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大陆各省最新迫害消息 » 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女子监狱,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打着“文明执法”、“人性化”管理的招牌,干着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恶行。下面仅举几例发生在成都女子监狱的迫害事实。

一、法轮功学员胡霞被迫害致死

善良朴实的法轮功学员胡霞,五十五岁,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不“转化”,被成都女子监狱残酷迫害致死。

胡霞,女,家住崇州市养马镇,因送了一张神韵光碟给一位不明真相的学生,被其恶意举报,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被崇州市养马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审后,遭法院诬判入狱。

二零一六年五月,胡霞被劫持到四川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在里面,胡霞坚持信仰真善忍,坚持炼功,拒绝在放弃信仰的所谓“四书”上签字“转化”。但后来,还是被牢头江丽(杀人碎尸犯)和张芳(毒品犯)等三人用暴力手段掰开她的手,强制在她们写好的“四书”上按手印。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桶里憋

在恶警指使下,江丽等犯人抓住胡霞的头发、胳膊,把她往盛满水的大塑料桶里闷水,然后又推到厕所里殴打,边打边骂。胡霞被打得全身是伤,人都已经站不起来了,恶犯江丽还照胡霞的腿一阵猛踢,胡霞喊“法轮大法好”,江丽等恶犯就用拖地的地帕野蛮地塞进胡霞的嘴里,造成胡霞的门牙被弄掉一颗。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江丽、张芳等又把胡霞的头弄去撞墙,后来江丽等还不手软,把昏迷不醒的胡霞又弄到监室门口淋水,从头淋到脚,全身湿透,说是“灌顶”,等衣服稍干又淋,把胡霞仅有的三条内裤全淋湿了,还不准她晒内裤。胡霞只好在晚上睡觉时,把内裤放在自己盖的被子上,慢慢的让内裤能稍干一些,白天又将未干的内裤穿在身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五月份的天气,阴暗的监室还很冷,湿淋淋的胡霞被强迫坐在四楼的过道当风处,挨冷受冻。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胡霞在狱中反迫害,无畏强暴,抵制参加每周集体洗脑,不写“揭批”,不做污蔑大法师父的所谓“作业”,监室包夹她的犯人奉命找茬,说她立掌发正念。

正在值班的狱警周桂芳(五十多岁,警号为:5104292,明慧网上恶人榜上有她的名字)冲进监室,大叫马上报材料,加刑。胡霞被强制带到办公室,铐在没人看得见的窗户护栏上。外面有人听到里面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随后,胡霞被戴上脚镣手铐,弄到楼上的五楼一间监室,单独关在里面。在胡霞经过楼道时,有人看到她嘴上有血,也听到了她悲伤、凄惨的哭泣声。

为了不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该监室窗户都是黑色的铁丝网做的。在那个监狱被关押过的人都知道,把一个人单独关在一间密室里的做法,是针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那里面临的是比“严管组”更残忍惨烈的迫害。

当晚胡霞被弄到五楼后,胡霞开始了绝食反迫害,一个刑事犯到监室原胡霞睡的床上拿了一床垫絮和被子到五楼的那间密室,那里没有床,只能睡地上。第二天,刑事犯又到监室里来,从胡霞的床上拿走了一床垫絮,还从监室其他人那里拿走棉衣、秋裤。

那么冷的天,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监狱规定不能透露消息,否则严惩。听到看管胡霞的人悄悄说,胡霞身上穿的黑色毛衣,领口、胸口全是血……二监区一狱警曾对一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硬是给你打不明的药物哟,你考虑一下吧。不知胡霞是否被注射不明的药物,还是在迫害性灌食时,加入的有毒药物。没过几天,就听说胡霞已经大小便失禁,几天后,胡霞被背到医院灌食,又过了几天,胡霞被转到六监区,曾有人在医院看见胡霞躺在医院里,戴着眼罩。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胡霞灭绝人性的迫害,致使胡霞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早晨五点,惨死于龙泉医院。仅一年多时间,一个原本健康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监狱警察摧残致死。胡霞之死,狱警周桂芳难辞其咎。

二、法轮功学员李慧被暴打

内江市资中龙盘镇白阳村法轮功学员李慧,大学文化,二十几岁,在北京打工时,住在出租房里被构陷,遭北京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北京当地法院诬判她三年,后从北京某一看守所转到成都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暴打

在那里,3-3监室狱霸牢头严洋,个子1.64米左右,体重140多斤,杀人犯。李慧经常受到严洋暴力殴打、辱骂、惩罚。大约在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严洋又重打法轮功学员李慧。严洋叫李慧整理被盖,因此事她们发生了矛盾,严洋对李慧大打出手,3-2监室的牢头江丽到了3-3监室帮忙,将个子1.55米左右、体重80多斤的李慧骑在胯下,又抓又捶,又扯头发,李慧脸上脖子上被抓了很多血印,全身疼痛,身上、脸上都是被严洋、江丽等打的到处是伤痕。

为了不让车间的犯人看见,狱警不让李慧出工,在监室“学习”(即洗脑迫害),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当天,狱警周桂芳不仅不教育、处罚打人凶手严洋,反而把李慧叫到办公室,用电警棍威胁李慧,不让她说出去,恶犯严洋没受到任何处罚。直到十月一日过后,大约半个月李慧脸上、颈子上的伤才好完,可见下手之狠。

据说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号,严洋也因生活习惯不同,看不惯李慧而对李慧大打出手,3-2监室的“学习组长”徐丽萍,也帮严洋一起殴打李慧,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多次,狱警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为晒衣服的事,严洋与李慧意见不一致,说着说着,严洋又动手打了李慧,李慧脸上眼角都被抓有伤痕。当时副监区长梁萍值班,对李慧做了监室内严管(罚站等)的处罚。而严洋照样什么事都没有,没受任何处罚。狱警卢巧霞十一月十八日上班后,听说严洋和李慧闹矛盾打架后,做出了更荒唐的处理:处罚3-3全监室的十二个人全部在中午休息时间不准休息,背行为规范等。

十一月二十日,卢巧霞不仅不让大家中午休息,还变本加厉叫全监室的人站着写“作业”,即按卢巧霞污蔑法轮功是×教的要求做“作业”,谁写好了,才可以午休。中午仅有的半小时的休息时间被强行无理剥夺,还强迫全监室的人做诽谤法轮佛法的所谓“作业”,跟她一起遭报应,弄得全监室的人身心很疲惫,怨声载道,人人非常紧张,也很反感她这种差强人意的行为,感到空气都凝固了,人都快窒息了。

而打人者严洋不仅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反而还被提到六楼严管组做严管组长,那是犯人们羡慕的位置。而李慧被杀人犯随意无理欺辱暴打后,却受到惩罚。中共黑监狱就是这样,让那里的恶犯随意歧视欺辱一个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狱警法》、《监狱法》《刑法》、《宪法》,对狱警来说都是一纸空文。

三、法轮功学员张林悦等被严管、摧残

法轮功学员张林悦,因不配合狱警卢巧霞布置的诬陷法轮功的“作业”,在监室大声说出了她自己的心声:法轮功不是邪教(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第二次被强制弄到二监区六楼密室严管组,遭受第二次严管迫害。

张林悦被长期罚站、睡地铺、克扣饭菜、不准接见家人、不准购物、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等等。张林悦还被受逼写长篇“揭批”诬陷法轮功的文章,逼迫在新年文艺演出会上大声念那种文章等精神摧残。

其他不愿在作业本上诬陷法轮功的法轮功学员,如戴敏、李主琼、钟义芳等被强迫在车间面对车间几百人九十度弯腰持续站着(又叫“栽秧子”,这是一种极痛苦的折磨人的方式),一天奴工十个小时,她们就那样一种固定姿势罚站十个小时,那种心灵的痛苦,身体的难受程度可想而知。这种刑罚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二监区的副区长梁萍主要针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一种狠毒的迫害手段。

四、强制“揭批”、“转化”迫害

所谓“揭批”是成都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种精神摧残。进入成都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转化”后,还要进行所谓的“验收”,逼写“揭批材料”,“开揭批会”,会上挂着“×教罪犯揭批会”的横幅,全体法轮功学员、监狱表现积极的刑事犯以及相关狱警参加。教育科科长廖群芳到现场提问,看是否“认识”到位。连没有文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要拿着其她刑事犯“帮教”或邪悟者帮着写的“揭批认识”,天天背,以应付自欺欺人的“验收”。

有一位六十多岁不识字的法轮功学员,由刑事犯“帮教”帮她写了一百三十字左右的“揭批认识”,教她天天背,并模仿验收人员廖群芳(五十多岁,警号5104281)提问,以便其在验收时能过关。

狱警也很清楚法轮功学员并非真正愿意“转化”,“写揭批”,所以,她们就采取肉体折磨,精神摧残等泯灭人性的办法强逼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妥协,直至高压强制“转化”。副监区长梁萍就曾经对“帮教”(胁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的人员)说:(二零一六年)十月一号起,所有法轮功学员必须“转化”。不愿“转化”的给我强行在“转化”书上按手印“转化”。

狱警卢巧霞对一个一直配合她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济犯廖永聪说:我们就是要摧毁法轮功学员的信仰。一个国家的监管部门管理人员连是非好坏善恶都分不清,更不说能遵守法纪。法律在她们面前只是一纸空文。

为了执行江氏的谎言迫害政策,警察可以任意践踏法律,逼迫法轮功学员不顾事实说假话。狱警们就是这样扭曲人的心灵,践踏人的尊严,强奸人的意志。二监区还搞什么表演丑化法轮功的情景剧,强迫法轮功学员练“八段锦”,不练的就逼罚站。法轮功学员李主琼、钟义芳因不配合练“八段锦”经常被罚站。站的再累,第二天还不得不给监狱做奴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