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四川遂宁市廖邦贵近期遭迫害经历
四川遂宁市廖邦贵近期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遂宁市川中石油矿区今年七十岁的廖邦贵,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近二十年中,多次遭当地不法人员绑架、关押和洗脑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廖邦贵自述最近遭受的一次迫害经历: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上午,我在十九路公交车上向邻坐的乘客讲真相,没料想遇到前两次举报我的一名女乘客(四十多岁)也与我乘坐同一辆车,由于我当时专心与别人讲话,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她也在这辆车上。

到了终点站,我便下了车,只见那个女人上来就使劲儿拽我,嘴里还对我大声嚷道:“到派出所去!”我用力挣脱了她的纠缠。

过了不久,我就离开火车站停车场,径直走向对面的汽车客运站,没想到那个女人正站在门口跟保安小声嘀咕。我转身向外走了不远,身后就追上来五个年轻特警,不容分说,几个人就七手八脚把我弄上车,并搜走了我身上的拾元真相币和钥匙,后来也不知何时又把钱放回了我的包里,五个特警直接把我绑架到嘉禾派出所,交待完毕才离开。

在派出所,警察又从我身上搜出真相币并看了上面写的真相短语后,不怀好意地问:“共产党好久亡?”我答道:“等你们明白真相,选择未来。”一会儿,警察又把我关到留置室,并叫两警察轮流看守我。

其中一警察问我在车上说什么?我说:“讲真相都是为了你们好、得救,不能让你们把讲真相作为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会遭恶报的,保护法轮功学员会得福报。”那警察听了“嗯”了一声。

后来他们要给我非法照相和量身高,我坚决不配合,几个警察上来拉胳膊,想要对我强制采血样,我一边奋力挣脱,一边说:“我不配合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后警察也没成功。到了晚上九点多钟,几个警察把我非法关到了永兴拘留所,告知我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在拘留所门口,警察又想对我采血,只见五个警察上来,拽胳膊抱腰的对我强制采血,接着又把我弄到相隔不远的医院(看守所开设的)去照心电图,我不配合,这些人就用力推搡,由于用力太猛,我的衣服领子和前襟被他们拉烂了。我被关到了105监室。

拘留所要求在押人员必须穿号服,我想自己是一个好人,没犯罪,所以坚决抵制这种无理要求。我说:“在这里(指上次)我从来都没有穿过。”又叫我坐塑料凳子(规定在押人员每天必须坐),我不从,直接坐在铁床上打坐。有个瘦警察见我不服从规定,就想方设法为难我。到了放风时间,说我没穿号服就不让我出监室门,限制我的活动。我就对着门外大声说:“只有法轮功学员能分清善恶。共产党颠倒黑白,好坏不分。”说完我就大声唱真相歌曲。

从关进去的当天晚上(十一日)到十八日,我都在绝食抗议反迫害。

十一月二十六日我被非法关押期满,本应该回家的,可就在离所的前一天下午,嘉禾派出所的警察提前来到拘留所,捏造我的诬陷材料,罗织罪名,不让我回家,我想这是拘留所警察与派出所警察沆瀣一气、合伙迫害。

我义正词严地正告他们:“我是与人为善,教人做好人,没做坏事。”接着我就把师父教我们讲真相的目的那首诗背给他们听。谁知一个警察听了,竟然说:“这就是你的证据,我给你录(录音)下来了。”随后叫我签字、按手印,我都没配合。

到了门口,他们还说送我回家,我知道他们在欺骗我。出了拘留所门口,他们又把我弄到医院去查血、照片,我被两个人架着胳膊强制推到机器面前进行所谓的体检,出医院警察就把我又转押到了隔壁的看守所,对我非法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我每天坚持炼功,过了段时间,又把我从一监区的103号监室转到二监区的205号监室,我一直在绝食。有个五十岁左右的狱警胥飞说:“你不吃饭,就不允许你炼功,是杜(杜一富)所长说的。”于是,胥飞叫人把我的手脚铐到床上,又将链子锁到床的铁桩上,两天两夜不下铐子,解便都只有靠在押人员帮忙。

我继续绝食抗议看守所对我的这种摧残迫害,六天之后,狱警把我拉到市红十字医院去灌食,他们用约两寸长的铁片扣在我脚的小腿肚以下一点的地方,再用铁链子扣在脚脖子上,脚稍微用力就十分疼痛难受,我被护士用洗胃的大管子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第二次又想给我灌食,我坚决不走,狱警叫来三个武警,我仍然不配合,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武警把我扛到了车上,最后又把我送到红十字医院去灌食。

回到看守所后,我没有妥协,继续绝食抗议。狱警就把我送到看守所的医院,每三天灌一次,护士用鼻饲,没成功,然后用工具撬开我的嘴,用针管推进流汁的。

我被非法关押(拘留所十五天、看守所三十五天)五十天后,十一月三十日嘉禾派出所的四个警察来到看守所,他们办完一切手续后,在门口又叫我在释放证上签字、按手印,我仍然没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

嘉禾派出所的四个警察用车把我送到富源路派出所,说有事情要给我交待,我不去,他们又把写的什么东西拿到我面前读给我听,说继续对我监视居住。他们找来了开善路中段社区的文书邬志远(音)一同送我回家,家人不在,又把我拉回富源路派出所,最后警察叫我自个儿回家。

据家人讲,我被非法转刑拘后,嘉禾派出所的办案警察刘梁以送刑拘通知为由,说我的事是经开区国保大队长(幕后指挥何念龙)说了算,拘留单上还诬蔑我是会道门、×教,另一警察一直用手机录像,并索要电话号码,遭到家人的抵制。

法轮大法是佛法,福益社会,教人重德行善,做一个有利于他人的好人,理应得到当今社会的尊重和大力表彰。但中共邪灵却恨之入骨,用弥天大谎毒害所有的中国人,致使人们误解、仇视法轮功学员。更为邪毒的是直接操纵公检法部门的人员直接参与对法轮功的学员的迫害,造下无边罪业。

天灭中共在即,首恶江泽民及其帮凶被清算的日子已不远了。奉劝遂宁地区所有还在继续与善良为敌、拒听真相、对邪党死心塌地效忠的人早日清醒,不要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有道是:“马临悬崖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抓住机遇自救,才是你当下最明智的选择。

相关信息:
遂宁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何念龙 13882541166 0825– 2668011

嘉禾派出所:
(办案警察)刘梁 18728532584

地址:永兴镇僧家沟
永兴看守所:
所长 杜一富 13982508787 0825–2812173
胥飞 1388254446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