不写四书、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能洗漱,甚至连卫生纸都不准买,特别是严管期上厕所大小便也只能使用手,然后用水清洗,即使夏天也不例外,洗脸刷牙都是如此。刚被关进去的时候,法轮功学员钟水蓉因不“转化”,监狱不许她洗澡,每天十个小时奴役劳动,回监室后继续罚站,其他犯人忍受不了异味不断谩骂钟水蓉。被关押的人员每周六天,每日七点至十二点、下午两点至傍晚七点参加劳役,包括七、八十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也不例外,即使生病也要被迫出工。

四、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四川遂宁大英县法轮功学员浦现芳(音),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三监区,二零一八年一月,蒲现芳的儿子到监狱探望,告知父亲病重,希望母亲能回去见父亲一面,以完成最后遗愿。狱方以未有先例为由拒绝申请,蒲现芳的丈夫二月份去世,终未能最后见妻子一面,监狱方也未把消息告知本人。

◇德阳绵竹法轮功学员寇娟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三监区,转入监狱时因不承认自己犯罪,不打罪犯报告词,被“帮教”陈蓉(52岁,乐山人,吸毒犯、杀人犯)、闵含梅(23岁,遂宁人,吸毒、贩毒犯)长期罚站,不准洗漱,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被迫向窗站立吹过堂风。因没钱购买生活及卫生用品,例假来了,血顺腿而下,“帮教”也不让她洗澡,以致臭气熏天,双脚肿胀。身处这样恶劣的环境还遭受“帮教”闵含梅取笑辱骂暴力威胁,营造恐怖气氛增加精神压力,强制“转化”。

◇成都青羊区法轮功学员李忠芳,二零一七年八月因在外讲真相被人诬告,随后被青羊苏坡派出所关押在成都郫县看守所,李忠芳一直绝食,身体虚弱一度进行抢救,最终被青羊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李忠芳被转入成都女子监狱三监区,她不穿囚服和鞋子,“帮教”强制脱衣换鞋剪头发,关押在4-12室(所有法轮功学员刚去遭受严管地方)。晚上因绝食和“帮教”发生争执,随后“帮教”报告三监区副区长钟茂林(专管迫害法轮功),钟茂林问清情况后,找出法院判决书读给李钟芳听,李忠芳不承认自己有罪更不承认自己被判刑,双方一直持续很长时间。当日晚上二十四时左右,监室传出呼叫声“打人啦,打人啦,三人打一个。”并且不断大声重复,其他监室全都听到“帮教”王红呵斥声。早晨四、五点,李忠芳再次发出呼救声。


酷刑演示:灌食

李忠芳在里面的情况令人担忧,她长期被罚站、双脚赤脚、沉默寡言,经过两次野蛮灌食后逐渐开始进食但量很少,身体很虚弱,体重不足百斤,而且意识不清。被绑架前她身体健康,精神奕奕,不到一年的时间变成这个样子。

◇钟俊芳,六十多岁,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人,多次遭当地“610”及警察等不法人员的绑架、关押迫害,基本上都是在冤狱中度过的,她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三次被非法判刑,刑期总共长达十七年半。钟俊芳现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三监区6-1室,期间长时间绝食,并遭受野蛮灌食,逼迫用约束带,据悉现在体重只有六十多斤。

◇张红(音),五十六岁,遂宁大英人,居住在成都青羊区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被绑架,二零一八年,随后被成都铁路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三月二十一日转入成都女子监狱。

◇方正容,六十八岁、遂宁船山区人,二零一五年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被关押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

◇刘学淑(音),七十六岁、四川广安人,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身体出现高血压症状走路摇摆精神恍惚,包夹都害怕承担责任,监狱却依旧让其参加劳役,即使生病也要出工。

◇刘晖,女,成都市金琴路小学优秀教师。二零一七年七月被成都青羊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转入成都女子监狱。


刘晖

以上是通过其它渠道了解到监狱里的情况,希望当地同修能联系家属去监狱看望,了解他们身体状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