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许那再遭绑架 处境堪忧
许那再遭绑架 处境堪忧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再遭中共国保绑架。

明慧网七月二十三日报道《丈夫被迫害致死 北京画家许那再次被绑架》中说:“北京画家、法轮功学员许那,七月十九日中午时分,被北京顺义区空港派出所所长带着国保绑架。七月二十日,这些警察再次登门,非法抄家,把所有的电子产品和摄像机等都抢劫走了。目前许那下落不明,不知道被非法关押在哪里。”

从中能够读出:北京国保突袭式的绑架了许那;关心许那处境的人们现能得到的消息很少;在中共最后的疯狂中,善良的人们为身陷囹圄的许那的处境担忧。

 

                                                                              法轮功学员于宙与许那夫妇

一、艺术家夫妻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一九九五年,醉心于艺术的许那和丈夫于宙,有幸得遇法轮大法。从此,夫妻二人走上了修心向善、返本归真的路。

在对法轮大法真、善、忍原则的实践中,他们不但为人更真诚、善良,对艺术的领悟也有了实质的飞跃。身为中国传媒大学文艺编导专业毕业的许那,在家庭的艺术氛围的熏陶下,早已成为小有成就的画家。修炼法轮大法后,她笔下的静物、风景更呈现出超凡和灵动的韵味,深得美术界行家和收藏家的赞赏。

而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的丈夫于宙,更是多才多艺,于宙与其他音乐家一起创建民谣乐队,被业界评为二零零七年中国民谣组合中的第一名,原创作品被著名国际性音乐频道Channel V向亚洲各国推广。

二、高墙内外的痛楚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泽民出于其邪恶的本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于宙、许那夫妇曾经平稳的生活也被打断。

一九九九年八月,只因在北京房山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见面,许那和于宙双双被中共公安非法扣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许那因收留了外地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公安、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绑架并非法判刑五年。

在北京女子监狱,许那被严管隔离、关小号,并受到长期捆绑、剥夺睡眠等各种酷刑的折磨,她始终坚定信仰。

牢狱外面的于宙,承受着五年的离别和担忧:高墙内的妻子,每天都在面临残酷折磨,面对生死。

二零零六年底,许那走出监牢,夫妻二人终得团聚。但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没有结束,这对善良的夫妻,面临了更大的魔难。

三、永远的诀别

二零零八年中共有个北京奥运,中共邪党以此为借口,在全国范围大肆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尤为严重的是北京市。从二零零七年中旬开始,公安、国安、610就对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大批的绑架、劳教、判刑。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左右,于宙与妻子许那下班开车回家,行驶到北京市通州区北苑的杨庄路段被警察拦截,进行“奥运搜查”。当中共警察发现于宙和许那是法轮功学员,立即将他们绑架到通州区看守所。

仅十一天后,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大年三十,年仅四十二岁的音乐人于宙即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北京市崇文区法院在法庭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即对许那非法判刑三年。

许那在与丈夫一同遭绑架的那一刻,就成为她与丈夫诀别的时刻。高墙内的许那,在得知丈夫被迫害致死的噩耗时,被监狱警察和包夹严管着,他们对许那察言观色,想利用许那失去亲人的痛苦,以此要挟她放弃信仰。许那凭着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的坚定信念,强忍悲痛,坚定的走了过来。

四、为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呼吁

二零一一年,独自熬过漫长痛苦三年的许那,走出监狱大门。这次,没有丈夫于宙前来迎接,没有了丈夫宽厚的臂膀让被迫害的憔悴的她偎依。只有家中等待她安抚的年迈双亲,和为给丈夫讨公道将面临的中共的威胁。

出狱后的许那,除清瘦外神色也没有了原来女孩子般的灿烂。黑黑的眼牟中,是深不见底的痛和更悲悯于人的深沉。

许那用淡淡的语气讲过一个小故事:北京人行桥地下通道里,她偶遇一位独自弹吉他的北漂,默默的走过去,轻轻放在钱盒子里一些钱,默默的走开。

听的人明白,她是想起于宙了、做音乐人的丈夫。抬头看许那的眼睛,黑黑的眼牟中,闪闪着泪光。

北美时间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报道:《美国国务院:中共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文章开头就说:“值此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周年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七月二十日发表声明,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对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的迫害已经太长太久,必须停止。”

对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的迫害,是必须结束了。许那再遭绑架 处境堪忧!为中国大陆还在遭迫害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呼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