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封城亲历者:高峰期武汉每天至少有五千人死亡
封城亲历者:高峰期武汉每天至少有五千人死亡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周宇吉报导)经历了二零二零年七十六天武汉封城,武汉人刘佳鑫去年九月来到美国洛杉矶,他说:“千万不要相信中共的防疫宣传,要靠自己思考判断。”

推诿失治,导致我永远失去味觉和嗅觉

刘佳鑫的住所邻近华南海鲜市场,步行仅需十几分钟,疫情刚传出时他很紧张,但当时所有的官媒报导都声称此病毒不会有人传人的危险,所以他也就放下了戒心。

当疫情爆发之后,情况剧变。刘佳鑫自身也出现了疑似感染的症状。他开始咯血、发烧,但医院和社区中心却互踢皮球,他一直没有接受正式的诊疗与看护。

他说:“我去医院看病,医院要社区中心开证明,但社区中心又向我要医院证明,就这样互踢皮球,最后是自己服药好了,我到现在都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感染,但永远失去了味觉和嗅觉。”

刘佳鑫认为生病不可怕,只要处理得当,都还有机会康复,真正恐怖的是中共对疫情处理的方式,他说:“中共是极其不人道的,我跑了很多家医院,都不给确诊和治疗,还要我去社区中心开医疗证明,一下子好像回到结婚都要党批准的时代。”

疫情高峰期时 武汉每天至少有五千人死亡

刘佳鑫表示,中共官方的数据永远是仅供参考,据其在武汉当地火葬场工作的朋友所述,“疫情高峰期时,武汉每天至少有五千人死亡。”方舱医院也只是政府安抚民众的措施。

“方舱医院不提供任何治疗,那是医疗资源枯竭的产物,就是平地盖了房子,把所有的患者、疑似患者赶进去了,造成很多人道灾难。”他说。

刘佳鑫同学的父母曾在方舱医院待过,后来也是靠着自己服药康复。刘佳鑫说:“中共为了鼓吹自己的制度优势、安抚民众,处处宣传自己挽救了很多生命,但怎么没看到封锁造成了多少人枉死。好的(健康人)、坏的(染疫的人)都死了。”

“封城”是中共漠视生命的极端做法,除了中共,全世界没有国家使用这么残忍的封锁方式,而且疫情也只是暂时、表面的受控制,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

未接到任何的现金补助、协助买菜等服务

在武汉封城期间,刘佳鑫没有接到政府任何的现金补助,也没有所谓政府协助买菜等服务。

他说:“是有发过代金劵,例如某种饼干便宜5元的折扣。”对于无法出小区购物的人而言,这些代金劵也完全无法使用;封城后期,政府稍微容许民众购物,但也不能出小区,大多数人都是在微信群里自己找供应商,然后排队去小区门口领。

刘佳鑫自己就买了很多方便面,还有过年期间买了一些速冻食品“撑过来”。他说,封城前一片口罩已经涨到30元人民币,政府没有给居民提供任何医疗保护物品,武汉人都很清楚封城就是任其自生自灭,但也无力反抗。

在刘佳鑫居住的小区里,有一户人家父母双亡后留下小孩没人管,他说:“很多家庭破碎,就剩下两个孩子,政府也不会管。”

尽管武汉解封,疫情也看似趋缓,但刘佳鑫质疑:“所谓的制度优势,疫情防护的方式就是牺牲一个小区、一个城市的人去保卫自己的政权。我们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它的政权呢?”

刘佳鑫称,了解武汉封城真相的人有很多,但是在中共的残酷封锁上,真实的声音传达不出来。谁说真话抓谁,甚至连坐,波及全家人受累,所以大多数人也就不发声了。

通化封城:为何武汉乱象重演?

近日,吉林省通化市封城,去年武汉封城期间的乱象如今正在这座城市重演,网上传出的消息显示,当地缺粮断药情况依旧非常严重。然而,中共党媒却报道通化不断传来“好消息”。

在通化居民不断发出求救消息之后,通化缺粮被推上社交媒体的热搜榜,舆论压力之下,通化当局的回答是:目前全市粮油菜肉蛋奶等基本生活物资储备充足,运输渠道畅通,能够满足市区居民基本生活需求。

结果,党媒《人民日报》官微“通化回应”的评论区整个炸锅了!超过一万五千条评论,大多是通化市网民投诉政府的承诺只是空话,并没有真正落实。

一年前的武汉乱象,又在通化出现,中共鼓吹“伟光正”,防疫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任何灾难,在中共的报纸、电视上,最后都能坏事变成好事,丧事当喜事办。直至现在,武汉到底有多少人因武汉肺炎死亡,还是一个谜,按照刘佳鑫提供的线索,武汉肺炎高峰期每天疫亡至少五千人,那么海外对于武汉死亡人数在十万以上,或者几十万的判断,就是可信的。

如果疫情持续,而中共延用武汉的“休克”式封城,那么这意味着,大陆民众的苦难才刚刚开始。通化市重演武汉封城一幕再次证明,中共宣扬的所谓中国抗疫模式不过是地地道道的欺世盗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