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河北省政法委书记董仚生的迫害恶行
河北省政法委书记董仚生的迫害恶行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九日】政法委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指挥和执行机构。作为河北省政法委书记,董仚生需对其在任期间(2016年至今)在河北省范围内各市、区、县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罪行负主要责任。同时,作为河北省公安厅厅长,董仚生需对其在任期间(2013年至2017年)在河北地区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大量暴力绑架、骚扰、酷刑迫害致死、非法监禁,有不可推卸责任。

制裁迫害人权的恶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国家的高度共识。继美国2016年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之后,加拿大、英国以及欧盟27国现在都有类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在积极准备立法。法轮功学员每年整理几批恶人名单,送交民主国家的政府,要求对其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恶人勿存侥幸心理,凡作恶者,或早或迟都将出现在这些民主国家的制裁名单上。中共所有相关人员应引以为戒,对迫害政策不予配合、执行,不要堵死自己和家人日后赴西方国家定居、学习、经商或旅游之路。

一、个人信息

董仚生(Dong,Tongsheng),男,汉族,1962年2月生,江西宜丰人,1984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邪党,现任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员会书记。

2013.09-2014.12,河北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党委副书记
2014.12-2015.01,河北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党委副书记
2015.01-2016.06,河北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2016.06-2016.09,河北省政法委员会书记,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
2016.09-2017.03,河北省政法委员会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2017.03-至今,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员会书记

二、主要犯罪事实

河北省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从1999年至今的21年里已有52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董仚生自2013年9月任河北省公安厅长、主管政法的副省长、政法委书记以来,继续执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指挥公、检、法人员残酷的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在董仚生任职期间,至少有5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多的被非法抓捕、抄家、关押、判刑,被迫害致残。

如2020年上半年在中国大陆至少2654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河北省336人,为绑架最严重省份。

2019年河北省至少有10人被迫害致死或含冤离世;86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其中64人被非法判刑;544人次被绑架;289人次遭非法抄家迫害;234人次遭骚扰迫害。

2018年河北省共有11个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迫害致死5人,非法判刑68人,绑架326人次,非法庭审58人,非法批捕41人,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或看守所180人次,骚扰1075人次,各类经济迫害41人等。

2017年1月至6月,至少有306人次遭骚扰,遭绑架及关押的至少有281人次,遭非法批捕及庭审的有63人,遭非法判刑的有43人,被迫害致死的有4人,被非法抄家至少126人次,被抄走现金、勒索、罚款计315,300元。

2016年河北省至少有1226人次遭骚扰、绑架、关押等迫害;其中187人被非法抄家,另外进如所谓司法程序迫害的至少有120人。8人被迫害致死。2015年间,遭骚扰、绑架、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685人次。

2014年1月至8月,河北省各县市共有360名法轮功学员绑架、骚扰。其中群体绑架事件中大约有152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2014年5月30日凌晨,河北省衡水市对合景县、故城和枣强县三县一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抓捕。在此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18人被绑架,其中有3名婴幼儿童和一位70多岁的老人。此次绑架中警察入室见人就打,抓人时有救护车随同。

沧州“8·17”群体绑架事件:2014年8月17日上午,河北沧州市十多名便衣警察绑架了沧州的李丽、康兰英、唐建英、徐凯、曹延香等42位法轮功学员。多名被绑架及被牵连的法轮功学员均遭非法抄家。

(一)利用”清零行动”,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骚扰、绑架

自2020年6月中旬以来,河北省多地公安局、派出所、综治办、街道办、社区居委会和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等,进行所谓骚扰行动,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家人,胁迫学员放弃信仰。这次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骚扰行动是河北省政法委下发的文件,由省政法委书记董仚生指挥下令实施的。

河北省衡水市政法委和桃城区政法委胁迫相关部门和单位及各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各种方式,尤其是株连迫害家属的方式,对衡水市区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骚扰、胁迫转化。赵二瑞在医院病危,也被骚扰;有的法轮功学员临终前还被骚扰。

2020年6月18日早上4点多钟,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分局及派出所出动大批警察到丰润区的30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中实施绑架、非法抄家、恐吓。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其中68岁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芹当天在派出所中被迫害致死。

2020年6月开始,迁西县政法委列出150多人的黑名单,针对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确定“转化”目标和完成时限,层层安排所谓分包责任人,以非法监视手段,私闯民宅非法搜查,以开除工作、取消退休金、停止后代工作、影响升学等等株连威胁,或以谎言“给你解脱”、“签字后就永远不再找了”、“在家里该炼炼”等等,逼迫或欺骗法轮功学员签所谓的“三书”。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均被以不同的方式反复骚扰,甚至连8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据不完全统计,至9月中保定老市区至少150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保定市政法委甚至专门印刷的所谓“转化”档案,逼法轮功学员签字。档案封面印有“机密”字样。

衡水市仅桃城区一区已有超过40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该区对每名法轮功学员建立“一人一档”,制定“转化”方案,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要绑架到洗脑班进行继续“转化”迫害。

(二)迫害致死案例

自2013年9月董仚生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员会书记,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以来,据不完全统计河北省至少5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1.白云,女,70岁,生前为河北雄县法院的法官,于2013年12月17日被警察绑架,次日逃离关押地点后警方动用大批警力、警犬追捕。警察还在白云家监视,并监控白云亲属的手机。为了躲过警察的追踪,白云只得一次次的变换栖身地点。在近一个月的颠沛流离中,老人不幸患病、昏迷,家人闻讯赶去,及时把她送往医院抢救,才暂时脱离危险。警察得知消息后,闯入医院,当看到白云已处在生命危险中,才暂时罢手。白云出院后身体一直不能自理,于2014年3月15日离世。警方仍监控去参加葬礼的人。

2. 王海金,男,46岁,于2014年4月22日中午在自己店内干活时,被20多个便衣警察绑架。抢劫了王海金的四台电脑、多部手机等私人物品及私家车。王海金当晚被劫持到看守所。在抚宁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月中,王海金多次被暴力殴打、虐待;野蛮插管灌食的管子从鼻子里插到胃里,当时鼻子里嘴里全是血;遭受性虐待(被掐睾丸,致使两个月后回家后还没痊愈)。在迫害得心脏衰竭肿大的情况下,被逼做奴工。王海金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出现全身浮肿、恶心、浑身无力、心跳加快、上不来气等病状。7月22日王海金被取保候审,回家后整个人精神恍惚,走路不稳,浑身无力,坐立不安,黑夜白昼无法入睡。两个多月后,王海金于10月9日在离世,自被绑架之日起不到半年时间。

3. 董汉杰, 男, 51岁,高级工程师。2014年2月被涿州市国保大队绑架。2015年2月董汉杰被非法判刑五年。同年8月被劫持到河北冀东分局第五监狱。在监狱里,董汉杰长期遭受饥饿,电棍电击,不让睡觉等各种非人的折磨。不到两个月时间,董汉杰脸色惨白,器官衰竭。10月10日,副狱长赵建新亲自上阵对董汉杰进行“转化”迫害,扇董汉杰嘴巴子,当时董汉杰身体已经被折磨得很弱了,当场倒地,不省人事。送去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监狱对家属说董汉杰是突发心脏病死亡。

4. 闫国艳,女,46岁,2016年1月15日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15天。2月2日晚10点多,610“洗脑班”头目打电话要钱,让家人去接闫国艳。当家人到拘留所看见闫国艳时,她身体已非常虚弱,半仰在床,说话无力。被释放后不到两个月,闫国艳于2016年3月13日含冤离世,时年46岁。

5.魏起山,男。2018年6月12日,魏起山与妻子一起被绑架。一年多后,魏起山被非法判刑4年,妻子于淑荣被非法判刑3年半。2019年11月23日晚,魏起山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11月23日晚上9点多,家人接到电话通知,匆匆赶到医院时,在急诊室看到躺在板床上的魏起山遗体,右胳膊耷拉着,全是紫色,眼睛是半睁着的。

(三)非法庭审、判刑、经济迫害案例

2019年7月13日,承德市及围场县两地公安局警察绑架了34名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开始对以上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抄走大量的书籍、设备等私人物品。其中13名法轮功学员刘志峰、王永兴、王广学、陈海东、杜桂兰、王海芹、王素芳、戈素芬、李艳华、刘丽娜、王海冰、汤凤霞、刘凤霞,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后,2020年9月28日被滦平县法院非法开庭。13位法轮功学员都被戴着手铐脚镣入现场。庭审前,法官试图通过这律师向当事人和家属施压,劝说这些人放弃信仰,认罪认错,否则会重判,以当事人和亲属的事业前途相威胁。刘志峰被非法判刑6年、勒索罚款1万;王广学被非法判刑5年、罚款1万;王永兴、王海芹各被非法判刑4年、罚款1万;陈海东、王素芳、杜桂兰各被非法判刑1年8个月、罚款5千;葛素芬被非法判刑1年6个月、罚款5千;李艳华被非法判刑1年3个月、缓2年、罚款5千;刘凤侠、汤凤侠、刘丽娜、王海冰被非法判刑各1年2个月,缓2年,罚款5千。

法轮功学员杜贺先女士,2017年9月26日被雄县公安国保大队入室绑架、构陷。12月8日,身体已被迫害的非常虚弱的杜贺先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推进法庭所谓庭审,庭审刚刚开始不久,杜贺先突然口吐鲜血,法庭暂时休庭。他们把杜贺先推出法庭几分钟后,又把她推进法庭继续开庭,大约十分钟左右杜贺先又突然出现昏迷状态。法官不得不休庭。2018年1月12日,雄县法院对杜贺先再次开庭。6月15日,杜贺先被非法判7年。

法轮功学员仝瑞卿,男,2011年7月被警察绑架,2012年5月被非法判刑7年,现已回家(河北邯郸大名县)。现在仝瑞卿虽然回家了,但对他的迫害、重金敲诈勒索并没有停止,到目前为止,仝瑞卿已经被大名县官员非法勒索了18万元,至2020年10月仍在扣发他的工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