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穿谎言 » 从香山到天安门 罗干为何搞“自焚”?
从香山到天安门 罗干为何搞“自焚”?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半夜,我在睡梦中被一阵狂烈的砸门声惊醒。“哐哐哐”,剧烈到整个楼都在震动。“是不是地震了?”

父亲那阵子睡眠不好,头晚吃了安眠药,但还是被惊醒。他抓着一件衣服,着急忙慌地从楼上冲下来,母亲紧随其后。

那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三十日的晚上。第二天就是“五一”长假期。

惊魂不定的打开门,一看是片警小迟,他和我家人熟悉,但还是亮了警察证,表明是公事,一进门就要找我。我是年轻姑娘,这大半夜的来人找我,父母觉得很突兀。我从睡房出来,片警第一句话就问:“明天‘五一’,你是不是要去北京香山自焚?”

我震惊的好长时间反应不过来,“你在说什么?”这样的事我听都没听说过,连想都想不到。我当时是一名年轻的检察官,有着富裕体面、人人羡慕的家庭,这样离奇的事怎么会半夜三更,象晴天霹雳一样的栽脏到我头上?

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在当地义务洪法教功,由于法轮功祛病健身,提升道德的良好效果,不少人走入修炼,大家一起建立了炼功点,又一起向周边地区洪法,到一九九九年,短短三年间,这个城郊地区的每个村镇都有了炼功点。修炼后,大家身体健康普遍变好。比如,老刘阿姨是个腰疼了十几年的老病号,来炼功几天就好了。她一辈子不识字,炼功一年后,《转法轮》都能读下来了。孙阿姨重病卧床多年,看了几讲《转法轮》就能下地了,炼功后很快恢复健康,甚至回原单位上班了。还有一位老太太,医院说她只能活几天了,家人把后事都准备好了,炼功后,她的生命得到了延续,还能干家务了,家人都倍感神奇。

说到道德境界。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心性普遍得到提高,有的以前从单位往家拿东西的都不拿了,还把以前拿家的都送回去了。村里有个公厕是给外来务工的人用的,原来很脏,多年来都是法轮功学员义务去打扫。幼儿园门前的路,冬天下大雪都是法轮功学员去义务清扫。九八年大洪水时,各单位号召捐款,都是法轮功学员捐的最多。当时下岗职工很多,过年时,给下岗职工捐衣服,法轮功学员诚心诚意的把自己过年买的全新衣服捐出去,不是象其他人只捐破的不能穿的衣服。所以从单位到邻里社区,大家都对法轮功学员印象很好。

法轮功学员自己也觉得生活充实快乐。那几年大家来炼功点都是高高兴兴的,也不断的把自己的亲友带来炼功。

九九年“四二五”之后,风言中共会打压法轮功,可是官媒公开辟谣,说国家不反对群众炼功。整个邻里社区都觉得法轮功是对社会最有益的,也没人相信中共会镇压这么一群只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好人。

所以这天大半夜里,我刚从睡梦中惊醒,被他这么严肃的劈头一问,弄懵了,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同时,我父母已经认定他是故意使坏、整人。那民警意识到了不对劲,赶忙尴尬地解释说:别误会,是王局长,叫我来问问,他现在办公室坐着,要是不问到你,他不敢睡觉,上级叫他马上汇报。

把他打发走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无法入睡。生活在中共体制下,人们都知道那个政权可以随意的栽赃抹黑别人,没有人是安全的,潜意识中我感到一种未知的危险正在逼近,那一夜的惊悚无法形容。

第二天,我父亲到派出所去找他们理论,他相信一定是个别人使坏。回家后,他有些迷惑不解的对我说,所长跟他道歉,说他们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上头真是这么说的,说法轮功“五一”要去北京“香山集体自焚”。连公安局长都不能睡觉,要求半夜上门查问。

几天后,我看到网上爆料说,江泽民、罗干一伙编造谎言,说法轮功学员要去北京香山集体自焚,为了把谎言编的象真的,动用了中央办公厅,下发文件给各地方,还动用武警在香山守着,这个所谓“自焚”的日期改了三次,结果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出现。当地公安被折腾着半夜去法轮功学员家敲门,查来查去,没有一个人知道有这回事,谣言不攻自破。反倒是让不少警察了解到了法轮功教人守心性、修真善忍、禁止自杀的真相。

二零零一年,中共开始散布所谓法轮功在“天安门自焚”的谎言时,我突然想起那个让警察半夜敲门的“香山自焚”谎言。我想江泽民、罗干一伙挖空心思要给法轮功造谣,花了一年多找不到真的法轮功学员,只好弄了几个演员,就为把这个谎撒的更象真的。一个掌控国家政权的人,动用一切国家机器去污蔑一群手无寸铁、只为修心向善的炼功人,这也算是当代奇葩了。

从九九年到零一年,从香山到天安门,为什么江罗一伙那么想搞“自焚”,其实经过“文革”、“六四”等政治迫害的人,知道共产党本质的人,理智的想一想,都会明白。“设计陷阱->谎言栽赃->批倒批臭”,这个套路他们用的太顺手了,不让他们用都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