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河北邢台市委副书记赵常福遭恶报
河北邢台市委副书记赵常福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大陆来稿〗河北邢台市委原副书记、衡水市原政法委副书记赵常福,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下旬被公布涉嫌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起诉(唐检公二刑诉〔2016〕62号)。赵常福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被立案审查。

赵常福,男,汉族,一九六四年一月生,二零零四年九月至二零零八年二月任衡水市政府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三年七月任保定市副市长;此后转任廊坊市委副书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出任邢台市委副书记,次年二月落马。

赵常福落马前,就有四名曾在衡水市任要职的官员落马。景春华二零零六年七月任衡水市原市委书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衡水市原市委书记陈贵(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至二零一零年四月)涉嫌受贿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被逮捕;衡水市原政法委书记王宝军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因严重违纪,涉嫌受贿犯罪被逮捕;衡水市原副市长张凤国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涉嫌受贿犯罪被立案侦查。

这五个所谓的政府要员,全部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执行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迫害以“真、善、忍”为人生准则的法轮功修炼者,使众多家庭妻离子散,使无辜的好人被迫流离失所,同时也为他们自己今天的可悲的下场埋下了不可逆转的伏笔。

衡水市610操控公检司法系统和各单位对广大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非法抓捕、劳教、判刑、绑架、关押、抄家、洗脑、骚扰、监控、跟踪、罚款和开除工作等。二零零七年,衡水市法轮功学员曾就本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做过一个统计,如下:

被非法判刑61人;被非法劳教481人;被非法关押4272人次;被非法抄家790人次;被强制洗脑222人次;被非法传唤6509人次,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传唤多次,无法统计;被非法罚款、强抢、敲诈勒索钱款4188587元。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无法统计。被迫害致失踪三人:深县的李向红、王大均,阜城的纪淑华。

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截止到二零一一年十月,衡水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有74人,名单如下:

桃城区:安秀坤 、肖新改、杨云、杨兆祥、文加珍、刘桂芳、种存杰、齐振贵、安淑格
武邑县:王冬梅
阜城县:刘秋生、王素兰、张秀岭
安平县:张建勋
冀州市:李会民、李金秀、史各景、王通贵、王青菊
景县:柳连义、王景芳、孙淑英
深县:刘新允、刘富瑟、赵金旺、位小蓉、张春条、耿翠芬、庆长、张心慧、贵芬、赵书卷、田增勤、康小蓉、郭敬哲、李君平、柴宗库、杨艳温、张大宗、郗强、王邵民、瑞琴、书辉、郝君卫、尹根旺、贾敬、孙大拽、魏书果、李振同、张秀和、单万长、宿新月、张增奎、杨小稳、任小仇、杨杏田、程小珍、李小兰、郑念节、孙玉章、李占立、张彦宏、张金爽、张秀清、孙中怀、张之泉。
枣强县:李俊英、张桂根
故城县:刘恩芳、张金红、王翠芬、姜桂贤、贾秀顺
饶阳县:朱志生

衡水市法轮功学员孙良胜(二中优秀教师)、康彦祥(衡水市科委职工)在二零零四年一月被衡水市桃城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在被非法超期关押了一年半后,被衡水市桃城区法院罗织罪名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孙良胜、康彦祥二人的家属到衡水市610去问自己亲人的去向。610恶徒不仅未给答复,反而以此为借口,非法抓捕了孙良胜的妻子及康彦祥的哥哥在内的十来位法轮功学员。迄今为止,孙良胜、康彦祥的家属仍然得不到孙、康二人的任何消息。

法轮功学员陈玉,女,三十多岁,衡水市锅炉安装公司职工。刘红銮,女,三十九岁,衡水市第二中学教师,一九八六年毕业于河北师大化学系。二人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被衡610恶徒和公安局恶警绑架,一起被抓的还有市二中的另一教师孙良胜(男,四十来岁)、衡水市科委的康彦祥(刘红銮的丈夫)和出租车司机倪学兵(陈玉的丈夫)等。刘红銮、陈玉在被劫持期间遭受到残酷迫害。因刘红銮说不应迫害好人,便被所长司新坤打耳光。在衡水市电力招待所,衡水市邪恶610派人夜审陈玉,因陈玉不屈服,被防暴队员安亚杰拿木衣架打后背,陈玉当场心脏病发作,没有审成。

刘红銮、陈玉、倪学兵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初被非法判劳教。刘红銮、陈玉因身体被折磨得出现严重病况被保定劳教所拒收,但衡水市610歹徒无视二人身体状况,仍不放二人回家,直接把她们关押到衡水市路北行政拘留所。据悉,陈玉的母亲在女儿、女婿因做好人相继被抓劳教三个多月后,忧思成疾,离开人世,而衡水市610歹徒对陈玉隐瞒消息,拒不放人。

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在任何社会、任何地方,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应该受到表彰的。事实上,尽管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已经弘扬一百多个国家、受到三千多个褒奖。即使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坚持修炼,讲真相、揭露谎言、曝光酷刑,也是合法的,根本就不应该被关押。而对他们身体上、经济上、名誉上、精神上等任何伤害都是违法的,用刑法来衡量,站在被告席上的应该是这些徇私枉法、执法犯法的人。

“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是无人能解的,中共官员的落马也只是报应的开始,巨大的天谴还在后面。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退出中共所有组织是你们唯一的解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