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天道好还 又一中央610副主任落马
天道好还 又一中央610副主任落马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2021年3月13日,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蹊跷的是,中共官方对彭波案的通报极为简略,连简历都未附带,做法颇为罕见,大陆网友对此表示“敏感部门,字越少事越大”,“大快人心”、“严惩!”……彭波是继孙力军之后,又一个被拿下的中央一级的610头目。网络资料显示,64岁的彭波出生于湖南,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共多个喉舌媒体任职,从2006年以后又在中共外宣办、网信办、中央政法委等多个部门担任领导工作。至于彭波从何时起开始担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外界不得而知。

目前,彭波的个人履历和相关照片已遭到大陆官网迅速删除。

一、610副主任的履历为何见不得光,中共在掩盖什么?

据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了所谓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后来改名为“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教问题领导小组”,因成立于6月10日,故简称“中央610领导小组”,下设“610办公室”。

“610”极似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抑或是当年中共的文革小组,是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特权体系,可以调动所有党政资源用以迫害法轮功。正因其凌驾于法律之上,所以连续三任中共国务院总理都从未在中央610办公室的正副专职头目的任免令上签过字。

自成立以来的20多年间,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大多由“610”直接部署、实施、推动和监督,导致至少有4600多位有据可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多项证据表明,“610”系统还深度参与了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虐杀了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

2011年,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报告认定,“610”办公室是听令中共中央的“法外机构”,协调各机关抹黑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监视、收集情报、“再教育”(洗脑)、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虐杀……

迫于国际上的谴责声浪,中共于2018年3月21日在两会上公布了对“610”的改革方案,将“610”的职责规划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并对外宣传“610办公室被裁撤”。中共的这一举措直接暴露了“610”的非法性质,就是此前并没有归政法委或公安部负责,是一个法外的特权机构;此外,中共自知“610”的非法性质,将“降级”刻意说成“裁撤”,向外界释放“整治610”的信号,凸显出中共的作恶心虚。

2018年以后,中共将降级后的“610”办公室转入地下偷偷运作。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彭波在被中纪委宣布“出事”前,外界从来不知道他“610”头目的身份。

除了“610办公室”的非法性之外,还有一个中共讳莫如深的“禁区”,就是“610办公室”的高危、高风险性。

二、死者家属:“我们缺了什么德啊,出了这样的惨事!”

据明慧网报道,2014年3月,内蒙古赤峰市“610”办公室主任杨春悦,在经历过癌细胞万箭穿心般的折磨之后,最终撒手人寰。而早在2005年,杨春悦的28岁的儿子杨志慧开车钻入一辆大货车底下,头盖骨被掀开,当场暴毙,而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另外一个人却安然无涯。

杨春悦的妻子难以接受这惨烈的事实,哭了一个多月:“我们缺了什么德啊,出了这样的惨事!”

杨春悦妻子的疑问,可以在明慧网储存的资料中找到答案:1999年以来,杨春悦为了升官发财,紧跟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在赤峰地区迫害死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制造出了几百起冤案,导致数百人次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被非法劳教、拘留,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破坏,丢失工作,家庭成员受株连,并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杨春悦安排了自己的儿子杨志慧在“610”开车……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仅从1999年至2018年,全国各地就有超过1600名“610”头目出现离奇的非正常死亡,包括车祸、绝症、猝死等,以及被查处、或患重病、或被判刑等厄运。正因如此,“610”头目的职位又被称为“死亡职位”。

三、天道好还,全国“610”头目恶报之一角

通过对明慧网报道出的案例进行粗略观察分析,可以发现“610”头目遭恶报的情况是触目惊心,恶报者从中央到地方都有。无论参与者是否相信恶报,恶报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很多迫害者无所畏惧发出毒誓,随后不久便兑现。而且,迫害法轮功越严重的省份,往往恶报也越惨烈。

3.1 中央、省(直辖市)级“610“头目之典型恶报

2007年6月5日,天津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中共称其死因是“涉嫌受贿资金上亿元”。

2013年11月20日,曾策划“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中央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被查,官方通告中罕见强调其610的隐秘头衔。并于2016年1月12日被判15年。

2014年7月30日,前中央610领导小组组长、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宣布立案审查,并于2015年6月11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5年7月24日,前中央610小组副组长、河北省委常委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并于2017年2月15日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没收个人财产。

2015年2月17日,前广东省政法委书记、610头目朱明国被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强制措施,并于2016年11月被判处死缓,没收个人财产。

2016年4月16日,前中央610小组副组长、原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并于2018年7月1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2016年4月6日,前辽宁省610主任、政法委书记苏宏章被调查,并于2017年5月19日被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

2018年6月8日,前吉林省政法官员、610办公室主任孙恒山,被下属持刀杀死。

2020年4月19日, 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前公安部副部长“国保头子”孙力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落马……

图1:中央、省级“610“头目恶报之一角

3.2 叫嚣“不怕报应”的610头目能否躲过恶报?

前黑龙江省呼中区610主任梁兴,积极追逐中共迫害法轮功,当法轮功学员善意的劝告他不要参与迫害时,梁兴跳着高儿叫嚷:“我就狂,我就狂”,没过多久,梁兴便死于喉癌。

前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李福国,当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你们说善恶有报,我这不是好好的?” 不久,李福国突发白血病,仅两个月就不治身亡。

前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王舒涵曾叫嚣说:我送走(冤判)那么多法轮功学员,我应该第一个遭报啊(那意思是怎么还没遭报啊)。结果,王舒涵驾车在双阳与长春途中,车祸身亡。

前黑龙江省建三江分局前进农场610主任王维伦曾宣称:“我不怕遭报应,我就不信有报应。”而且他曾向一位对他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说:“我跟共产(邪)党跟定了。”不料,王维伦在去山东老家上坟的路上遇车祸暴死。

前海南省定安县610主任王忠俊曾叫嚷:“你们说报应,报应在哪?我抓了你们不少人,我还是潇潇洒洒、白白胖胖,没看到有报应。”此言不出一个月,王忠俊的独子在广州因液化气泄漏中毒身亡,后来,王忠俊的妻子又跳井自杀身亡。

前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坊子镇后张村支部书记、610头目李炳泉曾用指头点着法轮功学员说:“你们修什么佛?你们修成了我就死给你们看!”他回去后没几天就发病,于清明前几天死去……

3.3 迫害越严重的省份,恶报越多。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来,山东一直是迫害的重灾区,从迫害的数量到迫害的惨烈程度,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比如,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仅在2019年,山东被迫害的法轮功人数将近1400人,在全国排在第一;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高达124人,占全国15.7%,排名第一;被迫害致死人数16人,占全国16.7%,也是在全国排名第一。

相应的,山东省参与迫害的人员这些年来遭恶报的惨烈程度也在全国排在前列。仅以山东省610系统为例:
前莱阳市“610”主任于跃进突发脑溢血死亡;
前栖霞市“610”副主任刘维东死于结肠癌、610成员李增光死于胰腺癌;
前海阳市“610”副主任徐东升妻子患乳腺癌,儿子遇车祸丧生;
前龙口市“610”副主任马衍会患直肠癌;
前招远市“610”副主任宋书芹遭遇特大车祸;
前聊城东阿县“610”主任周广成死于癌症;
前梁山县“610”头目刘传秀,在街边看下象棋时突然倒地,急救车送医院途中死亡;
前枣庄市薛城“610”副主任李秀祥,因心肌梗塞死亡;
前烟台市“610”办公室主任姜忠勤因“受贿犯罪”被逮捕,妻子张进华也被逮捕,在英国洗钱的儿子被网上通缉……

结语

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的落马,无论其表面原因是所谓的“贪腐”、“违纪”,还是中共派系斗争中的“牺牲品”,从本质上讲,只不过是众多恶报案例中的新增一例。而中共对彭波履历的全网删除和刻意隐藏,更加凸显出中共的作恶心虚、欲盖弥彰。

法轮大法修炼者并不想看到610以及中共体制内追随迫害的人遭遇惨烈的恶报,并为遭恶报的610人员及其家人深感惋惜。可时至今日,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仍在持续,从去年以来,由政法委“610”发起的“清零行动”,接连不断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甚至设置高额“举报奖金”、公开煽动“人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真心希望那些心存侥幸、仍在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的610、政法委和公检法司的参与者,也许你们做了恶事暂时还没有看到后果,可那是上天留给你们醒悟和弥补的机会。如果执迷不悟、继续迫害修炼人,那么当阴德耗尽之际,也是恶报来临之时。

真心希望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能牢记中华古训:“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