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瘟疫的源头
瘟疫的源头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七日】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一个因和果。只是每个人所在的层面不同,对事件的理解和认识也会不同。从信仰的角度,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瘟疫的出现一定是神在惩罚罪恶的人了。如果一个地方道德高尚,民风淳朴,民心向善,官员公正清廉,会是风调雨顺,河清海晏,人民安居乐业。这种文化的传承在我国历史长河的记载中也已经深入人心。站在这样的文化上看瘟疫的发生也就不难理解了。

中共邪党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诬陷成某教而肆意残害、蹂躏、诋毁,已经犯下谤佛、迫害正信的天大之罪,其终将被清理、埋葬。而那些泯灭良知,助纣为虐,为满足私欲而参与迫害善良的追随者,也将难辞其咎。除非人能改过向善,否则天理昭昭,报应一定会来。

就拿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这个一夜之间成为瘟疫的重灾区来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石家庄就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就有藁城市增村镇黄家庄村农民李畴人。2001年12月23日,李畴人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家中学法炼功,被藁城公安局、增村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藁城市看守所,遭到残酷迫害,包括殴打、罚站、不让睡觉、坐飞机等刑罚、甚至逼着喝尿。李畴人被折磨至身体十分虚弱。李畴人父母早故,妹妹出嫁,有一傻兄弟,两人相依度日,家中十分贫寒。最后看守所还敲诈了他妹妹家1500多元才释放他。李畴人被放出后,十来天就去世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藁城市增村镇果庄村村民武秀琴,原来全身浮肿,糖尿病、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缠身,经常卧床不起。法轮大法弘传时,她得法修炼,疾病神奇地不治而愈。2001年7月,武秀琴突然右半身失去知觉,小便失禁,动不能动,说不能说,但是她就凭着对法轮大法的坚信,20多天后出现了奇迹,几乎每天一个变化,最后能下地走路了,还能干一些简单的家务。可是当地不法人员违背“宪法”的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执行江泽民邪恶的镇压命令。增村镇派出所的一帮人如土匪进村,破门而入到武秀琴家,上墙、上房,在屋内乱翻,有关法轮功的书籍、炼功磁带被没收,强行将当事人带走,非法关押到藁城市610洗脑班,强制她放弃信仰,最后武秀琴身心难熬,身体又出现病态。藁城市610为推脱责任,才电话通知她家人把她接回家。2003年11月3日,武秀琴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只因炼功祛病健身就遭受如此折磨。

李文素,女,一名教师,她是97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炼功前患有神经衰弱、头疼、心绞疼、气管炎等多种疾病,脾气不好,夫妻经常发生矛盾。炼功以后认真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1999年一段时间文素和婆婆一块儿住,每天早晨早早起来床,给老人端尿盆、倒炉灰、扫地,把饭做好,感动的婆婆和丈夫从心里说法轮大法好。李文素一直按真、善、忍的标准,兢兢业业工作,学校交给她一个乱套班,平均分与其它班差18分,到期末她把本来最落后的一个班出人意料的考第一,班里的事物也整理的井井有条,经常受到校长的表扬。就是这样的老师,1999年她被藁城市文教局非法开除公职,之后被非法关押四次,被当地政保科勒索6000元,不给任何收据,还被送到石家庄非法劳教三年。

路峰,增村镇果庄村人,是增村镇中学教师,工作一直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因为他修炼法轮大法,一到敏感的日子(4.25或7.20或国家召开会议期间),校领导就逼迫他写“保证书”,逼迫他放弃信仰“真善忍”,不写就以失去工作相威胁。

董翠芳,女,二十九岁的医学研究生,藁城市兴安镇人,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1999年7月20日后,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多次遭当地国保人员骚扰威胁,被迫于2001年初流离失所于北京郊外。2002年春,董翠芳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抓,关押在北京大兴劳教所,期间受尽酷刑,于2003年3月20日冤死于监禁中,遗体头部有一洞,全身布满伤痕。

这样的案例在藁城市也仅是冰山一角。据不完全统计,在九九年左右,藁城市学法轮功的人有一千人之多,多少家庭经历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一言难尽。2005年3月明慧网曝光了一份藁城市委防范办2005年2月1日发放给各乡镇(区)、市直有关单位关于在2005年过年期间迫害法轮功的工作部署通知,证明了中共藁城市市委积极地不遗余力地参与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洗脑转化。文件指示要达到 “三个零指标”——“进京上访零指标、在当地聚会抗议零指标、有线插播和无线电发射零指标”。“三个零指标”的落实,就是法轮功学员被限制自由,被无理骚扰,被非法罚款,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被强制洗脑,被酷刑折磨,被开除公职,被取消退休金,被株连单位、家人,甚至被迫害致残致死,家破人亡。

随着迫害的恶行,报应的警示早已如影相随,可是有多少人静下心来反思一下呢!

张绍国,原藁城市委书记。二零零零年前后,正是迫害法轮功的高峰,藁城市公安局就迫害法轮功的问题向其汇报工作时说:“有咱们自己人(指官员本人、家属),怎么办?”张绍国歇斯底里地喊:“不管是谁,一律抓、一律打、一律罚。”结果,二零零二年春,在藁城市开人大会上,张绍国成植物人,半年后死亡,时年五十多岁。

魏立岩,原藁城市公安局政保科(专门非法抓法轮功学员)科长,政保科后来更名国保大队,魏立岩任国保大队大队长。藁城区所有法轮功学员被抓,被罚,被劳教,都与其有关。期间,法轮功学员董翠芳(女,医学研究生,藁城市兴安镇人,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就是魏立岩直接带人多次非法抄家抓人。此人还参与绑架杨雪翠(大学教师),把她劳教一年。结果,魏立岩于二零一四年秋患胃癌死亡,时年五十多岁。

张素苗,女,原藁城市看守所女狱警。二零零零年前后,有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张素苗就和狱医利用男犯人把女法轮功学员从监号抬出,并野蛮灌食,她还用鞋底打该法轮功学员的脸。结果,二零零三年左右,她的独生子骑摩托车撞在一辆停着的货车上身亡,年仅十八、九岁。

李路平,原中共组织部副部长。中共藁城市委市政府多次举办强制“转化”“学习班”(即洗脑班),强制法轮功学员看污蔑诽谤法轮功的电视,强制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许法轮功学员为澄清事实而上访,非法关押十几天、甚至几十天不让法轮功学员回家。李路平是“转化班”的总负责人。二零一四年,此人因贪腐被抓而遭报应。

也许单个人出了问题,周围的人还是认为事不关己,不以为然。如今瘟疫来了,人人自危啊!看看全国瘟疫的重灾区,却都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明慧网调查显示:1999年至2013年的14年中,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湖北、湖南、河南、北京等迫害法轮功最猖獗的十个地区,其中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黑龙江省最多、排第一,河北省排第二,辽宁排第三。中共用谎言、暴力害人,用利益诱惑各级人员对神佛的弟子犯罪,是中共的恶行招致来瘟疫的流行,中共对正法的迫害才是瘟疫之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