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严管迫害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严管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位于昆明市西郊五华区教场北路447号,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正式挂牌成立。自二零零二年起至今,多年来积极执行中共邪党政法委、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邪恶组织的指令,成为云南直接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最主要的黑窝。云南省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女二监迫害。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一套自上而下的严密邪恶体系,直接听命于云南省610,对待监狱内的法轮功学员完全不同于其它各类犯人。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十年来,云南省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有300人,至少有250名法轮功学员在女二监遭受过各种迫害,已知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被“保外就医”。

云南女二监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邪恶残酷,方式多样。其使用最多的是对一入监的法轮功学员就实行“严管”,在严管的幌子下,明目张胆地实施其各种邪恶的迫害方式,最常见的就是坐“小凳”和强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其罪恶罄竹难书。

一、毫无人性的“严管”迫害

凡是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首先就到九监区,也叫集训监区。一入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严管,强迫坐在监房里学习,也就是坐小凳子,每天十三个小时以上。学习的内容包括背监规;强迫看诋毁法轮功的视频;写思想汇报;写认罪书;写“三书”;开揭批会等。直到所谓“转化”了,才解除严管,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一直坐到刑满出狱的那一天。多位法轮功学员,如:石云(七年)、吴奇慧(五年)、肖玉霞(五年)、邓丽华(四年)、马玲(四年)、郭玲娜(三年)、赵菲琼(三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刑期十二年)等都是一直被严管到回家那一天。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在严管期间不准与人交谈、不准与家人通信、不准家人探视、限制购物等等基本人身权利被剥夺。被严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自己不能出去打饭、打开水,包夹们负责打饭送水。而且包夹们还克扣饭菜哄抢热水、牢骚满腹、骂声连连。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要受到诸如此类的难堪和压力,包夹们受到狱警唆使,还往饭菜里下药,毒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以前,严管期间法轮功学员每天只能上三次厕所,有的还是在监房内用桶,早中晚各一次。从早上六点半起床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半,中间不让起来活动。所谓洗澡就是每周接一盆水在监房内擦身体,擦完再用这个水洗衣服。二零一四年后,作息时间有所改善,严管期间每天安排上六次厕所,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坐小凳到晚上十点半,中间可以起来在监房走动,称为活动时间,每天有两个小时,其它方面没有太大的改变。每周只给洗一次头洗一次澡,还连带洗衣服,并限制时间。每周写一篇所谓的思想汇报。但是如果遇到生理期或特殊情况需要增加如厕次数时,需通过包夹报告,经允许才可,而包夹常常利用此事刁难法轮功学员,进行羞辱谩骂,致使许多法轮功学员憋尿,继而出现肾水肿。如厕时必须要在包夹“陪同”监视下才可出门,不许法轮功学员和任何人讲话,目的是防止法轮功学员之间见面,防止其她犯人听真相。在走廊上行走也不准东张西望、看远方、停下脚步或出声。

购物需要单独写申请,由狱警批准,而且不得购买食品。因为经常被克扣饭菜,许多法轮功学员长期处于饥饿之中,严重缺乏营养,身体日渐虚弱。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利用邪恶的三人互监(三个服刑人员时刻在一起)刁难法轮功学员,包夹犯人都是长期在专管组的长刑期犯人,对监狱里的各种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烂熟于心,积极配合狱警转化法轮功学员。通过限制法轮功学员如厕、领料(做工的材料)、说话等等方面,让法轮功学员被以完不成定额产量扣分,或是其它方面扣分而再次被严管。一旦被严管,就完全按照之前严管的模式对待,直到违心的所谓转化才能解除严管。

二零一九年七月,女二监九监区针对法轮功学员成立了专门的严管监舍,对严管做了分级,分为一级严管、二级严管和考察级,其邪恶程度远超之前。一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是考察级,关到普通的监房里学习,能完成学习任务的就可以出监参加奴工劳动,完不成学习任务,达不到她们要求的,所谓不转化的,就找各种理由对法轮功学员扣分,最常见的理由就是顶撞警察,用警察的话说只要她们说的话法轮功学员不听就算顶撞,就可以严管,甚至还能关禁闭(禁闭期间不给吃菜、只给吃白饭、不准洗漱、不给被子睡觉、只给一床棉絮)。这些完全是任由狱警主管、随意对法轮功学员扣分并以此施以严管。

一级严管是最严厉的,把人关到专门为法轮功学员成立的严管监舍,里面很简陋,有一床超薄的垫被和盖被放到地上,除了带一个凳子,一个喝水杯以外,其它的都不能带。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除了上厕所外,只能在严管监室规定的区域坐着,强迫学习,晚上睡在地上。包夹人员分白班和夜班二批轮流交换,夜班晚上不能睡觉,她们以各种方式、各种理由打扰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睡觉,目的是让她睡不好。无论冬天多冷都不给加被子,而且还不准关窗子,任由冷风吹。

每天5点40起床,抬水到监室洗漱后,就要一直坐到晚上12点,一天只让四次上厕所:早上6~7点;8~12点;12~18点,18点~21点30分共四次,错过时间就不给上了。只给喝三杯水,吃菜说是减半,其实几乎无菜,只是随便意思一下。饭虽说按量,实际上根本就吃不饱,只随便给打一点点饭,要不就给特别大的量,吃完后胃撑的根本受不了。因为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自己不可以去打饭打菜,都是由另外俩个包夹去打。包夹随意打多打少,以此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时不爱吃的菜,就打一大碗,吃肉或是好吃的菜法轮功学员就只有一小点。

一个星期洗头、洗澡一次,时间一共只给5分钟,半个月洗一次衣服。不准自己去晒衣服,只能由包夹代晒,被子很长时间都不给洗。平时的洗漱用品也不能去拿,只能由包夹拿。为此包夹百般刁难,经常是用一些难听的话辱骂、摔洗脸盆等。不让法轮功学员买吃的东西,买日用品要按规格写申请购买,也只限买三样东西,不能超过50元,通常狱警还会以申请不合格为由拒批,即不同意购买日用品。没有日用品用,生理期就只好脏着。如果有好心人帮一下,就被说成是违反监规,俩人都要被扣分惩罚。

二级严管不用睡地上,洗头、洗澡时间为7分钟,购物申请合格后,可以买5样日用品,金额在70元内。上厕所次数,饭菜都和一级严管一样。

专管的警察会在私下给包夹犯人一些小恩小惠,怂恿她们的违法行为,给一些吃的用的小东西,目的是让包夹犯人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犯人直接殴打法轮功学员,但警察在背后为包夹犯人撑腰,所以犯人才会无所顾忌。

法轮功学员赵菲琼(四年半),梁云(四年),徐亚梅(三年),李群(三年),张桂荷(刑期不详),郭琼(七年),何莉春(七年),邓翠萍(六年)均被严管过。目前赵菲琼,李群,徐亚梅都已在2020年6月份刑满回家。梁云,邓翠萍处于二级严管,郭琼,何莉春处于一级严管。

何莉春自2019年11月份被严管后,一直不让买纸、卫生巾等日用品,卡上有钱不给用。一直睡在地上,整个冬天都在冰冷的地上度过。还被逼迫去打扫卫生间、洗漱间、电视房等公共区域。如果不打扫就不让她洗自己的饭碗,不让她上厕所。她被非法判刑七年,不让她的家人看望,也不准许与家人打电话。她的姐姐何莲春(曾遭中共十五年半非法判刑迫害)。去年9月27日(从监狱回家只有半年时间)被蒙自公安绑架后,一直关押在红河州看守所,即将面临再次被非法开庭。

2018年下旬开始,女二监也模仿看守所(据说是全国的监狱都是这样),晚上睡觉不许关灯,还要安排服刑人员值班,只有60岁以上的不用值,其他服刑人员是一个人值,法轮功学员则由一个包夹犯人守着值,不可以单独值班。何莉春要到凌晨12点才可以睡觉,晚上10点至凌晨12点之间算值班,早上5点40就要起床。

郭琼也是每天都打扫卫生间、洗漱间、电视房等公共区域,脚后跟上已经裂开了很大的口子,流血。她也是被非法判刑七年。

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之前,对梁云、何莉春专门负责迫害的狱警是刘婷,对郭琼专门负责迫害狱警是张婧,对邓翠萍专门负责迫害的狱警是李芳。疫情发生后,狱警一开始是一个月换一次班,后来两个星期换一次,再后来一个星期换一次,一直都在变,最后基本上不分了,只要是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都可以找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中共病毒爆发至今,女二监对所有犯人都取消了会见。但是除了被非法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外,其她犯人可以打电话和通信。而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则被剥夺了所有正常的会见和通信权利。

二、喷辣椒水、有毒药水等邪恶手段

监狱警察还会向法轮功学员喷辣椒水,有多人被喷过。郭琼被喷后失去了味觉;王进仙被喷的毁容,整块脸黑黑的。王进仙被警察喷辣椒水毁容时,警察交待千万不能让其她法轮功学员知道,更不能被看见。当时一位法轮功学员得知后,说警察这种做法是违法的,在摧残生命,将来一定会去告她们。为此还被专管组的犯人张表英(已在3月份出狱)告给警察张鹤芸。

大理宾川县法轮功学员刘国花,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女二监,因不转化,被狱警文婧和监区长夏昆丽等三次用象辣椒水一样的不明药物喷眼睛,刘国花鼻涕、眼泪都被呛出来了,双眼十分疼痛,喷药的人戴着口罩和防毒面具都受不了。第一次,就有八人把刘国花捆起来喷辣椒水样的药物,折磨了她四个小时。喷药后,刘国花痛不欲生,两眼浮肿,致使视力模糊,几乎失明,后来家人探监时,刘国花都看不清人。第二次,是九监区的监区长夏昆丽带来辣椒水样的药物,来了三个警察将刘国花的手反铐,药水喷的刘国花眼睛都睁不开,十分疼痛;手铐也铐得刘国花撕心裂肺的疼,最后致刘国花晕过去。铐时间长了,导致手铐无法取下,只好用电锯锯开,刘国花手被锯烂,留下疤痕。

昆明市的法轮功学员何佳蔓被狱警用香蕉水喷眼睛,在办公室里被狱警李国英用香蕉水喷她的嘴。

楚雄市法轮功学员王美玲被狱警张卿操控几个犯人,把她的手扭到后背,往她的眼睛里喷毒药,顿时王美玲的眼睛就看不见了。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吴奇慧脸上被狱警彭舒喷辣椒水;曲靖市法轮功学员梁云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时,她的脸被恶警喷洒不明药物,使得她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云南宣威市法轮功学员赵菲琼六次被绑架,曾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判刑三次,三次刑期共计十二年半,由于不放弃信仰,赵菲琼在女二监长期被关禁闭、严管、坐小凳子,遭到打毒针、高压电棍电击等酷刑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赵菲琼第二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女二监再遭长期“禁闭”、“严管”、坐“小凳子”迫害。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在禁闭室,赵菲琼的双手被反铐到后背(苏秦背剑),酷刑折磨几个小时;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赵菲琼还被扒光衣服,抢走被褥,夜里下大雨很冷,狱警李金会故意打开门窗,赵菲琼全身被冻的青紫。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赵菲琼被转至八监区老、残、病组,被关进隔离室,见不到阳光,并禁止她出门。一间仅三、四平米的小房间,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关在隔壁的都是艾滋病人、肺结核病人。赵菲琼在这里一直被关到刑满出狱。长期非人的折磨,不让洗澡、洗脸,赵菲琼头发结成了饼状,面黄肌瘦,憔悴不堪。

二零一三年四月末,在赵菲琼临出狱前,赵菲琼被一伙监狱警察和犯人按倒,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在胯根部位,有三个一字形状大针眼,几天后,赵菲琼出现昏睡,记忆减退,木讷头昏等不良反应。很多东西都不太记的了。

三、主要参与迫害者的部份犯罪恶行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责任人中,目前已有74人上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的追查名单(网址http://www.zhuichaguoji.org/)。追查国际的宗旨是:“无论时日短长,无论天涯海角,必将追查到底!”在未来所有参与迫害者都将面临人间天理的制裁。74人中其主要参与迫害者的部份犯罪恶行如下:

1、监狱长杨明山

杨明山,男,原监狱长(后任党委书记、政委)。杨明山继王齐任女二监监狱长后,紧跟江泽民邪恶集团,积极执行邪党政法委、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指令,为了取得“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政绩,公开执法犯法,将处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坐小凳子长达十五个小时)的违法行为,以及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邪恶行径说成是监狱的权利,是合法行为,诡辩说这不叫体罚。还说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等等。

当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指控在女二监《罪犯分级管理实施细则》第二章第六条第七款“法轮功人员不认罪伏法的实施严管”规定违法时。杨明山回答说:“我们是按省610指示办事的,我作为监狱长,有权制定监狱管理规定。我们不谈法轮功学员信仰有没有罪的问题,这是法院的事情,只要是经过法院判决的送到监狱里的人都是有罪的,都要服从监狱规定。”

但杨明山却狡猾的回避了最重要的一点,任何被法院判刑的服刑人员都有不服判决、继续申诉的权利,以法轮功学员不服判决、不认罪作为对她们严管的理由是完全违法的。当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指控:监狱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十五个小时坐小凳子是违法的体罚行为时,杨明山说:“你们的控告检举信中说的对法轮功学员严管‘坐小凳’,是体罚,你怎么界定?那是一种学习,你有体罚证据吗?我对这些负法律责任,你们有什么不服的,可以找上级反映。”

杨明山还多次在有昆明市中级法院人员参加的监狱召开的减刑会上吹嘘说:“我们对法轮功的转化工作取得很大成绩,并且得到了省610的充分肯定。”

二零一一年,女二监还组织了两次所谓唱红歌活动,并且编排了侮辱、污蔑法轮功的小品,对法轮大法造下了罪业。

杨明山对女二监迫害致死的玉溪法轮功学员沈跃萍、昆明法轮功学员王莲芝、史喜芝;迫害致残的个旧鸡街冶炼厂法轮功学员万乔英,以及违法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侵犯法轮功学员人身权利负有直接领导责任。

2、副监狱长王丽美

王丽美,女,原副监狱长(警号:5355008)。自二零零二年起,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女二监积极执行六一零的指令,为了取得“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政绩,参与组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种行动。王丽美在多次监狱有关大会上、在媒体上(王丽美与原教育科科长李冬冬、副监区长莫瑞曾经在云南网上与网友互动时大谈所谓人性化管理)标榜如何关心、体贴、帮助服刑人员。但实际上对待法轮功学员却公开知法犯法、执法犯法,是推行处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坐小凳子长达十五个小时的推手;是对坚持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指挥者。

王丽美已于二零一八年退休,但她对玉溪法轮功学员沈跃萍、昆明法轮功学员王莲芝、史喜芝在女二监被迫害致死,对个旧鸡街冶炼厂法轮功学员万乔英被迫害致残,以及侵害法轮功学员身心健康等负有直接领导责任。

3、原教育科科长李冬冬

李冬冬,女,原教育科科长(警号:5335128),现任女二监副监狱长。她积极执行女二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政策措施,每两个月就组织一次所谓的“揭批”法轮功大会,她每次都要在大会上造谣污蔑法轮功。她曾歇斯底里的喊叫:“法轮功在我的车上贴什么‘善恶报应’,我生病也说是我遭了报。我根本不相信什么‘善恶报应’,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等等。

二零一一年的一次减刑会后,昆明市法院有人问李冬冬:“为什么有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写了“三书”,回去后又发表声明继续修炼法轮功?”李冬冬气急败坏的说:“我怎么知道,回去后她要炼,我怎么管得了?”可见她也知道,在高压下有多少人是真心转化的呢?

李冬冬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指挥者之一。她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用每天长达十五个小时坐小凳子体罚摧残法轮功学员,对迫害死玉溪法轮功学员沈跃萍、昆明法轮功学员王莲芝、史喜芝和个旧鸡街冶炼厂法轮功学员万乔英残疾等,负有直接领导责任。

4、原集训监区专管队长杨欢

杨欢,女,原集训监区专管法轮功学员的队长,后任教育科副科长,现任女二监二监区监区长。杨欢自二零零五年到外省学习了辽宁省马三家迫害法轮功的经验回来后,担任了集训监区专管法轮功学员的队长。她心毒手狠,常常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她直接指挥和参与用关“禁闭”、“坐小凳子”、“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手段迫害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更没有人性的是,在“禁闭”期间不准洗澡、不准洗脸、更恶毒的是不准卫生用水(在月经期也不准用卫生纸),四个月不让换洗衣服(有血迹、污渍的内裤都不准换洗)。昆明法轮功学员缪青由于不服从狱警的无理要求,被关禁闭几年,一直到释放。

杨欢与丁莹曾经两次指挥曾觉、谢玲、马丽霞、郑频、孙凌爽、周颖、杨永芬等狱警,用手铐将法轮功学员赵菲琼铐在办公室窗子的铁条上,六个狱警同时用六个不同型号的高压电棒电击赵菲琼身体的敏感部位,一直电了她两个小时。第二天,由于赵菲琼不妥协,表示仍然坚持修炼法轮功,监区长丁莹和专管法轮功的队长杨欢又指挥着狱警继续用六根高压电棒电击赵菲琼,这次又连续电击了三个小时,导致赵菲琼多处软组织、皮肤灼伤。

杨欢纵容狱警谢玲指挥服刑人员八次殴打、手铐吊铐安徽籍法轮功学员张磊,犯下了迫害修炼人的天大罪过。

杨欢对关押在禁闭室里的文山州法轮功学员方世梅大打出手。一次方世梅对值班狱警讲《九评》,杨欢见到后,气急败坏的叫来六、七个犯人,把方世梅按倒在地上,骑在她身上,用透明胶封住她的嘴,脚踢拳打。杨欢还指使包夹在方世梅饭中暗暗拌入被磨碎的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吃了饭后,方世梅整个大脑象要裂开似的疼痛,整天迷迷糊糊,昏昏沉沉,身体日渐衰弱,后来监狱怕承担责任,让家人作保外就医。

5、原集训监区专管队恶警谢玲

谢玲,女,原集训监区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警官学校毕业的谢玲,由于受邪党“斗争哲学”、“无神论”的灌输,性格蛮横,敢于诽谤神佛,肆无忌惮的迫害真善忍信仰者。集训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中几乎都有谢玲的恶行。

她两次参与用六个高压电棒电击法轮功学员赵菲琼,致使赵菲琼多处软组织、皮肤灼伤;

谢玲唆使包夹刘淑琼说:“赵菲琼不‘转化’,你用小凳子把她砸死。”

有一天很冷,谢玲指使包夹将赵菲琼的衣服全部脱光,让她在禁闭室光着身子蹲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给她衣裤穿上。

谢玲亲自参与、指挥犯人木新梅、李文琴、陶庄、章珍花、杨映霞、于玉兰、雷素芬、马云梅、韩德玉等犯人八次对安徽籍法轮功学员张磊拳打脚踢,三次用手铐吊铐。有一次她见犯人用手铐铐不住张磊,就骂说:“你们白吃饭,我来!”她用腿踩住张磊的手,最后将张磊强行铐上,并且将张磊吊铐在双层床上,致使张磊多处软组织损伤。由于张磊遭受到非人的折磨,致使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体质衰弱,监狱怕承担责任,以保外就医将张磊送回安徽原籍。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安宁昆钢的法轮功学员高惠仙被关进禁闭室,狱警谢玲用各种方法侮辱她,让她大热天的穿着棉衣出去操练,每天从早上七点就开始,专门要她晒着太阳,每天只让上三次厕所,全天只给一小瓶水喝,高惠仙在禁闭室被关了近五个月。

6、原集训监区监区长丁莹

丁莹,女,原集训监区监区长。丁莹对其领导下的杨欢、谢玲等狱警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负有参与、指挥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7、女二监被追查国际追查的其他狱警名单

女二监除了以上6名主要责任人被列入“追查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追查名单外,还有以下68人被列入追查名单:

孙凌爽、林小婉、景娥、宋建丽、司晓燕 、李翔 、曹锐、妥红芬、张迎芯、靳娟娟 、沈丹、叶融慧、郭琼生 、王艳、杨永芬、马丽霞 、曾觉 、王丽 、周颖、景绒、郑频、倪丽宏、李莹瑞 、孔茵茵 、李金会 、张定芳、雷亚梅、王琳琳、梁敏、朱梅、王国燕、王昆鸽、王红、朱玲、丁桧、丁一、李吉、李燕、周莹、王黎黎、杨永芳、龙雪松、张楠、黄涛、于桂云 、吴旭英、万雪梅、汤玉芳、张燕华、赵晓霞、雷煜 、张英、倪丽江、文晓琴、刘振华、孙晓红、吴剑波、张瑛、王燕、赵峰 、刘燕、刘彬山、刘淑琼、夏昆丽、林晓雯 、张顶芳 、陈竹芬、梁洁。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通讯地址:昆明市五华区教场北路447号
邮政编码:650102
工作电话:0871-65137285
电子邮箱:ynsnejxjk601@sina.com
监督电话:0871-65126144
女二监人事领导机构成员信息
赵桂芬(ZHAO,GuiFen),党委副书记,监狱长,手机号码:15969411646
杨星(YANG,Xing),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手机号码:13888416169
雷雅梅(LEI,YaMei),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手机号码:13888288899
李冬冬(Li,DongDong),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手机号码:13888590909
赵峰(ZHAO,Feng),副监狱长,手机号码:13888992513
施万华(SHI,WanHua),政委,手机号码:13769430009
张瑛(ZHANG,Ying),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手机号码:13608711428
杨明山(YANG,MingShan),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党委书记、政委,云南坤宇服装总厂厂长兼中国服装协会理事,云南省服装行业协会副会长,云南省监狱系统服装生产协作会会长,手机号码:13888589739
孙晓红(SUN,XiaoHong),监狱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
胡惠珍(HU,HuiZhen),党委委员,副监狱长兼公司总经理
李红钢(LI,HongGang),党委委员,副政委
付志琼(FU,ZhiQiong),党委委员,督察专员兼公司总经理
雷煜(LEI,Yu),狱政管理科科长,2018年调到办公室做办公室主任。
叶丽萍(YE,LiPing),组织干部科科科长
袁洁(YUAN,Jie),工会主席
吴剑波(WU,JianBo)
莫瑞(MO,Rui),教育科科长,自2002年一直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2018年调任,接替雷煜作狱政科科长。
代维思(Dai Weisi)2018年接任莫瑞作教育科科长
曹蕾(CAO,Lei),教育科副科长
吴吕(WU,Lv),狱政科副科长
吴玉娥(WU,YuE),原九监区主管所谓教育的队长,2018年调到教育科任副科长
罗娅婷(LUO,YaTing),专管(法轮功)分监区监区长,2016年调到教育科
陈苗(CHEN,Miao),专管(法轮功)分监区监区长,2016年接任罗娅婷,2018年调任

工会委员:刘丽柟 赵予撰
机关一支部:雷煜 莫瑞 赵小霞 陆斌 吴宇 吴吕
机关二支部 赵郁荣
机关三支部:吴剑波 王红 张忠伟 李春梅
指挥中心:黄凯 张晓露 谢蕾

其他相关责任人狱警名单
苏峰(SU,Feng),五监区监区长
李晓燕(LI,XiaoYan),七监区监区长
司晓燕(SI,XiaoYan),七监区监区长
段兴锯(DUAN,XingJu),十监区副监区长
马丽霞(MA,LiXia),二监区教导员
余英(YU,Ying),二监区
苏妍(SU,Yan),三监区
刘文俊(LIU,WenJun),四监区
李红仙(LI,HongXian),七监区
秦敏(Qin, Min),七监区教育队长
杨洋(Yang, Yang),七监区专管组狱警
洪娅(Hong, Ya),七监区专管(法轮功)分监区监区长
张霞(ZHANG,Xia),八监区
王维清(WANG,WeiQing),八监区
钟琼(ZHONG,Qiong),一监区党支部书记
杨欢(YANG ,Huan),二监区监区长
何昕楠(HE,XinNan),二监区教育副监区长
徐秋月(XU,QiuYue),三分监区分监区长
陈晓琴(CHEN ,XiaoQin),五监区教导员
黄毅(HUANG ,Yi),八监区监区长
孙凌爽(SUN,LingShuang),九监区监区长
王丹(WANG ,Dan),十监区监区长
张卿(ZHANG , Qing),九监区警察
赵学良(ZHAO, Xueliang),九监区警察
李云娥(LI, Yun’e),九监区警察
魏正天(WEI, Zhengtian),(女)九监区警察
赵燕(ZHAO, Yan),九监区队长
陈达瑞(CHEN,Darui),九监区警察
夏昆丽(XIA,Kunli),九监区专管组警察,从2002年开始一直在专管组,积极迫害法轮功。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分监区下设三个组,每个组由两个狱警负责,其成员有:
一组:罗娅婷,杨忆曼
二组:李国英、夏昆丽
三组:杨红彦(2018年调到其它监区) 魏闻(2016年调到其它监区)

2016年专管(法轮功)分监区由三个组变成五个组,每个组由一个狱警负责,其成员有:
一组:杨忆曼
二组:谢玲(2018年调到其它监区)
三组:李国英
四组:杨红彦(2018年调到其它监区)
五组:杜元婷

在专管组做法轮功学员包夹的犯人,积极配合狱警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部份):
林莉、张俊、杨红燕、刘溶佳、焦玉帕旺、王兴偶、王芳琼、赵小兰、马玉梅、曾钰婷、桂芬、顾尚琼、宋静、黄秀妮、韦秀红、李春玲、张玉香、白晓虾、普麻鲁、玉波香、王如心、王萍、哇、张表英、玛岳慧钦、邓建英、李兴朵、彭琴。

2019年中旬专管(法轮功)分监区由五个组变成三个组,专管分监区专门做法轮功学员包夹的犯人(部份):
一组包夹的犯人:马玉梅,张玉香,曹海蓉,康翁,罗双萍,李燕
二组包夹的犯人:王如心,胡丹,李美,陈方,赵祖勤,阿惠
三组包夹的犯人:尹敏,邓建英,邓松银,洪翠美

2019年6月,女二监做了大的调动,只要是有文化的中国籍犯人都调到其它监狱,每个监区都调。只留下外国籍、职务犯和法轮功学员,这次调动调走了好几百人。专管(法轮功)组的包夹犯人有文化的就只剩马玉梅(常年在专管组,积极配合警察转化法轮功学员)。

2019年中旬专管(法轮功)分监区由五个组变成三个组,负责的警察:
一组:李芳
二组:张婧
三组:刘婷

九监区监区长:司晓燕
九监区副监区长:何昕楠
九监区队长(教导员):贺敏
九监区队长:李春艳
九监区队长(专管法轮功):冉涛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监区长:张鹤芸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何奕霖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王艳茸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王爱军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路西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陈达瑞
九监区警察:夏昆丽
九监区警察:张连芬
九监区警察:马英
九监区警察:耿存兰
九监区警察:杨忆曼
九监区警察:杨雪娇
九监区警察:魏正天
九监区警察:保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