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金福晚女士的遭遇再揭湖南省女子监狱黑幕
金福晚女士的遭遇再揭湖南省女子监狱黑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刊文揭露金福晚女士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约束衣、挂吊折磨的悲惨经历,其中,曝光出来的女监黑幕令人发指。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金福晚,今年四十一岁,湖南怀化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金福晚和友人在张家界向当地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诬告,遭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枉判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被送入位于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528号的湖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金福晚四次被穿“约束衣”(一种对受刑者肢体进行捆绑从而造成严重生理痛苦、极易致残的酷刑)折磨,三次被吊挂在窗户上的栏杆上,仅脚尖沾地,导致右手多个手指致残;她绝食抗议残酷迫害,遭野蛮灌食、电击,鼻孔被擦伤,至今留有伤痕。金福晚还被强制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将近出狱时,金福晚瘦得不成人形,才四十来岁的人,头发已白了一半……


酷刑演示:吊铐

文中说,在女子监狱,其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也很严重。受狱警的指使,“夹控”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态度非常恶劣。嘉禾县法轮功学员李菊梅,一次被夹控打得全身发青。怀化市法轮功学员唐开菊一次脚被打伤,是被背到医院去的;还有一次为了逼迫唐开菊写所谓的“四书”,狱警指使犯人毒打唐开菊,并把唐开菊的衣服扒光。湖北通城县法轮功学员胡关霞被穿“约束衣”三天三夜,晚上睡觉也不让脱下,期间,犯人宋风翔(音)还用手掐胡关霞,不让她睡觉。

其实,这绝非湖南省女子监狱的恶行第一次曝光,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今,陆续已有许多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与正义民众投书,向明慧网揭露湖南省女子监狱恶警执法犯法、践踏人权的恶行。在明慧网上以“湖南省女子监狱”或“长沙女子监狱”空格加“迫害”为词条进行搜索,共有近五百篇文章与消息,受害者的斑斑血泪,罄竹难书,这都将成为将来追查行恶者的最有力的证据。以下仅摘录几例典型迫害案例。

贾翠英,吉首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在狱警的支持下,“夹控”犯对贾翠英的迫害有恃无恐,经常对她辱骂、虐待。长期的非人折磨导致原本健康的贾翠英严重消瘦,不能正常行走,被医院确诊患上严重的脊椎炎,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保外就医”,同年十月二十日即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

贺碧刚,娄底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女子监狱。因为坚持信仰,贺碧刚饱受酷刑折磨:遭多人毒打,被吊铐、反铐、背铐,遭电棍电击,注射不明药物,七、八个人把她按压在地上灌石灰水,同时强行抓住她的手在诽谤法轮功的诬陷材料上按手印……暴力摧残下,贺碧刚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骨瘦如柴。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出狱至今,贺碧刚仍精神失常,生活无法自理,只能依靠七旬父母照料。

常德市法轮功学员尹红、王晓群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七年半,于二零零六年六月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六监区一队,因为不写所谓“四书”, 尹红被罚站、戴铐长达三个月之久,其中,两次连续戴铐六天六夜,导致尹红的双手几近残废,重度耳鸣,出狱至今,失聪的耳朵仍没有完全恢复。

王晓群曾经每天被罚站二十个小时,有时一天站二十二个多小时,只上床一个多小时就又被叫起来罚站,脚、腿的皮肤肿得透亮,象随时要裂开一样,有时站着站着,人一下子摔出去很远。后来又改为整天罚蹲,吃饭都不许站起来,臀部如果挨着地了,犯人就提来开水瓶往她身上泼……

浸透着法轮功学员血泪的“转化率”,与服刑人员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奴工劳动所堆砌的虚假经济效益,成为女子监狱一干人的“政绩”,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湖南省女子监狱被评为所谓“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在骗取虚假荣誉的同时,该监狱及其负责人还不忘在媒体上美化、包装自己。然而,除了被迫害的当事人及其亲属,谁能想到,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光鲜的面纱之下,被掩盖着的,是如此没有良知与底线、暴力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呢?

“善恶有报”是天理。民间有句老话说,人做坏事,瞒得了人,瞒不了天。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自以为有高墙电网的阻隔,信息与言论的封锁(女子监狱至今仍非法剥夺多名法轮功学员亲属的探视权,不准亲人正常探监),媒体不敢监督过问,百姓敢怒不敢言,所以行起恶来格外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殊不知,“三尺头上有神灵”,老天都给记着呢。只是上天慈悲,给人悔过与改错的机会,报应的时日还没到来而已。

其实讲起来,湖南省女子监狱遭报的可不少啦:当年的监狱长赵星云,从二零零一年起在女子监狱任职八年,被视为湖南省监狱系统内最有“能力”的干部之一,可谓大权在握,风光一时。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正当赵星云踌躇满志、一门心思竞聘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一职之时,二零零九年五月,湖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局长刘万清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被“双规”,赵星云的“升迁梦”由此嘎然而止。同年七月,赵星云受牵连被湖南省纪委调查,因行贿10万元、受贿3万元,赵星云最终只落得个被免职、处分的结果(后被降职使用)。还有,这些年来,女子监狱狱警当中,那些离婚的、患病的、投资失败的还少吗?迫害修炼人是折损福份的大事情,做了这样的缺德事,自己的人生能好吗?运道能顺吗?遇到不顺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这事为什么会摊到自己头上而不是别人身上? 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呢?

武则天时代的许多酷吏,当时仗着上头的威势,迫害无辜好人时是何等的不可一世、戾气十足,手段上又是何等的花样翻新、变本加厉,可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呢?“请君入瓮”的典故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历史的教训令人深思啊!湖南省女子监狱里的现代酷吏们,当有一天,中共解体,所有的罪恶都被曝光于光天化日之时,你们又将面对怎样的人生结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