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报道 » 新冠瘟疫:回溯误区 惊见根源 根本治愈(3)
新冠瘟疫:回溯误区 惊见根源 根本治愈(3)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接上文

图:极度濒危、快被中国人吃光了的中华穿山甲,分布在中国南方和东南亚,未检测到冠状病毒。(网路截图)

前面我们梳理了疫情时间表,展现了中共维稳瞒报,酿成武汉疫情失控、殃及全国、世界的巨大人祸。当局为转移人们的愤怒,起初放纵编造美国阴谋论,却失控被发现成为中共阴谋论,加上学者论文挑起“实验室泄漏说”,当局受到空前指责——这些追责的问题,虽然不是当前的急需,但争论本身却在给我们找到瘟疫的传播途径,铺平了道路。

锁定了蝙蝠这个源头,病毒的中间宿主,却因为华南海鲜市场的关闭、清仓、消毒,而踪迹难寻。学者开始从常见的家禽、家畜、海鲜入手,取样4000份,检测无所获——其实这种思路本身就有问题。2003年SARS瘟疫爆发,广东以外的果子狸都不带SARS病毒,只有爆发地的果子狸身上有SARS病毒,99.8%的全基因序列一致性,就足以认定果子狸是中间宿主,是传给人SARS的元凶。所以当今,其它地方的动物检测到冠状病毒,不等于爆发地该种动物也带病毒;其它地方的动物不带病毒,不等于爆发地的这种动物就无病毒……

如果真是泄漏,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唯一能帮着减压的,就是找到中间宿主,有中间宿主(在自然界,不在病毒所里)作为直接“责任者”,病毒所就能摆脱直接责任,当局也就能开脱了。可是中间宿主,除了前文说过的蛇鼠水貂,还有海鲜龟鳖,各种说法昙花一现,结果都不了了之了。

急盼中间宿主之际,“穿山甲”抢镜而来。

(八)问罪穿山甲,遮掩在造假?

2月7日凌晨,广州的华南农业大学(简称华农)宣布:在穿山甲身上发现的一种冠状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相似度达99%,表明中间宿主是穿山甲。

当日华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一时间,官网竞相宣布:终于找到了!速度真快,99%的相似度,是一个给力的交代。也有很多人为穿山甲担心:当年SARS瘟疫问罪果子狸,广东市场上的果子狸遭到全面捕杀,而今穿山甲危矣——其实不危,这次华农的“甲说”如果成立,穿山甲就得救了。

为什么呢?因为果子狸可以人工大量养殖,而穿山甲无法成规模养殖。这种带鳞甲的哺乳动物习性特殊,怕冷,只能生活在亚热带;食谱很窄(吃蚂蚁、幼蜂等),消化、呼吸系统很弱,容易得病,得病就基本没的治。全国不发经营穿山甲的许可证(不得买卖),只有五省发过几张驯养繁殖许可证。种源都是来自罚没的走私穿山甲,活体数量很少,至今没有一家成功。

图:大量走私到中国的马来穿山甲,据华农检测,约70%带有冠状病毒。(网路截图)

中华穿山甲被中国人吃得所剩无几,大陆在野外已经很难找到了,当前都是从东南亚甚至非洲走私而来。虽然是中国的二级保护动物,但是被强烈呼吁晋升到一级。因为没有人工养殖和上市,都是在南方走私偷着卖,一旦以疫情的名义被严禁食用,也就没人敢冒险吃了,等于解救了这个种群。

但出人意料的是,剧情再次翻转。就在华农宣布重大成果的当日,专家尚未发声,普通学者甚至记者,就点到了官方宣传的死穴。下面的截图来自2月7日晚间,《南方日报》对华农的专访。

【死穴1:掩盖动物来源,竟然无关武汉】

图:华农专家答记者问截图:掩盖穿山甲来源,和武汉竟无关联!

都知道瘟疫起于武汉市内的不止一个地方,只有检测爆发地——武汉的穿山甲,才有意义。华农几次躲闪记者的提问,回避样本来源。

【死穴2:竟用病甲,自说自话】

图:华农专家答记者问截图:竟然用病甲,且不知道是否能传染人,硬被疑似为“中间宿主”!

细菌、病毒的宿主,一般是不发病的,才能造成大面积传染。如传播鼠疫的老鼠、旱獭等啮齿类,携带艾滋病毒的灵长类,传播各种病毒的蝙蝠,它们传播但是不得病。如果得病,会在残酷的丛林法则中被淘汰。当然也有个别会发病的中间宿主,如狂犬,但是发病的动物因为会被发现,所以不会大规模传染人群。

华农检测的这批是病甲,用这样得病的动物研究本身就有疑问,何况还不知道病甲的病毒能否传染人。

【死穴3:不发论文,先炒新闻】

图:华农专家答记者问截图:不写论文,先上新闻,原因竟“以人民的名义”。

现在针对冠状病毒的科研成果是非常抢手的,一般而言,尚未发论文的研究成果不会轻易公开。考虑到这份研究存在的诸多疑点和漏洞,论文未必能正式发表,却“以人民的名义”,先上镜了。

【死穴4:响应号召,人民旗号】

图:华农专家答记者问截图,暗喻:我们很无奈,如此是响应号召。

你响应党的号召,紧跟快上,一旦出了问题,后果可能很严重。历史表明,学术界紧跟政治,倒楣的可不仅仅是名誉。

(九)宏观辨析,“穿山甲说”不成立

【绝对相信、急切期待】

“我绝对相信这是真的,”美国加州免疫学和计算生物学家Andersen说,“我非常期待看到即将发表的论文和数据”——这句绝对的话上了顶级科学期刊《自然(Nature)》的新闻[1]。

为什么他们会绝对相信呢?因为99%这个数据太诱人了,国内也有学者相信,甚至在99%是“来自全基因组对比”还是“部份基因片段对比”之间,猜测是全基因组(因为华农对此秘而不宣,别人只能“押宝”),只有“全基因组99%一致”才有意义,那样的“甲说”才成立。

【宏观辨析,把握全局】

理论再完美,如果和实践相背,也不能成立。利用基因数据做进化分析,需要这样的理论,更需要基于实践的辨析,特别是宏观的掌控,才能把握正确的大方向。

图:世界穿山甲走私路线图,都卖往中国,中国人当作大补品食用,甲片作为中药材。(网路截图)

宏观路径的辨析,否定了“甲说”。因为中华穿山甲濒临绝迹,中国消费的穿山甲都是外来的走私品,如果穿山甲是传给人病毒的中间宿主,零号病人就应出自各级走私犯中,瘟疫也应该在上图各个穿山甲集散地爆发,至少也是集散地和武汉都会爆发吧?事实上,武汉不是集散地,却只在武汉爆发,所以,中宿主不是穿山甲。

【穿山甲呼吸系统弱,易患病易死,不适合病毒演变】

上面讲过,中间宿主一般是有传染性但不会发病,才能有效传播病毒,此时病毒和动物彼此适应了。而穿山甲不是这样,穿山甲种群小,又是独居动物,呼吸系统弱,感染新冠病毒会发病(华农已证实),会被严酷的丛林法则自然淘汰,传一个死一个,这使得病毒很难在穿山甲种群中长期共存。

而且,如果穿山甲真是传给人病毒的中间宿主,病态穿山甲也不值钱,捕猎者、贩卖者、走私者都会被感染,事实不支持这个假设,再次否定“甲说”。

【最后一种可能:过于巧合,却源于中国】

最后一种“让穿山甲成为中间宿主”的可能,却把病源地,又指向了中国。

这种可能就是:假设新冠病毒的前身,在穿山甲身上不致病,穿山甲被走私、辗转到武汉,走私完成以后,病毒恰好重组、突变(所以没传染给国外的走私者),成了新冠病毒,在武汉开始传播。但是这样,就等于说病毒在武汉才突变为致病性,病毒在国外不伤人,到武汉就伤人(后遗症)、死人了,“病”的初始,源头还是在中国。

推来推去,又回到了原点。中国病源论,看来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了。但是,这样的“穿山甲病毒巧合变异说”毕竟能摆脱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嫌疑——但是,这样的巧合真能成立吗?

【事实如此给力,巧合很难成立】

再结合实践:假如上述巧合能在实际中发生,最初的感染者,应该是穿山甲的秘密经营者和屠夫、厨师——实际上又不是!所以,这唯一成立的狭小希望,又破灭了。

结合实践的宏观视野,我们的结论是“穿山甲不可能是把病毒传给人的中间宿主”。这个结论,虽然令一些学者气馁,却值得“穿山甲”欣慰。因为既洗脱了“穿山甲传病毒给人”的嫌疑,又表明穿山甲也能被新冠病毒感染,足以告诫人们不能再冒险食用它了——穿山甲得到了终极解救。

【再打补丁,“甲说”萌动】

有人可能会想到:还可以给漏洞百出的“甲说”再打一个补丁:就是冠状病毒在武汉的穿山甲身上突变后,武汉的穿山甲的秘密经营者、买家、屠夫厨师恰好是天然免疫者,或者长期的无症状感染者,这样,他们就不会得病,从而使穿山甲中间宿主说成立。

这样打上过多“假设”补丁的“甲说假说”,还有多大成立的可能性?

如果华农的论文发表:99%的全基因组一致性公布,上述“甲说假说”就很可能成立!

在理论上:全基因相同96%(昆明山洞蝙蝠病毒)→全基因相同99%(海外的马来穿山甲)→新冠病,这个理论链条还是比较完美的,否则就不会那样吸引人了,但是,实践上又遇到难题——

图:“穿山甲假说”有巨大障碍,昆明的菊头蝙蝠(不迁徙)如何跨越高山深谷,把病毒传到东南亚?(作者提供)

昆明的蝙蝠病毒,怎么跑到东南亚去的?世界上有一些蝙蝠种类是迁徙的,如墨西哥蝙蝠,约四千万只的庞大种群,冬天从美国的德克萨斯州飞向墨西哥,两个来月飞跃两千公里!但是中国的大多数蝙蝠并不迁徙,以冬眠的方式在山洞中过冬。有学者认为,中华菊头蝠的长寿命(可达30年)与它们的冬眠习性有关。那么,作为SARS样冠状病毒蓄水池的昆明的菊头蝠,既然不迁徙,他们身上的病毒,如何跨越高山深谷,进入东南亚呢?

不过,即使暂时没有事实的证明,理论上先行也不是不可行——先来个科学预言嘛,以后再补上实践的验证。所以,世界还是期待着华农的论文早日发表……

(十)政治秀的代价:99%到90%,打脸并未停止

2月20日,华农的论文预印版(讨论稿)终于出来了——“全基因组”一致性仅90%[2]!和2月7日宣布的99%,相差太悬殊了!怎么可以这样!?

此时已鲜有媒体跟进了,与13天前华农的惊爆网络的局面,堪称冰炭两重天,太多的传媒羞于启齿。

华农的研究团队如此解释:“生物信息团队和实验团队之间一次令人尴尬的沟通失误。”

两个团队听岔了?该论文的主要通讯作者(论文的知识产权人、科研团队的导师),正是新闻发布会的主要发言人,在99%是“部份基因片段”还是“全基因组序列”的问题上守口如瓶,可见心里是明白的。难道是因为90%的数字不足以开新闻发布会,无法响应党的号召?真象华农当时表达的“很无奈”……

【数据有陷阱,何以正视听?】

就目前华农公布的预印版论文,也是问题多多。

表1:基因一致性对比,摘自华农预印论文表1(删掉杂乱,直击数据陷阱)

冠状病毒对比项 S蛋白 E蛋白 M蛋白 N蛋白 近全基因组
摘自华农论文(笔者注:华农的对比变换了标准 1 穿山甲病毒/新冠(P:A 89.1% 99.1% 93.8% 93.7% 90.3%
2 穿山甲病毒/云南蝙蝠病毒RatG13(P:R 88.5% 99.6% 93.6% 94% 88.9%
摘自管轶、胡艳玲论文 3 昆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新冠(R:A 92.9% 99.6% 95.7% 96.8% 96%(石正丽论文)

上表1.2行,摘自华农文稿的表一,原表数据太多,一般人也看不明白,把这些数据摘出来,变换标准的数据陷阱暴露了。

乍一看表,好像第1行的华农的穿山甲冠状病毒基因(设为P)和新冠病毒基因(设为A),一致性更高,高于第2行的石正丽的云南蝙蝠病毒(设为R)嘛!这不是说,P更接近新冠吗?证明马来穿山甲是中间宿主吗?——再细看,却不是这回事。

大家的研究,是以“新冠病毒”(SARS-Cov-2)作为标准,所以,都要去和它做对比。华农却变换标准,都去用P对比,这个前提,不是已经把P设成标准了吗?假设P(是标准),所以P(是中宿),有逻辑陷阱之嫌。

不是说不能那样比,P比A,P比R之后,还要有常规的R:A,因为A才是标准,这样才有说服力——当我们从管轶、胡艳玲的论文[3]中摘录相应的数据填入第3行,完成R:A,相似性3行都高于1行,“穿山甲说”出局。

【局部对比,一场闹剧】

华农用E蛋白基因,只是占全基因组的0.77%的这么一小段,99%的一致性仅仅在这一小段。而放眼全局,就知道这么做意义不大。

华农新闻发布会打出99%的旗号,到现在,难怪一些学者会说是“噱头”,甚至一场闹剧。

由此,大家也不用再费心勾画“昆明山洞蝙蝠——到东南亚穿山甲”的传播剧情了。

【硬伤漏洞,“成果”难成】

华农的论文还有其它硬伤。他们说的穿山甲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其实并不全,长度只有29578bp[2],而新冠病毒全长在29782~29903bp之间[4],最先测序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的结果是29891b[5]。华农的“接近全的基因组”短了0.7%强,这样他们90.3%的一致性,又要打折扣了。

没有提取出全株病毒,不知道它是否能感染人体细胞,不知道是不是它引起的穿山甲病症,不知道它在穿山甲体内、种群内存在了多久,不知道这些马来穿山甲什么时候得的病,不知道是不是死于这个病……什么都不知道,就宣布“穿山甲可能是传给人的中间宿主”?

【他说追来,穿山甲“潜在”】

早在2019年10月,陈金平团队在Viruses期刊上发表论文,指出那批穿山甲(和华农的同一批海关罚没的走私甲)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SARS样冠状病毒的一致性在80~89%[6],一致性太低。

2月7日华农新闻发布会把穿山甲推上风口浪尖之后,2月18日,著名病毒学家管轶的团队和广西医科大学胡艳玲教授合作的论文预印本面世[3],他们重新检测了2017年8月~2019年3月在广西、广东海关缴获的走私入境的穿山甲样本,发现这些马来穿山甲携带的冠状病毒序列与新冠病毒全基因组一致性为85.5~92.4%,认为应该考虑穿山甲可能是一个中间宿主。

他们也发现穿山甲病毒有一段RBD区域(病毒S蛋白基因的一部份,194个氨基酸长度,占全基因组的2%弱),比蝙蝠病毒RaTG13,更象新冠病毒,但是他们认为这可能是趋同进化的结果——即两种病毒的RBD部份,都向同一方向演变,而不是谁来自谁的问题。

由此看来,华农用99%一致性——仅考虑基因组0.77%的那部份,来论证穿山甲是中间宿主,是忽略了趋同进化的重要因素。

既然有趋同进化的因素存在,很多学者,以基因组相似度这个硬标准,把穿山甲排除在外了——其实,上图25的宏观传播路线的障碍,也足以把穿山甲障碍在外。

“潜在”的中间宿主, 华农用的“潜在”这个词很圆,也许是,也许不是,真不是,你也不能说我怎么样。“潜在”嘛,就是中间宿主的替补、未来的潜在候选者。而要成为这次瘟疫的中间宿主,已经基本不可能了。

(十一)非要“甲说”硬成立,矛头反指石正丽

科研到这一步了,还有些人抱着穿山甲可能是中间宿主的“甲说”,为什么非要如此?因为还有一丝微乎其微的希望。

【穿山甲的可能性,亿万分之一的侥幸】

必须如下假设:

(1)假设昆明的蝙蝠冠状病毒在演化为新冠病毒之前,恰巧感染了武汉的一只走私成功的马来穿山甲;

(2)该病毒在穿山甲体内发生了重组,又恰巧重组替换上了穿山甲冠状病毒中那些“更一致的基因”;

(3)该病毒又恰巧突变了“更一致基因”的“不一致部份”,从而成为新冠病毒;

(4)该新冠病毒传染人,但是买家、摊主、屠夫恰好都是无症状感染者,或潜伏期长,所以没最先发病,却四处传毒,主要传在华南海鲜市场。

如果这样能成立的话,“穿山甲是中间宿主的假说”就成立。这正是进化论的一贯思路:一个假设叠加一个假设,最后给出一个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成为解释事实的理论,置信率也只有亿万分之一。

编故事说评书的人,经常把巧合的剧情叫做“无巧不成书”,这个“甲说”比评书还评书。科学需要严谨,这样为了维护“甲说”而编剧情,可以服众吗?

【侥幸的“甲说”,回避了不可逾越的障碍】

上述侥幸的“甲说”,却能绕过图25,这个不可逾越的传播障碍。因为“甲说”中,来自穿山甲的那0.77%的部份,不是主体,是意外重组来的,病毒主体的祖先在昆明。所以,新冠病毒的演化和传递路线,不用设想图25——如何绕国外了,昆明的菊头蝠,也不用改变冬眠的习性了,病毒直接到武汉去就可以了——

【“甲说”事与愿违,女侠再被连累】

病毒怎么直接到武汉?——石正丽团队带回去的呗,这是最直接的、最简明、人们都能想到的情况。

这不是事与愿违吗!?本来寻找中间宿主,既是科研的需要,又是洗脱武汉病毒所泄漏病毒的需要,找来找去,好容易找到了穿山甲,又好不容易在无力的数据下,假设它侥幸成为中间宿主—— 辨析到最后,反而扣到了石正丽头上,矛头指向了病毒所泄漏!

越洗脱越清晰!矛头再指石正丽——指责者和洗脱者殊途同归,美国阴谋论和中共阴谋论殊途同归,其实“中间宿主说”和“没有中间宿主说”也殊途同归,最终都指向了石正丽,难道真的是她?

其实石正丽是无辜的,后面揭开的真相,峰回路转,会令所有人震撼。

(未完,待续)

参考文献:

[1]David Cyranoski, Did pangolins spread the China coronavirus to people? Nature,(NEWS), FEB.07, 2020, doi:10.1038/d41586-020-00364-2

[2] Kangpeng Xiao, et al.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2019-nCoV-like Coronavirus from Malayan Pangolins. bioRxiv, 2020. Doi:10.1101/2020.02.17.951335

[3] Tommy Tsan-Yuk Lam,et al., Identification of 2019-nCoV related coronaviruses in Malayan pangolins in southern China, bioRxiv. 2020. doi:10.1101/2020.02.13.945485

[4] Wen-Bin Yu, Decoding the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the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SARS CoV 2) using whole genomic data, 2020-02-21, http://www.chinaxiv.org/abs/202002.00033

[5] Peng Zhou,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Feb 03, 2020

[6] Ping Liu, et al., Viral Metagenomics Revealed Sendai Virus and Coronavirus Infection of Malayan Pangolins (Manis javanica), Viruses 2019, 11(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