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广东陈超被迫害离世 妻子被迫害致疯
广东陈超被迫害离世 妻子被迫害致疯

法轮大法救了全家人的命

陈超、冯少英夫妇和女儿陈丹湖居住在湛江市麻章区。一九九四年,陈超接到医院下达的通知:肝硬化腹水晚期,只剩大概三个月左右的寿命。那时,女儿陈丹湖还小,冯少英也是体弱多病,常年吃药。陈超的父母需要他们赡养照顾。

陈超的病情对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晴空霹雳。一家人都很着急,西医已经没有办法医治了,又看了中医,但是完全看不到起色。

陈超的一个朋友推荐说,法轮功不错,有祛病健身的效果,并且当年十月份,在广州有法轮功传法班,叫陈超夫妇去试试。陈超和妻子冯少英就买了车票,去广州参加法轮功传法班了。

从法轮大法师父的传法班回来,陈丹湖的父母觉的法轮大法博大精深,原本去的时候,只是想治病的,后来认识到师父教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做一个好人是多么的重要。

陈超和妻子冯少英每天学法炼功,修炼了四个月左右,陈超身体不适的症状慢慢减轻,直到一切正常后,陈超仍是不放心,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当时,给陈超检查的医生都说:“这是一个奇迹。”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冯少英之前因阑尾炎开刀和尿道结石等造成的头晕呕吐也都慢慢消失。看着陈超和冯少英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巨变,一家老小都非常开心。陈超和冯少英夫妇想让更多的亲朋好友受益,把大法的福音带给他们,就主动教大家学法炼功。

中共残酷的迫害使一家人陷入苦难

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与江泽民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麻章区一带很多人都知道陈超和冯少英夫妇是修炼法轮功的。

1、遭绑架

二零零零年,麻章区瑞云派出所警察把陈超绑架到麻章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冯少英被非法关押在麻章瑞云派出所迫害。中共人员无任何证件就随便抄家,抢走所有法轮大法的书籍及真相资料。当时女儿陈丹湖年纪小,家里无人照看她,没有饭吃,看到父母亲双双被警察绑架的可怕情景,吓的小小年纪的陈丹湖只有关紧门,在家里哭到天亮,都不敢睡觉。

冯少英被非法关押迫害一夜后,才被放回家,而陈超一直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四十多天。

在看守所,狱警不断灌输邪恶的东西,强化洗脑、恐吓,以扣押工资、开除工作等威胁,被劳役等等,陈超被派出所勒索五千元押金。当时家里没有钱,警察逼迫到陈丹湖的外婆家借来五千元,才肯放陈超回家。这五千元钱对原本还处于欠债的家庭来说,又是一个重大压力。自那次起,陈超夫妇被逼得不敢再炼功了。

2、陈超被迫害离世

二零零三年中旬,陈超因为被江氏邪恶集团迫害的不敢学法炼功,病又复发了,开始拉肚子,疼痛一直持续。这种现象持续了三、四个月,仍没有停止的迹象,陈丹湖的父亲再次去检查,结果是肝硬化腹水复发。

西医没辙,陈超又把希望寄托于中医,熬了一年多,疼痛仅仅是偶尔得到一点减轻,病情却一天比一天不容乐观。

陈超是家里的顶梁柱,即使再痛,他也忍着,顶着病痛去上班。陈超整个人瘦的只剩下皮包骨,腹水已经压迫五脏六腑,疼痛至极,连生活都不能自理。

二零零六年,陈超再次想起了法轮大法,想起大法师父的慈悲,而自己却因为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恐吓放弃了修炼法轮大法,陈超后悔不已。

二零零六年中旬,陈超夫妇决定从新修炼法轮功。在陈超生命有限的日子里,他尽自己的能力多去告知身边的亲朋好友法轮功是好的。二零零六年末,陈超因身体病况严重,没有恢复,在中共的迫害中离世了,家里的担子一下落在瘦弱的冯少英身上。

3、冯少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中旬,冯少英,因在城月讲大法真相,被警察绑架,被劫持到湛江市七中洗脑班洗脑迫害,冯少英每天承受各种恐吓及威胁。

冯少英被邪党人员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单位领导被中共的谎言蒙骗,把冯少英开除了,冯少英失去干了二十多年的工作,没有了工资,连日常生活费用都困难。为了供女儿陈丹湖念书,冯少英跟一位远房亲戚去广州打工。为了避免再次被邪恶抓捕,冯少英不敢和女儿陈丹湖联系,钱都是寄给家里人,再转给女儿陈丹湖。

二零零八年新年,冯少英终于回来,陪女儿陈丹湖吃了一次年夜饭,又跟着朋友去了广西工作。去了广西后,冯少英还是担心女儿陈丹湖,忍不住给她打了电话,却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此后,冯少英在广西被警察绑架,遭到警察恶人毒打、灌药及恐吓等,强行逼她供出她是湛江这边的人,警察就将劫持冯少英回湛江市七中洗脑班,对她进行精神折磨和洗脑迫害。

当陈丹湖探望母亲冯少英的时候,发现母亲一次比一次虚弱,整个人都让恶警折磨得精神恍惚。

冯少英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一个多月后,被检查出恶性子宫肌瘤、胃出血等疾病,加上冯少英绝食抗议反迫害,整个人毫无生气,奄奄一息。湛江市七中洗脑班怕冯少英死在里面,让家属将冯少英带回家。

当家人接到冯少英时,冯少英已经被洗脑班迫害得精神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最后发展到精神失常。

4、即使精神失常 冯少英又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六月,有恶人举报说看到冯少英在大公路上坐着,尽管冯少英已经被迫害成了精神失常,恶警仍把冯少英绑架到山新村戒毒所洗脑班迫害。

当时冯少英被邪恶迫害的精神分裂已经很严重了,她不信任任何人,所以从进去开始,就什么都不敢吃,连水都不喝,说怕邪恶下毒药毒害她。

直到第五天,女儿陈丹湖从工作的地方赶回来,一早带着家人去洗脑班接冯少英,洗脑班的恶人说要开具精神病证明单来才能放人,并且不让家人看望冯少英。家人得知冯少英一直绝食,家人一再要求见冯少英一面,邪恶之徒都不肯。

由于当天能开具此类证明的医生已经下班了,无法取到精神病证明书,家属无奈而归。傍晚六点半左右,邪恶人员又打电话说让家属先把人接回。

当家人看到冯少英的时候,她已经饿了五天,只剩下皮包骨头。因为冯少英之前是做护士的,所以洗脑班恶人给她打无明药物针水时,她都拔掉。因为遭受一次次的迫害,冯少英的精神病更严重了,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让家人看望她,也不敢出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